fbpx

西亞多烏天津尼亞禪修指引

禪師說答對了。就是當觀察手是較容易較輕鬆的話,觀察手。

有兩種精進力。一種是自己的力量,另一種是法的力量。自己的力量是指由自己決定心的去向;而心自自然然已覺察到某些事情這種自然的力量,是法的力量,心自然地做自己的事,自行去覺察,是自然的精進力。

有同修問:「這是不是七覺支之中的擇法覺知?」

「不是。」禪師答。

如今,大家對於覺察力已有了多一點的認識。

最後一點很重要的是正見。如今,我們覺察到一些事情了,之後,對於所觀察到的,可抱持怎樣的想法呢?

覺察著自己的時候,只有三種可能性:感受到身體的感覺、心的感覺,以及心的各種活動,例如思考、覺察到覺察本身。

反思一下:身體有各種感覺,例如熱、冷;心有感受:愉悅的或不愉悅的;心有活動:思考、覺察;是否只有自己的一顆心感受到這些感覺?是否只是自己的身體才這樣的感受到熱、冷、硬、悲傷?是否只有自己一個感受到這一切?

人人都有這些感受,人人都有這些特質,這是普世性的。

大家都試過憤怒。當想到:「唏!我真的生氣了。」這樣想時,會越想越氣。為甚麼呢?因為錯誤的見解。憤怒是一種普世性的情緒,但卻認同它,把它當為我的憤怒,這樣便會越想越氣。

任何一種雜染,加上了「這是我的」這個邪見,便會使它增長。

我們修行是為了增長智慧,便必須抱持正見。錯誤的見解是很容易出現的。記住要以正見去了解當下所發生的事,那麼,智慧會呈現。故此在覺察之時,先要有正見。先有正見,再有覺察,然後才有正確的了解。正見是:把所覺察到的各種身心現象,視為自然現象。嗯,這個,心本來就是這樣子的了;這是身體的特質。那麼,便沒有甚麼可作出干擾的了。心還可以干擾嗎?聲音呢?當一切的思緒、聲音只是自然的現象,便不能再干擾到心的寧定了。我們便可長久地安住於平靜中。事實是:是我們的思想在干擾自己,當心認為是聲音在干擾自己,那聲音便真的能干擾到了。但如果想:這是聲音,只是自然的現象,那麼它便不會干擾到心的平靜。心在想東想西了,別投入了當中的故事;追下去,那便會迷失了;而是去覺察心正在思想。

剛開始禪修的時候不應持續地覺察思想,因為有迷失在思緒中的危險。要意識到心正在思考,之後返回來,看其他目標。

要記住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思想並不干擾修行。胡思亂想本身是很自然的現象。當心覺察到想東想西,遊走開去了,這覺察本身也是修行。

禪師問:「你來禪堂坐,坐了很久了,腳感到很累,你會怎麼辦呢?」

「放鬆。」「做運動。」「吃午飯去。」大家都笑了。

禪師想教大家,這是很好的機會,藉此學習去認識這顆心。未起身去吃飯之前,先覺察一下身心;正在心發生的,是自然現象;在身體中所出現的也是。這一刻你可能會有些感受,也許會覺得恐懼,又或者會抗拒,又或者覺得痛;嚐試去看這一切只是自然的現象,能看到多久便看多久。之後如由於不舒服的感覺持續增長,可以轉換姿,不用勉強自己忍痛坐下去。不用直接觀察痛。如果有痛,不如觀察心,看看它有何感受。這是有原困的。當心喜歡或抗拒某一目標的時候,背後抱持了貪愛或嗔恨的態度。這個目標不是屬於法的目標,不是自然的,而是已經染污了的。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