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踏入一行禪師博士研究之緣起

三年前,我在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完成了關於一行禪師(1926-2022)的教導和修習之博士研究。我的論文題目為 “Mindfulness, Interbeing and the Engaged Buddhism of Thích Nhất Hạnh”(中文可譯為《一行禪師的正念修習、相即教導與入世佛教》)。在進行實地考察時,我在法國由一行禪師於1982年創立的佛教寺院和正念修習中心「梅村」住了四個月。期間,我與僧團一起修習,並觀察他們的修習,及向那裏的禪修人士進行採訪。同時,我非常幸運能多次近距離見到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的教導和修習,以及佛教本身的教義和修行方法對我獲益良多。因此,我期待在這個新專欄分享我在研究中的一些經歷、發現、調查結果和相片。這個專欄亦是作為對這位偉大禪師的致敬。

我的論文研究源於我個人在佛教修行中的體驗,特別是正念修習。因此,就讓我在這首篇文章裏,分享我最初是如何接觸到佛法、如何對其培養出濃厚興趣,以及如何逐步發展出這個研究的構思。整個過程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 

我在香港大學修讀學士學位時是音樂系的學生。那時,音樂是我生命中的熱情所在。我對宗教從未感興趣,對其了解有限,覺得只是滿天神佛。對我來說,它們都只是迷信而已。

在修讀學士學位期間,我到了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做了一年交流生。我帶著大提琴到那裏,繼續學習音樂。在紐西蘭的時候,我體驗了當地的文化,並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這是一段美妙難忘的經歷!然而,我回港後感到難以適應。香港與紐西蘭的生活模式大不相同,這次交流體驗引發了我對生命深入反思。例如,為甚麼世界各地的人會有如此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些人生活輕鬆,而有些人卻困難重重?

與此同時,在完成學士學位的最後一個學期時,我發現了一個名為“Buddhism and Life” (中文可譯為「佛教與生活」)的新跨學科課程,開放給所有學生選修。我對這種我認為迷信的事情,竟可成為一個學科感到詫異。但當我查閱課程大綱時,發現其內容不僅與心理學很相似,而且更貼近日常生活。更令我驚訝的是,授課的講師竟然是一位法師!我從未想過出家人能擁有博士學位或在大學任教!出於好奇心,我決定上這個課程的第一堂課,一探究竟。

坐在課室裡的我既緊張又好奇,急不及待地想知道,這究竟是甚麼樣的課程。可是,上課時間過了十分鐘後,講師仍未出現,我感覺有點不妙。此時,一位學系的職員來告訴我們,法師因有事耽擱所以遲了,正在乘坐的士趕回來。我困惑地想:「甚麼?法師坐的士?這似乎有些不太相配……」

幾分鐘後,我們的講師終於到了;他是一位身穿黃色僧服的中國法師。他急步走進課室,並向我們道歉。由於英語是這課程的指定語言,所以他是說英語的。在準備上課用品時,他把那個出家人通常使用的黃色布袋提起放在桌上。當我好奇他的袋子裏裝著甚麼時,卻驚訝地看到他拿出一部銀色的超薄筆記型電腦!這在20年前是非常先進的教學工具;當時,有些講師還在使用透明膠片放在投影機上教學!法師設置好電腦後,便開始使用PowerPoint授課。

在我眼前的,就是一位能說流利英語的中國法師, 以一部高科技的電腦,透過PowerPoint授課!他一身僧服,跟他使用的現代科技,形成了很有趣的對比,顛覆了我對佛教的刻板印象!不僅如此,法師的教學內容既生動有趣,也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所有這些都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從未想過佛學可以是這樣的!

課程的第一堂課就是這樣深刻難忘!那位法師明顯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講師;他以幽默、富啟發性且實用的方式,深入淺出地闡述複雜的佛教概念。即便時隔20年,我仍然記得他分享過的一些故事和個人經歷。上完這堂課後,我對佛學產生了興趣,便決定修讀整個課程。

佛法中所蘊含的智慧,解答了我在紐西蘭交流學習期間所產生的許多疑問。隨著我在課程中對佛學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對它的興趣也日漸濃厚。與此同時,我對音樂的興趣卻逐漸減退。

完成學士課程後,為了能進一步認識佛法,我在香港大學繼續修讀佛學碩士課程。這為期一年的課程大大擴展了我的視野,豐富了我對自己和世界的理解,對我的人生觀有著重要的啟發和影響。

對佛學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後,我感到應重新探索對音樂的熱愛。這促使我前往紐西蘭的奧塔哥大學修讀音樂學碩士課程。我的論文研究探討一位紐西蘭古典音樂作曲家如何將毛利人(紐西蘭原住民)的文化元素融入其作品中。在這段新的學術旅程中,隨著我對作曲家及其音樂有更深入的了解,我對自己及周遭世界也有了更多認識。換言之,這不僅是一個關於音樂的研究,更是我自我探索和對世界更深刻理解的過程。

回到香港後,我在音樂與視覺藝術教育的領域裡擔任一些研究工作。在此期間,我繼續修習正念,並閱讀有關佛教的書籍,尤其是一行禪師的著作。這些修習和閱讀讓我深刻體會到各種個人與世間的痛苦和困難,驅使我希望能為減輕這些苦難做出貢獻。因此,我將自己的研究專長轉化為一些能對人類有意義貢獻的工作。

於是,我開始構思一項正念研究計畫。由於一行禪師所教導的正念修習非常簡單直接且生活化,很適合繁忙的都市人,我便以他的教導和修行方式作為研究的焦點。一行禪師所提倡的「入世佛教」強調個人轉化的重要性;我深知要改變世界,首先必須從自己做起。這促使我尋求一種能促進個人成長的研究方法。從禪修的過程中我體會到,要實現真正的轉化,是需要超越純粹的文字分析,那在梅村與僧團共修一段時間似乎是最合適的方法。因此,我選擇在梅村進行實地考察,以收集這項研究所需的資料和數據。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將分享我是如何開始修習正念、如何接觸到一行禪師的教導、以及這些經歷如何影響了我的研究焦點。

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