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馬來西亞理淨法師在斯里蘭卡濟貧,他是如何從匱乏環境中激發創意、自助助人?

理淨法師最想做的是鼓勵他們耕種,所以布施米的同時也布施辣木子樹。

斯里蘭卡最近因為國家破產、大批民眾上街示威,甚至佔領總統府,逼迫總統總理下台,成為國際焦點。由於缺糧缺油,近幾個月來斯里蘭卡人民的生活進入窘境,來自馬來西亞、在當地攻讀佛學博士的釋理淨法師,發起了救濟行動,不僅送米糧給當地居民,也發放蔬菜種子給他們,讓他們能夠自己種食物,不至於挨餓。在法師的臉書上,可以看到他經常分享在當地的生活,以及最近局勢動盪期間的狀況。

理淨法師1981年出生於馬來西亞雪蘭莪州沙沙蘭漁村。他早年因為在素食館工作而接觸到佛教,因此與佛教結緣。2002年畢業於韓新學院新聞系,曾任職生活出版社。2005年在吉隆坡妙緣蓮社出家,同年在香港大嶼山寶蓮寺受具足戒,2012年畢業於台灣淨覺僧伽大學,2012至2015年在香港慈山寺服務,2016年赴斯里蘭卡,在佩拉德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radeniya)深造,取得碩士學位後繼續攻讀博士。

法師至今在斯里蘭卡住了六年多,最近這段期間,斯里蘭卡沒電、沒油、沒煤氣。煮食要燒柴,他一個人尚可應付,但可以想像到附近鄰居一家幾口的生活是充滿挑戰,於是有了幫助他們的念頭。

法師住在斯里蘭卡中部的康提(Kandy),那裏是郊區,家家戶戶屋外都有一大片地,但很可惜當地居民沒有好好利用那一塊地,而是任由它長野草。法師預計全國很快會進入很困難的處境,但鄉區人民並沒有這個意識,法師就想到鼓勵他們種東西。

法師的「種子計劃」,將買辣木子及其他蔬菜種子分發給居民,至今已發放了逾萬袋,算是相當成功。

法師有認識另一名馬來西亞法師,在斯里蘭卡布施。由於近來斯里蘭卡米價漲了幾倍,很多當地人無法負擔,他就請那位馬來西亞法師布施米給這裏的民眾。法師與當地鄉委會合作,提供名單,布施一百份米。「我其實最想做的是鼓勵他們耕種,所以布施米的同時也布施辣木子樹。辣木子是一種很好的植物,葉子可以吃,生長得很快,我自己也種了很多。」

但理淨法師說,當地居民只要拿米,對種東西毫無興趣;他們的另一個理由是種菜的話會被猴子和野豬破壞,法師於是想到不如給他們花盆,但他們很多人拿到花盆後竟然去種花而不是種辣木子,後來改為分派大個的聚乙烯袋給他們種植。一位香港的法師在臉書看到法師的做法後,就捐了一筆錢給他,作為「種子計劃」的資金,買辣木子及其他蔬菜種子分發給居民,至今已發放了逾萬袋。法師很欣慰,鼓勵居民種菜的目的已達成。

他說:「這是我第一次做這類救濟工作,由於斯里蘭卡燃油短缺,因此目前面對的一個大障礙是運輸物資。兩百包米相當於兩千公斤,很難找到交通工具運送,而當地居民也是靠步行來領取物資,一包米約十公斤,也相當吃力。」

另外就是物價問題,由於通貨膨脹,米價浮動得很厲害,需要到處格價才能買到最多的米。此外還要處理一些日常問題,例如因為經常停電,所以要裝太陽能。總之面對逆境,「有甚麼因緣、有甚麼條件,就做甚麼事,幫得幾多得幾多」。

理淨法師的救濟資金主要是馬來西亞有法師和佛教團體定期布施斯里蘭卡,就將部份份額轉到他這邊。此外,香港法光法師的團體也在斯里蘭卡布施甚多。

在學佛的道路上,法師表示台灣和香港都是重要驛站。「我出家不久後就到香港大嶼山寶蓮寺受戒,因此香港對我而言有情感。」在台灣佛學院畢業後法師又回到香港,在慈山寺服務,經歷了慈山寺從籌備到正式對外開放的階段,嘗試將自己所學在香港應用出來。在香港三年後,因為想體驗更多不同的世界觀,於是到斯里蘭卡深造。

法師觀察所得,斯里蘭卡與香港、台灣等地的分別是,在後者比較少看到真正需要幫忙的窮人。很多時候有政府或慈善機構伸出援手,而斯里蘭卡可能國家較窮,所以很多需要救濟的窮人,而這裏的佛學院所學也有所不同。「在台灣是讀唯識、中觀等大乘佛教內容和理論,很理想主義,充滿宗教情操;而斯里蘭卡所學則是佛教與民主、佛教與戰爭,主題很貼地,貼到目前的世事,很多比較現代化的議題,例如如何看待全球暖化,你需要有批判性思維來討論探索。在這裏幾年變得對社會議題比較敏感。」這給法師帶來很大的衝擊,感受到很多國家的種族和歧視問題很嚴重。

法師補充:「這裏有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跟我同住的是緬甸法師,他們的思維和我稍有不同,例如對素食就會有不同看法,他們就會用『佛陀並沒有鼓勵吃素』來爭論,給我帶來衝擊──嘗試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也嘗試向對方傳遞我的觀念。但並不容易,因為每個人都堅持己見。我認為最主要是多交流,將我在外地所學,以及在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文化環境下培養出來的觀念,當作一座橋,多點與大家分享,並且也吸收他們的文化與思路,因此我很享受這些文化衝擊。」

來到斯里蘭卡,無論思維、生活方式和自己原先的文化都有很大分別,很有挑戰的感覺。理淨法師很好奇其他民族的佛教是如何的,加上這裏有來自世界各國的留學生,包括韓國、俄羅斯、中國等,對一個議題大家都有不同的觀點,彼此互相交流,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法師指,他在斯里蘭卡是住在一間當年一名香港法師買下的房子,也幫他打理,和同住者一起商量如何設計,會經常有來自不同國家的法師入住,彼此交流。這裏還有大片地讓他種樹種菜。法師從沒種過樹,很想體驗種樹,因此很有成就感。「在這裏我可以種樹、看書,與不同國家的人交流,我很享受這種環境。」

法師表示,經歷過這幾年種菜種樹建房子,很多知識就這樣累積起來,很欣慰到今年竟然可以將這些知識與經驗幫助到這裏的居民。「我幾年前從繁華便捷的香港搬到這個一點也不方便的地方,基本上你要做很多東西都充滿挑戰,我才發現越是在匱乏的環境中,越能激發創意。」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