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鹿生深林中,悠悠無煩惱 — 大嶼山鹿湖精舍(上)

大嶼山是香港最大的島嶼,這裏除了擁有多元化的自然生態環境外,亦有禪林、寺院、道場共百餘家,錯落各處,但以鹿湖一帶最為密集。當中歷史最悠久者,非鹿湖精舍莫屬。

鹿湖精舍以前的客堂有一幅書法,上面寫了一首五言古詩,頭四句是這樣的:「鹿生深林中,飲水而食草。伸腳樹下眠,悠悠無煩惱。」其實,鹿湖之所以得名,相傳是因為早年草木茂盛,鹿湖為群山圍繞,中間凹陷像湖,加上有鹿在飲水,所以久而久之便有此稱。不過嚴格而言,在香港唯一能找到的原生鹿科動物是赤麂(Red Muntjac)。赤麂體型較小,天性膽小,對環境十分敏感,叫聲像狗吠,所以與一般人印象中的「鹿」還是有點不同的。

鹿湖精舍前身是純陽仙院,創建自光緒九年(公元1883年),那時候大嶼山鹿湖稱作鹿湖洞,取其洞天之意。純陽仙院又可細分為純陽、普雲兩院,後者只供婦女修行。純陽仙院以呂祖信仰為主,可以說是大嶼山有紀錄以來最古老的修行場所,由鄉紳陸師彥、呂景輝及羅浮山道士羅元一(陳炳南)等倡建。呂祖即呂洞賓,道號純陽子,為全真派祖師之一,故又稱純陽祖師。

純陽仙院開山祖為羅元一道長
純陽仙院以呂祖信仰為主,當時供奉的呂祖像,至今鹿湖精舍仍保存著

在還未有安老院的年代,道場和齋堂某程度上負起了照顧一部分長者的責任。不少舉目無親、無依無靠的長者付出一筆款項,入住齋堂。純陽仙院也提供了這種服務。例如創院初期,善信如欲長住,要先捐白金(白銀)一百四十圓(元)。這筆捐款會用來支付善信從生養到死葬等所有開支。善信百年歸世後,若已沒剩財產,純陽仙院會在其最初的捐款中,撥出二十圓作為殮葬費。餘下款項,通常會用作儲蓄收息,供日後每年拜祭用。這項傳統,在純陽仙院改變為鹿湖精舍後,仍持續了好一段日子。

當年純陽仙院入口處設有洞門,門上有聯云:「一輪明月開丹竈,八面青山映鹿湖。」如今洞門已變為山門,橫額改刻「鹿湖山門」四字,對聯亦改為「鹿苑風清翻掃徑,湖源水淨不沾塵」,那是1958年由時任寶蓮禪寺方丈筏可大和尚的弟子明慧法師撰寫的。

鹿湖精舍正門石刻橫額原為「純陽仙院」四字,由閩浙總督何璋題。正門刻聯云:「緱嶺分踪,雖處天涯皈淨土;嶼山寄跡,獨超塵界峙中流」,是末代廣東狀元梁耀樞(1832年-1888年)所書。梁耀樞是晚清著名翰林,靈渡寺內「道從此入」的匾額,同樣出自他手筆。

「鹿湖山門」四字及石刻對聯「鹿苑風清翻掃徑,湖源水淨不沾塵」,都是出自明慧法師手筆。

由道轉佛的契機

純陽仙院原本是道堂,那為何後來又會轉變為佛教道場?明慧法師編撰的《大嶼山志》有如下記述:純陽仙院落成後不久,羅元一道長偶遇來大嶼山弘法的觀清法師。觀清法師(1853年-1928年)曾在鎮江金山寺和揚州高旻寺參禪多年,後來打算在羅浮山結居修行。不過清末政局動蕩不安,廣東一帶土匪群起,異常猖獗,觀清法師遂輾轉來到大嶼山。法師最初是在大澳的一間地藏廟駐錫(即今天的大澳文物酒店,前身曾為大澳警署)。有一天,觀清法師行至鹿湖洞,隨喜瞻仰時,結識了純陽仙院的羅元一道長。二人一見如故,自此他們常常對弈論道。

根據鹿湖精舍的前住持妙慧法師說,曾聽上幾代法師提及,當年鹿湖洞有瘟疫,死了13名道士和道姑。觀清法師認為鹿湖洞並非道家福地,只適合興建佛教道場,所以羅元一道長決定慷慨地將仙院送贈法師。

純陽仙院於1955年正式更名為鹿湖精舍(圖片為鹿湖精舍提供)

坊間一般將觀清法師來大嶼山弘化、羅元一道長與法師相識,及純陽仙院由道轉佛等事蹟的發生時間推遲至上世紀二十至四十年代。例如有說觀清法師於民國十三年(1924年),芒鞋策杖抵達香港,開創鹿湖精舍。也有一種說法是,法師是1943年路過此地,結識羅元一道長。某日道長認為自己修煉多時,已達能超脫分形、羽化登仙之境,便將純陽仙院及其他名下產業,交託觀清法師主持,自行離去。又,據稱羅元一道長曾兩次爬上高山,從山上跳躍下來。第一次他跌斷了骨,被人救起後回到鹿湖洞繼續修煉,一段時間後再作白日飛昇之舉。傳聞第二次跳躍後,現場只餘下他所穿的便鞋一隻,後人更為羅元一道長立衣冠塚以紀念此事。

純陽仙院由道轉佛,羅元一道長把仙院交與觀清法師作佛教道場。圖為觀清法師德相。

不過其實羅元一道長在1909年(宣統元年)已經羽化,這點從他在大澳的墳墓足以證明。墓碑上明確刻有道長卒年及其陰宅方位佈局,立碑人是觀清法師及其女弟子日禪。此外,鹿湖精舍所藏的託產信函顯示,羅元一道長後人在他逝世後,無意經營道院,向政府呈信函,表示欲請託觀清法師代理純陽仙院,其時同樣為1909年。

羅元一道長之墓位於大澳(筆者攝)

自那時起,純陽仙院雖沿用舊稱,但其性質已由道轉佛,所有院內制度儀式,皆遵禪門軌範,直到1955年,才正式更名為鹿湖精舍。

轉載自/原載於《香港佛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