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早前,本地年青樂隊my little airport的阿p創作了〈邊一個發明了返工〉,並把歌曲製作成音樂録象),放到人氣旺盛的視頻平台youtube,霎時間即為了大家爭相轉貼的對象。於是,大家會在同樣人氣旺盛的社會網絡平台facebook看見它,也會在自四面八方傳來的電郵、msn,甚至sms見到它。當然,my little airport的走紅,並不始於這一個製作上有一點low-tech的MV。事實上,再早前my little airport便因為以歌曲〈donald tsang, please die〉回應曾特首的六四代表論,而一度成為主流媒體報導與追擊的對象。

翻看my little airport的官方網站,他們是這樣形容自己的﹕「香港獨立樂隊,成員有阿p(主曲+詞+編)和nicole(主唱),歌曲內容離不開暗戀和自殺,以灰到爆的歌詞配sweet到漏的melody見稱。」跟my little airport的不少作品相似,〈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的調子的確是「灰到爆」,頗能反映新世代當下的生活以及心靈的狀況。

上一次,我在這裡提到了聖嚴法師有關「需要」和「想要」之間的著名區分。值得注意,〈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大多以否定的形式,表達時下年青打工一族的「需要」。在該首歌曲中,不管是自我表達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阻礙我藝術發展重重」)、閑暇(「為了薪金一萬元/令每天都沒了沒完」,「兩萬元兩萬元兩萬元/我有更多事沒法做完」))、自由(「我渴望有一個平原/沒有政府沒有治權」)、社交生活 (「我渴望這一個平原/畢業之後啲同學見唔完」),還是尊嚴(「一萬元一萬元一萬元/靈魂賣給了大財團」),均以一種欠缺或不完滿的狀態出現。簡言之,〈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所描述的,是一批連基本「需要」的滿足也欠奉的年青人。聖嚴法師說﹕「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但當一個社會,有人連滿足基本「需要」也成問題時,或許,我們該停下來問問﹕我們的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當然,〈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所描述的那一批月入一至兩萬元的年青人,算不上是社會最底層的草根階層。但當不公平的社會結構愈來愈牢固、社會流動愈來愈低,跟日本的年青人相似,香港的年青人也愈趨「下流化」。難怪〈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的創作人會如此嘆喟﹕「邊一個發明了返工/返到我愈嚟愈窮」,「到了薪金三萬元/我都應該唔會有三萬元」。

有趣的是,在這種連滿足基本「需要」也成問題的普遍情況下,卻有愈來愈多年青人矢志追求自己的「想要」,無論是放棄報讀實用學科,轉而以自己的興趣為選科依歸,投身社會運動,還是「今朝有(信用)卡今朝使」。或許,這就是〈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所描述的那一平原,在那裡跟朋友見面「唔會講買股票買車/ 結婚生仔買樓買船」。對,年青人需要的不多,想要的也不會太多。

my little airport官方網站﹕
http://www.mylittleairport.com/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iV0qSgfFeM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