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曾有「紐約鳥類殺手」的惡名,賈維茨會展中心經一番改造,現已成為野生動物的避風港⋯⋯

《獨立報》報導,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的賈維茨會展中心(Javits Center),由於全棟建築外觀為深色鏡面玻璃,過去曾有「紐約鳥類頭號殺手」的惡名。但經過一番改造,現在已成為當地野生動物的避風港,還擁有全美第二大的節能綠屋頂,以及一座即將啟用的城市農場。

砸400億整修,美國紐約賈維茨會展中心成功扭轉「鳥類頭號殺手」惡名。(圖片來源:Ajay Suresh)

砸十五億美元整修 變身曼哈頓最大屋頂太陽能電廠

賈維茨中心總裁兼執行長斯蒂爾(Alan Steel)受訪時表示:「我們從綠屋頂開始了這趟無法回頭的改造之路。每當我們落實一些環保和永續措施,客戶都會要求我們再多做一點,所以我想這是真正有利的發展方向。」

以已故紐約參議員雅各布・賈維茨(Jacob Javits)為名,這座會展中心坐落在曼哈頓西城公路旁,俯瞰哈德遜河。每年有250萬人到這裏參加動漫展、車展和旅遊展等活動。去年的紐約氣候週也在此舉辦永續發展峰會。

過去十年間,賈維茨中心花了十五億美元(約港幣118億)整修,擴建了18,580平方米,並增設永續設施。隨著紐約努力實現2050年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提升賈維茨中心的生態效能是全市的重要工作之一。

賈維茨中心花了十五億美元(約港幣118億)整修,擴建了18,580平方米,並增設永續設施。(圖片來源:賈維茨會展中心)

賈維茨中心總計將安裝超過3,000塊太陽能板,屆時將成為曼哈頓最大的屋頂太陽能電廠,抵消建築物的用電負載。

換裝玻璃、貼窗貼 「紐約市鳥類頭號殺手」扭轉惡名

鳥類窗殺曾是賈維茨中心最頭痛的問題。

副總裁兼公關長斯克拉法尼(Tony Sclafani)承認,由於全棟建築外觀為深色鏡面玻璃,賈維茨中心曾經有著「紐約市鳥類頭號殺手」的惡名。

為了扭轉形象,賈維茨中心在裝修期間換裝新玻璃,每塊都貼上點狀的窗貼,這使玻璃的反射性降低,減少鳥類直接撞上的機會,成功減少90%的窗殺。

2019年,紐約市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高度22.86米以下的建築物外觀,必須使用鳥類可視的材質建造。

賈維茨中心新玻璃面板的另一個好處是減少了建築物內的熱能,並進而減少26%的能源消耗。斯克拉法尼說,這相當於每年省下數百萬美元。

五個足球場大的綠屋頂 助建築降溫、防止暴雨水逕流

2014年起,它還擁有一座相當於五個足球場大的「綠屋頂」,植被抵消了混凝土、玻璃和不銹鋼吸收的熱量,減少了「城市熱島效應」,成功為建築降溫。

賈維茨中心的綠屋頂有助減少「城市熱島效應」。(圖片來源:賈維茨會展中心)

屋頂的植生毯包含十四種不同品種的佛甲草屬植物,這是一種葉子能儲水的多肉植物。這些植物在紐約上州一間農場生長了大約一年,接著送進城市,能適應當地的氣候。

氣候危機使紐約州的降雨量以及極端天氣事件增加。去年9月襲擊該地區並導致沿海暴潮和暴洪的致命颶風艾達(Ida)就是明顯的例子。

「整體來說,綠屋頂有利於防止暴雨水逕流,」能源和永續發展總監特蘭(Jacqueline Tran)說,「尤其在採用合流式下水道的紐約,這真的很有幫助。」

「平均而言,81%落在屋頂上的雨水就會留在屋頂上,相當於每年大約2,640萬公升的雨水逕流。」

透過緩和雨水逕流,賈維茨中心的綠屋頂還改善了哈德遜河的水質。

紐約市庫珀聯盟學院(Cooper Union)的一個研究小組2018年發現,賈維茨中心的綠屋頂在曼哈頓中城收集和儲存等量雨水的成本效益,是地下蓄水池的十八倍以上。

綠屋頂農產豐富 數十種鳥類頻造訪

賈維茨中心的屋頂上還有一個佔地4,000多平方米的農場,每年能夠種出約18,143公斤的農產品,成為樓下咖啡館販賣的沙拉。

賈維茨中心農場的綠葉蔬菜、櫛瓜、黃瓜和香草植物,以及果園的三十二棵蘋果樹和洋梨樹都由布魯克林農場(Brooklyn Grange)照料,該農場在紐約市經營許多成功的城市農場。

屋頂的花園是當地野生動物的避風港。賈維茨中心定期實地考察觀察到大約三十五種鳥類、五種蝙蝠和數千種昆蟲。

屋頂的花園是當地野生動物的避風港。賈維茨中心定期實地考察觀察到大約三十五種鳥類、五種蝙蝠和數千種昆蟲。(圖片來源:賈維茨會展中心)

紐約奧杜邦學會(Audubon Society)和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 在2014年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加拿大雁、美洲紅隼、銀鷗、大黑背鷗、野鴿、哀鴿、魚鴉、家燕、北方小嘲鶇都造訪了賈維茨中心。

2017年,會展中心安裝了三個蜂箱。 由於蜜蜂會飛三到四公里覓食,因此推測牠們不僅會造訪賈維茨中心的綠屋頂,還會到附近最近擴建的高線公園和哈德遜河公園。會展中心的商店裏還有賣這些蜂箱出產的「雅各布蜂蜜」(Jacob’s Honey)。

參考資料:

獨立報(2022年4月22日),From New York’s ‘number-one bird killer’ to wildlife haven: How the Javits Center went green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由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許祖菱、林大利 審校)


延伸閱讀:
「與其放生,不如復生。」一念的轉變,讓台灣清水岩寺成為了野生動物的舒適家園⋯⋯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