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不妒不忌

第268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1-12-07

心情跟文字真个有关。当人有了一种感受,总得在自己的语言里找个词来形容。据说有些民族很不愿意表达愤怒,觉得不快的时候,就说“生病了”,“不舒服”。我们想表达一种感受,形容一种感受,界定一种感受,都受制于语言。

在人类的情感里面,妒忌是很社会性的情绪,因为妒忌一定和人有关。你可以厌世,怕黑,爱自然,忧国事,乐生恶死,怨天怨地,但只能够妒忌别人。没有谁是妒忌世界、妒忌自然、妒忌社会、妒忌家庭的。用甚么文字表达这种跟人有密切关系的情绪,值得弄清楚。

英文不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分不清Jealousy和Envy。“妒忌”对应的该是Jealousy还是Envy呢?

母语是英文的人说,例如妒忌同事受重用,有机会升职,这种感觉跟女朋友可能移情别恋,而令你妒火中烧,是有分别的。前者是Envy,你不想见到别人得到你渴求的东西;后者是Jealousy,你已经拥有,却担心会被人抢去。Envy可以是两个人之间的事,Jealousy却涉及三个人

母语是中文的人,用“妒忌”一个词就涵盖了这一切。

“妒忌”有个近义词“嫉妒”,两个词几乎没分别。现代中文经常用双音节的词,“嫉妒”、“妒忌”都是连着用的,所以我们分不清甚么是“嫉”,甚么是“妒”,甚么是“忌”;其实这三个字是有分别的。中文不讲“嫉忌”,“嫉”和“忌”之间,总有“妒”这个中间环节。

很多学校都叫学生买词典,其实要学好中文,买的该是字典呢。

心理学家说,有竞争、有比较,就有“妒”,觉得自己有的不如人。全世界不同文化的人都有形容“妒”的词语,可见它是多么普遍。妒心人人有,连儿童也不例外。兄弟姐妹竞争父母的爱,还竞争玩具,明明两件玩具一模一样,却总要抢别人的那件,天天弄得打打闹闹。

幸好儿童的“妒”未至于“嫉”和“忌”。

“妒”意很重,生憎恶感,就是“嫉”。不过“嫉”不跟“妒”在一起时,不见得全是怀事,像“嫉恶如仇”,只是一种性格倾向而已。

“妒”而致采取行动,加以防范和排斥,那就是“忌”。“忌”不是人有我没有的envy。可能大家现在都没有,但不想别人得到,就是“忌”;自己拥有,但不容别人来威胁,也是“忌”。所以“妒”形于表情,“忌”却会有所行动,例如忌才的人就会故意排斥人才。“忌”到极致,就不光处处提防,还变成忌恨。

中文里“嫉”“妒”都属于女字部,一讲嫉妒,中国人脑里立即想到吃醋的女人,或者争宠的后宫。《说文》说,“嫉”就是“妒”,而“妒”就是“妇嫉夫”。既然“妒”源出于妻子吃醋,于是大家习惯上认为女性更善妒。从前中国社会,女性身处的环境确实比较严峻。婚姻上是多妻制,财产和皇位的继承上女人完全没份,女性一生幸福都在丈夫和儿子身上,怎能不妒呢?后宫的妒,还不止关乎幸福,更关乎家族的兴败、亲眷的生死,更是这种严峻环境的极致。中国历史上隋文帝的独孤皇后以妒出名,不但妒隋文帝的妃子,还妒儿子和臣子宠爱妾侍、疏远妻子。这个独孤皇后并不是汉人,可能看不过眼,要帮汉族改变文化呢。

其实男人之妒也很厉害,醋汉莽夫,新闻里见得不少。而且男性妒火中烧时,会诉诸暴力,伤害更大。从这一点来说,英文Jealousy倒没有性别标志;英文文学里面,Jealousy的典型是莎剧中的大将军奥塞罗,可见英文里吃醋和女性没有画上等号。

妒是一种潜在竞争心,是通过比较,来衡量自己的价值。竞争心不光对外人有,对家人也有。兄弟姐妹之间小时候争宠争玩具,长大也会隐隐然分高低。有个朋友生活小康,他有个弟弟白手兴家,成了富豪。朋友说那怕本来兄弟感情不错,现在也少见面了。既然难以互相拜访,自己又不想经常去大宅受款待,更怕人闲话,于是关系逐渐淡薄。还有父母和子女之间,夫妇之间,其实都有比较。

人是群体动物,合群以保障生存,也因为是群体动物,生来就重视自己在群体里的位置,于是产生“妒”这种分别心。
 

既然关乎社会,所以消除“妒”心就不光是宗教家、心理学家的命题,社会学家也来加入意见呢。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