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以音乐沟通法界:青年指挥家吴怀世走进东莲觉苑佛殿,带领乐团与众结缘

文:郭湄湄   图:佛门网| 2018-12-20


对于青年指挥家吴怀世(Wilson)和他所率领的马勒乐团来说,2018年8月在东莲觉苑举行的「嶠炎慈云音乐会」是一次十分特殊和深刻的体验。在此之前,他从未在一座佛教寺庙内指挥演奏。明年1月他和乐团将在相同地点再次以音乐与众结缘。

从长笛演奏家转型为指挥家,Wilson屡获国际殊荣,获传媒誉为「香港之光」。不过,他真正关注的并不是这些荣耀。Wilson坦言如果不做指挥,下一个目标可能会是修行。这位青年指挥家,因何与佛结缘?在东莲觉苑举办的这场音乐会,他又有甚么想送给大家呢?

与音乐结缘:青年指挥家是怎样炼成的

一切都要由Wilson十一岁学习长笛那年开始说起。他学长笛,其实是一场美丽的误会。那时候,他很喜欢Kenny G以色士风吹奏的《铁达尼号》主题曲,于是问爸爸,乐手吹奏的是甚么乐器。爸爸随口说是长笛,Wilson说要学,爸爸便给他买了一支。Wilson有感家中经济能力有限,能买到长笛已是十分幸福,便全心全意自学。他翻开说明书,将指法逐个试演,两个小时内,便学完了所有指法,并吹奏出整首《铁达尼号》主题曲。

青年指挥家吴怀世(Wilson)青年指挥家吴怀世(Wilson)

十一岁那年,他便订立了人生目标:当音乐家。「我很小就知道成功有三个元素:一、你擅长做某件事;二、社会需要那个技能;三、这是一件你喜欢的事。」他喜欢吹长笛、擅长吹长笛,市民大众也爱听他演奏。一位音乐界的新星,就这样在因缘和合下炼成了。

中四那年,他负笈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后再到瑞士洛桑高等音乐学院学习长笛。然后,他就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2013年,香港艺术节举办了四十四年来第一个由香港管乐演奏家演出的长笛独奏会,Wilson就是这位音乐家。Wilson说:「我从小到大都看这个节目,香港艺术节在亚洲是备受尊崇的。」他早已订下目标,三十岁之前要在香港艺术节演出,当时他二十三岁,就有这样的机会,算是很大的成就。这次演奏会,更是全场满座。

Wilson完成演出后,心情却跌到了谷底。「办这次演出就像喝了一杯水,『骨都』一声就没有了。我觉得something is wrong(有甚么出错了),就算每个星期都有这种演出,我会高兴吗?会满足吗?我很depressed(沮丧)。这是我想在三十岁前做到的事,我不断爬、不断爬,达成愿望之后,感觉却是非常差。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吗?是不是该去做其他事?那时候,做指挥的念头非常强烈地冲击着我。」他决定在香港一边教长笛,一边「learning by doing」(从实践中学习),筹办管弦乐团。2014年,他与一群年轻乐手成立了马勒乐团,希望将古典音乐普及化。

Wilson 曾跟随几位世界知名的指挥大师学艺,包括David Zinman和Roger Norrington等,闲时便到音乐厅观看他人排练。香港管弦乐团将很多精彩的排练开放予他观看,他的指挥造诣也日益精进。他又到柏林艺术大学进修,并善用课余时间,观看柏林管弦乐团排练。「有一次,乐师看过我指挥后,非常欣赏我,邀请我去观看他们排练,使我获益良多。」2017年,他在苏提爵士国际指挥大赛中获得亚军(这个比赛被喻为指挥界的「诺贝尔奖」),才华备受肯定。

Wilson与马勒乐团的乐手正在排练乐曲Wilson与马勒乐团的乐手正在排练乐曲

与佛法结缘:音乐演奏与佛法是相通的吗?

不过,Wilson的目光绝不聚焦在这些奖项。从长笛转攻指挥后,Wilson的下个目标是甚么?「如果不做指挥,我可能会去修行。」他的爸爸是信佛的,Wilson虽然不是佛教徒,却对佛教有浓厚的兴趣,也很向往修行:「佛教的义理很有道理,也令我很信服。所以我很在意,也很想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从佛教的角度来说是否有意义的。 」

Wilson心裏一直有个疑团解不开:「佛教讲求detachment(去执),但音乐鼓励人有情感。例如人们悲伤时,会听悲伤的乐曲。到底音乐跟佛教有没有冲突?」直到那次在香港大学向衍空法师请法,他才有了新的领悟。

这场对话,教Wilson铭记在心。见面的一刻,衍空法师「新潮贴地」的形象,早令他印象深刻。例如看到法师使用whatsapp传信息,Wilson惊讶想:「原来法师可以这样新潮!」往后的对话,更令他有茅塞顿开之感。衍空法师说:「佛教不鼓励情欲,但学佛可增加人的同理心,以及对宇宙运作的理解。修行其实也是这样。」甫一说完,Wilson耳边仿佛听到「叮」一声(有所启发)。法师并说:「音乐也可增加人对宇宙运作的理解,将音乐带给人有何不可?这也是善行的一种。」

Wilson感恩地说:「音乐带领我明白生命很多道理。这次与衍空法师的对话,对我来说实在意义重大。」2019年1月,他将要在东莲觉苑办一场「人人都能享受」的音乐会,将人生感思寄于音乐,与众共享。

Wilson带给市民大众的,不只是音乐,还有他看待生命的态度。Wilson带给市民大众的,不只是音乐,还有他看待生命的态度。

与东莲觉苑结缘:嶠炎慈云音乐会再次与众结缘

Wilson最初怎样与东莲觉苑结缘?原来,有次马勒乐团筹集经费,有善心人介绍东莲觉苑的支持者Anita给Wilson认识,Anita很爽快地找了几个朋友捐钱,自此以后两人就很熟络。「后来Anita介绍了苑长僧彻法师给我认识,大家见了一、两次面后,就决定要一起办音乐会。我第一次去东莲觉苑,就被它的气势吓倒了,只觉它的设计与别不同。能够在这裏办演奏会,实在是很特别的事。」

2018年8月26日在东莲觉苑大雄宝殿初演「嶠炎慈云音乐会」后,Wilson更加了解场地的特性了。那次演奏,其实是在他身体不适的情况下进行的,但他仍专注非常。「排练的时候我感觉好晕眩,直觉是因为佛香的缘故。但由于场地非常庄严,加上东莲觉苑背后有深远的意义,所以我跟团员都非常专注。我从未见过我们可以这样,特别是在这种(困难的)环境下,且又不断动作,身体十分热,竟然也可以那么专注!那个时候,气氛非常的好,我们都专心致志投入演奏。在那种氛围下,一个人就算没有宗教信仰也好,也不能够容许自己(除了专注之外)有别的状态。 」

他认为东莲觉苑非常庄严,并且弥漫着一种tranquility(静谧)。「相信除了东莲觉苑之外,世上没有一个音乐厅,可以令观众更加集中。」而对Wilson来说,全神贯注、心无二用地将音乐演奏发挥到极致,就是演出最大的享受。

他花了数个星期时间构思2019年1月那场音乐会的曲目,决定除了东莲觉苑苑长提议的《三宝歌》和《五会念佛》外,也要给大家演奏《西贝流士第三交响曲》。「我喜欢这首乐曲,也认为它很适合在这个场合登场。西贝流士本身没有宗教信仰,他每首交响曲,都像告诉你一个故事是怎样开始的。它起初有甚么困难,到了最后如何达到极致,当中好多meditation(静心)的空间让大家静思。在这个音乐会,好不好听并非首要,这次的演出曲目就如佛曲那样,我们不是因为它好听而唱,而是因为它背后的意义。」

他一再强调,这次音乐会以atmosphere(气氛)为重,优美的旋律只属次要。在那种氛围之下,正是省思的最佳时机。「届时我会给大家导赏乐曲,解说曲目的意义,谈谈它们和这个地方(东莲觉苑)有甚么关系,并以交响曲启发大家思考。」

Wilson 说:「像我们这些穿插音乐厅的人,很多时都会忘记,如果明天听不到这些乐曲,这一刻是how thankful I could be able to listen to this music(多么感恩能够听到这首乐曲)!」 我们听到优美的音乐,自然就会生起感恩之情。佛教鼓励我们常存感恩心,而音乐触发起人们的感恩之情,在这一点上,佛教与音乐也是相通的。

他即将在音乐会带给大家的,不只是乐曲,还有他看待生命的态度。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