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僧俗之间如何相处

第218期明觉   图、文:林艾霖| 2010-11-03

长期以来,佛法以入世的方式走向民间,却出现一些出家众模糊了他们的角色,而一些在家的白衣也做出不如法的事,甚至触犯法律的事也发生了。我们并没有忘记新加坡明义法师的事件,应吸取这个教训,好好去思考,僧团和白衣的正确关系,各依本份,回到修行的轨道去。

为此,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简称:马佛总),主催了题为“僧俗清净行”的2010年佛教当代关怀研讨会。在10月17日,假吉隆坡鹤鸣禅寺举行。与会者包括佛总、各佛教团体的代表外,也有不少年轻的僧众和白衣参与。这使人感到振奋,尤其是年轻学子的踊跃出席,超过了主办单位预期的三百名人数。

主办单位邀请了开舍法师、Ven. B. Sri. Saranankara、传闻法师、满亚法师及廖国民居士,以主题演讲、副题演讲的方式,向大众阐述了僧俗之间该如何相处的问题。讲座主持人为颜爱心居士。

在此先说明一下马来西亚佛教界面对的问题:僧众方面,包括了僧众性侵信徒,涉及刑事法;假和尚拈财;借用法会收款后还俗创业;宣说白衣弘法抢出家人饭碗问题;宣说白衣弘法是进入末法时代;行使特权去支使在家人做这做那等。而白衣的问题是,把出家人“占为己有”;利用出家人处理私家事;不恭敬出家人的传闻;贡高我慢的白衣上座;迷信;诱惑出家人等。

XXX               XXX               XXX

马佛青总会长王书优博士因为未克出席,由署理总会长廖奋正代读他的献词。王博士引述印顺导师的论证说,佛教僧俗四众,有如车之轮子,鸟之双翼,彼此对于佛教的发展和发扬,带来平冲和活力。

在佛世,如果遇到毁谤三宝的在家弟子,出外托钵的僧人,可以把钵反过来,不接受供养,也不去教导他,直到他忏悔为止。而遇到僧人言行不如法,在家弟子也可以表达心中的不满。在家众也称为“白衣”,被教导要对僧团起恭敬心、并护持和供养之,让僧团安住在修道上。

可是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一些僧人本身逐渐忘了应持的戒律,加上白衣也不了解,就出现了僧人提出世俗的要求,而白衣却抱着师父永远是对的心态,结果发展到不如法时,大家却采取概括性承受、忍耐、背后议论或一走了之的处理方式,这对双方关系和佛教的发展都有损害。

王书优认为,在勇于认识问题后,在组织上有必要加强管理,提升学僧教育;佛教团体和信众要承担起护持佛法和僧宝的责任,而僧团成员在面对困境时,不要产生挫折感,也不促长任何不如法的行为,这样才能让佛教有健康良好的发展。

XXX               XXX               XXX

开舍法师则提出,由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很多僧众的不法行为,只在“行内”流传。一些受害者向象征佛教最高机构──比如马来西亚佛教总会──投诉,却不见当局采取行动,迫不得已下,只好将事件交给执法单位处理,而佛教界的“僧事僧决”只流于理论或空谈。为此,法师认为有必要回到经典去界定“僧”的清净行,以理性护持僧团,让出问题的僧人有回头的依据。

法师从《增支部》、《中部》和《自说经》中,解说了僧团的圣者,他们以正道、通智、正智解脱了缘起的束缚,至少从贪、嗔、痴的烦恼中解脱出来,因此他们是值得供养、布施、礼敬的无上福田。

这无上福田应有的素质,共分八项:

一:有戒德。能以戒来约束自己,戒行圆满,并视细小过失为危险来训练自己。

二:不抱怨托钵回来的食物。

三:对身、口、意的过失,对于邪恶、不善巧的心理素质,都有厌拒感。

四:沉着自持,易于共同生活,不骚扰其他比丘。

五:无论有何欺瞒、欺骗、哄骗的借口,能如实向师尊、或有识的修行同伴披露,让他们试着纠正他。

六:在修持时会想:“不论其他比丘是否修持,我在此都要修持。”

七:以八正道来“行路”。

八:始终勤奋修持,即使体血肉枯干,只剩皮、腱或骨,都愿意修持;只要通过人的毅力、勤奋、以精进能达到证悟的成就,就决不放松,努力修行。

这样的僧团,是在家居士可以种福田的地方。至于居士,应以怎样的心态去供养和护持僧宝呢?

法师说,在《杂阿含经》中,列举了在家者要“五法具足”:

一:信具足。
对佛生起净信,并深信佛法能引导走向正信的道路,依止僧团的指导去修持;对这三宝具足信解,有如八正道中的正见、正思维。

二:戒具足。
居士受最基本的五戒,主要是保护别人和本身的生命财产,使自己能从自私和残酷中解脱出来,培养慈悲和柔软心。此外,如果能受一天一夜的八戒,或称八关斋戒,更能净化自己的身、口、意。

三:施具足。
居士要以清净心去行施,才能从悭垢中解脱出来。能以恭敬心供养三宝、供施师长和父母;以悲悯心布施孤苦贫病;为公共设施谋福利,比如种植供清凉、造桥船供济渡、造作福德舍、穿井供渴乏、客舍给行旅,如此的功德,日夜常增长。
戒和施两者,相等于八正道的正语到正精进。

四:闻具足。
除了信福德外,居士要多听闻佛法开示,以增进智慧,建立起正知正见。

五:慧具足。

在依教奉行中,除了从烦恼中解脱出来的自利利他的行为外,还能理解并实修佛法的智慧;虽然不容易,但如能实修,并以此教人行者,就能安慰自己和别人,这才是在诸众中,威德显曜的“世间难得者”。

XXX               XXX               XXX

开舍法师开示后,其他主讲人也发表了他们的论点。马来西亚南传首座Ven.B.Sri.Saranankara开示《僧俗互动的现象与观察》的要点,和开舍法师相似,这里略过。

传闻法师是以《僧俗互动的原则》为主题,引道宣律师《行事钞》的“导俗化方篇”,点出大马普遍出现的问题,尤其是白衣请师父回家应供,或者招待法师回家住,都会让法师和信众之间产生不必要的困扰。因此,法师提出:僧人应避免住在佛友家,以免家中人对法师不礼貌和谤三宝;依根器说法;不凑是非和热闹;不能模糊彼此间的关系;不介入俗家有关产业的是非;不讲悄悄话,以免引起误会;要收摄六根。

法师认为,僧团度众时除了要善巧方便外,还要非常公开透明;同时也要具足威仪,以摄受信众朝向修行佛法的正道去,而不是随顺俗家的要求;应小心接受应供,更慎防被利用等。

传闻法师提呈了僧众如何面对信众的问题后,代表白衣的前马佛青总会长廖国民居士,指出在家人要如何恭敬和护持三宝,如何做好自己的角色。

廖居士提出,在大马,一些在家居士弘法,出现了白衣上座的情形──自喻为“僧宝”,并代出家人办法事。这种贡高我慢、过着世俗生活的“修行者”,使人们困惑,并产生错觉,以为这就是“师父”,甚至跟随他修行。这种行为对佛教三宝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此外,一些信众染着出家人,也就是超越师徒间的情感;或供养了不必要的奢侈品,促长一些道心不强的修行人的贪念;或起了私心,以为师父必须按他的意愿行事,进一步干涉了道场的清净。

因此,廖居士说,我们必须在恭敬和护持三宝的前提下,重新探讨僧团和白衣之间的互动。他以《善生经》为依据,提出佛陀指导善生子应以五事去供奉沙门,包括不设门禁、适时适度的供养、如法护教,和依教奉行身、口、意的慈行。

他提出,僧俗在修道的路上即有别又平等,要很小心处理。为了要保护僧团的名誉,同时也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信众应避免单独和僧人在寝室相处,和不要单独去僧人的寮房。办活动的场所与寮房,宜有一个间隔区,让信徒不会私自进出僧众寮房。一旦发现出家人有不当的行为,如果关系到出家人的纠纷,信众不应插手。对犯修行戒者,就默擯之,让他自己反省后,还有机会回到修行道上。但是如果涉及公众利益,或触犯法律,就要依法处理,同时也要保护受害者走出黑暗和痛苦。

最后是是满亚法师主讲,法师是针对心的投射作为僧俗互动的原则。法师说,在探讨的过程,我们不要陷入个人喜恶的心理投射,而产生一种负面的抵制行为。在无常的教育下,我们应该让出问题的一方,在慈悲的引导下,导向正途,所以不应过份去强调错误行为。

XXX               XXX               XXX

在会上,我提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大马有些出家人认为,在家居士活跃于弘法活动是在“抢出家人饭碗”。针对这个问题,传闻法师指,弘法是利生,如果把弘法当着是谋取生活资源的“饭碗”,根本是对佛法不恭敬。也就是不能把佛法当人情,更不可以贩卖佛法。

另一个提出的问题是,有法师指白衣弘法是佛法末落的原因之一。开舍法师引用经典回应,在佛世时已经有居士说法存在。那时,有一位对佛法有很深入理解的支提婆居士,常常有比丘向他请教佛法。因此,白衣说法使佛教末落的说法,并不是佛说的。廖国民居士又说,只要有三宝存在,白衣就不应取代僧宝的地位,所以白衣弘法,不应越界。

当天的研讨会,也进行分组讨论,主要是让各佛教界代表,能厘清僧俗的身份,各司其职去负起爱教护教的责任,让佛教能安稳的发展下去,让僧团和白衣,能回到清净的本位去。

我们有必要护持正法,如果我们抱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或者把问题都扫在地毡下,那么问题便得不到解决,甚至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僧俗都有护持三宝的责任,这样,正法才能久住世间。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