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天上人间:出世入世的古乐梵音

文:愿良    图:Tim Liu| 2015-05-27
千年古乐,气韵庄严。千年古乐,气韵庄严。
源悟法师(中间)吹奏梵呗独有的筹,其音色委婉,介乎笛子和箫之间,吹孔特大,吹奏时格外费劲。法师笑说他块头大,所以师父安排由他来学。源悟法师(中间)吹奏梵呗独有的筹,其音色委婉,介乎笛子和箫之间,吹孔特大,吹奏时格外费劲。法师笑说他块头大,所以师父安排由他来学。
年仅16岁的源龙法师耍功夫,技惊四座。香港佛联会副会长宏明法师更笑言:少林功夫不用到嵩山找,在开封也有。年仅16岁的源龙法师耍功夫,技惊四座。香港佛联会副会长宏明法师更笑言:少林功夫不用到嵩山找,在开封也有。
源悟法师(右)及源龙法师源悟法师(右)及源龙法师
(左起)现任大相国寺方丈心广大和尚、佛乐团副团长源得法师、监寺宏观法师。心广大和尚2002年成立大相国寺佛乐团,致力传统佛乐的挖掘整理,以及乐僧的培训。(左起)现任大相国寺方丈心广大和尚、佛乐团副团长源得法师、监寺宏观法师。心广大和尚2002年成立大相国寺佛乐团,致力传统佛乐的挖掘整理,以及乐僧的培训。
源得法师在压轴作品《朱云飞》中打鼓,功架尽现。源得法师在压轴作品《朱云飞》中打鼓,功架尽现。
宏观法师在《朱云飞》中唱经。宏观法师在《朱云飞》中唱经。

一入耳根,永留道种,源自唐宋时代的佛乐梵呗,从古至今渡众无数。在廿一世纪资讯过盛的今天,要保持耳根清净,殊不容易。远古的妙音,怎样可以进入现代人的耳根,在我们纷杂的心田,播下成佛觉悟的种子?


在刚过去的佛诞日,为了庆祝香港佛教联合会创立70周年,被誉为「全球第一佛乐」的大相国寺,应邀在「梵音古乐祝香江」晚会演奏。唐宋古乐,以传统与现代的不同姿态,为大众打开各式的方便法门。


「梵音古乐祝香江」晚会彩排片段



堂皇简约,兼而有之


大相国寺乃皇家寺院,在唐朝天宝年间已有完整的乐队,到北宋时发展至顶峰,全盛时期,乐师多达400人。千多年后的今天,大相国寺佛乐团的编制,与唐、宋的宫廷乐队大同小异,除了佛乐独有的乐器如筹、箜篌、鞉牢、木鱼、引磬等,使用的吹奏、拔弹及打击乐器基本相同,可谓一脉相承。


宫廷气魄,以至吸引广大民众亲近佛法的作用,在晚会中表露无遗。《锁南枝》描绘宋室八方来朝的辉煌景致,气势磅礡;由619个小节组成的《朱云飞》,分作星空、灵光、霞蔚、升腾、普照五个段落,以旭日初升寓意佛光普照,奏乐以外并有唱经诵咒,大相国寺佛乐团副团长源得法师表示,该曲在体制而言是最成熟的梵呗作品。晚会演奏的曲目除了雄伟巨构,也有蕴借含蓄之作,如《相国霜钟》开首,起用六支笙合奏,表现轻霜遍洒的冬日晨曦中,大相国寺钟声响起,「青女飞霜方晓晴」的景象,脱俗致远的空灵美,让我深切感受到梵音洗涤人心的功能。



属于世间,又超越世间


佛陀曾指出梵呗有五种利益:身体不疲、不忘所忆、心不疲劳、声音不坏、语言易解。「梵」意指清净离欲,「呗」则指止息或赞叹,僧侣演奏梵呗的目的,不是为了个人的娱乐和需要,背后连系着广阔的宗教意旨。为了普渡众生,梵呗重视与听者的沟通,它既属于世间,却又不属于世间,是超越世间的乐声,有着引导行者清净身、口、意三业的妙善特质,也是通往佛法智慧的路径。


负责带领晚会演出的源得法师,曾任河南开封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父亲是中国第一部音乐辞典作者。对于梵呗摄心定心的功能,法师说得很实在:「来寺庙做法事的信众多为两种:一是为了超渡,最强烈的心情就是对亲人的思念,我们须透过音乐,让他们静下心来,告诉他们:『过世的亲人把最美好的东西都留下了给你,今天来寺庙,你要用最美好的语言表示对亲人的思念。』另外,有些人就是兴高采烈,急着要酬谢佛菩萨的帮助和保佑,心情比较浮躁,我们也要用音乐让他们平和。」


为了展现这份宗教情怀,梵呗在发展过程中,吸收民间乐曲之余,特别讲究乐曲的演奏速度,一般倾向深沉平稳,雍容大气。当然,要有效地弘法,乐师演奏时的心理状态和内在修持,非常重要。「大相国寺的乐僧除了练习以外,必须严格遵守早晚课等寺庙的规范。」源得法师补充。「以诚入乐」是演奏的关键,咏唱和演奏者一律须摒除杂念,涤净尘虑,专诚致志,以「唱颂利人天」为宗。



寓教于乐,方便大众


深沉淡雅的古乐,与现代年轻人的节奏难以接轨,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近年,各大音乐团体纷纷试图变革,例如2007年佛诞的「神州和乐颂香江」音乐会,深圳市交响乐团与深圳弘法寺僧人梵呗合唱团合作,以交响乐演奏梵呗。大相国寺的创作团队,同样强调弘法事业须与时俱进,照顾社会的需要。源得法师坦言,现在要让观众在梵音演奏会一直坐到底,是一大挑战。


也因为如此,大相国寺悉心编排晚会的流程,营造一些「亮点」,例如在《相国霜钟》裏,安排了年仅16岁的源龙法师表演武术,实实在在的技惊四座;又加插《太极琴侠》,该曲由接受了现代音乐学院训练的年轻乐僧创作,更用上了电子琴!作品听起来像武侠剧主题曲,富有电影感,现场观众反应相当热烈。在宗教活动裏加强娱乐成份,寓教于乐,诚然是接引更多人的善巧方法。



皇家乐府的朴实人情


本以为报道千年历史的古乐,会是非常严肃的一回事,与源得法师的一席话,却时有惊喜。法师平易近人,很有幽默感,浓密挺拔的双眉,更有点卡通的感觉。当我问他大相国寺梵音会不会像粤剧那样加入西洋乐器时,他透露原来曾在湛江住了八年,他说的几句广东话,让我们兴奋起来。熟谙粤乐的法师,表示广东沿海地带经常接触外来文化,当地人都擅于把外来的东西广东化。事实上,法师对于音乐的态度十分开放。我一直喜欢阿尼琼英卓玛(Ani Choying Drolma)的歌声,她把佛乐带给了广大的主流观众,功德无量。没想到,源得法师也很喜欢:「天籁之音用得太多,但琼英卓玛的朴实无华,像没有任何人工化妆的女性,很自然走到大家面前,唱完了,也没有甜甜的一笑,就这样走了。我在网上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就哭了。」法师又说,歌声像妈妈抱着孩子的感觉,说着说着,我看到法师的双眼,隐泛泪光。


宽广的艺术胸襟,却不代表没有坚持。源得法师反复强调,《太极琴侠》等等只是个别的另类创作,不可能成为核心。「梵音最终必须向教义服务。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梵呗不能随便的改,重点是把原来的面貌恢复过来。这是一个严肃的课题,必须抱着严谨的科研态度来做。」这点可从多方面反映出来,比如定谱,当中牵涉极细致的考证,如《白马驮经》采用了元代版本,《锁南枝》则取自北宋徽宗年代;乐团又花了很多工夫,恢复北宋时期的乐器箜篌,「解放以后民族乐器改革期间,出现了很多类似西方竖琴的;我们以优质的兰考泡桐作为用材,全都有历史记载。」


古老艺术面对的另一难题,就是原本的东西没有人保护,即使连继承人也不喜欢。因此,大相国寺在创作过程中,征询多位北京学者的专业意见,以免偏差。不排除将来会有人用摇滚唱《大悲咒》的源得法师,始终强调保育是大相国寺佛乐的宗旨。



本有的规律


「在急速的变化当中,宗教信仰自有其规律。新的探索固然可以,但不可能违背本身的规律。」法师解释。


规律,让我想到佛性,也让我想起一位朋友。当我和她谈及情执的苦时,她坚决的说:「我这一辈子也无法放下情执的啊!」我们很多人,都受困于种种自我设想的所谓规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认清自身的佛性,把本自具足、轻省自在视为人生的节奏,不是更美好吗?这就是梵音对现代人的终极意义,也是佛陀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