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嫌命长生店──不是影评

第311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3-09-18

《嫌命长生店》是一部法国卡通片。这不是影评,我只是从辅导员和社工教育者的角度,分享我的感受和领会。影片内容讲述某城经济长期低迷,全城人皆低沉抑郁。每四十分钟有一名市民企图自杀,当中有20%自杀成功。「嫌命长生店」老板三岛,是由父亲手上承继这家售卖自杀用品的商店。三岛的思想从少便非常负面悲观,连孩子也以轻生的梵高和玛丽莲(梦露) 为名。


三岛一直为家族生意能在低迷的市况下依然其门如市而感到骄傲。直至一天,上门送货给一位年迈长者。长者在他眼前急不及待服下毒药,立时离世。三岛眼瞪瞪望着死者,还有一张又一张他年轻时温馨的家庭照片── 一瞬间,三岛崩溃了。回家后,他萎靡不振,太太便为他找来心理专家给予治疗。专家重复唱着一阙歌词:「如果人生是快乐的,我们应当一早就知道。」明显地,专家未给予三岛生存下去的希望,却为病因作出精辟的分析:三岛的财富,建基于顾客的无望和死亡。三岛由父亲承受这间「嫌命长生店」开始,便要勉强自己对顾客的痛苦麻目不仁;但作为血肉之身,三岛也有感觉和情感,日积月累的内心交战下,三岛酿出精神分裂症来。专家给了三岛一个诊断(精神分裂症)、一帖药方(两星期休息),并收取了三百多元欧罗为诊金。这个我认为是深具涵意的隐喻。


在现实生活中,医生能给予病人的通常是「症状的名称」,而令病人康复的却往往是病者重新爱惜自己身心灵:好好放下执着、多与家人朋友悦意地相处和交往、日常工作能跟随内心善良的呼唤。除了三岛每天活在心灵交战之外,屠夫们不也是为了工作,天天要置牛羊猪马鱼于死地?要是他们让自己有感觉的话,他们想必每刻皆受到煎熬了。


从事文职的朋友又是否没有内心的挣扎呢?啊!作为老师的我,偶尔也有种怪怪的感受。还记得有一年,我任教社会工作学系一门有关个人成长和人际关系的课,同学们课堂上坦诚相向,诚恳地分享自己成长中一段一段重要的片段,跟家人的龃龉,和在学习上的困境;最教我感动的是小小年纪,能够彼此同情鼓励。其中一课节,他们为一位患病的同学一起跪地祷告哩!我给这群学生打了很高的分数。在学期终结时,学系的评审委员会 看见这份「高分数报告」都张口结舌。这群年资甚高的老师们,只一味怀疑分数是否过高,却半句也没有关心学生到底「成长」了甚么。最后,碍于这群德高望重的前辈的劝告,我只好把所有同学的得分调低,以满足制度上的要求。事过境迁,我仍会想到:假如当日学生拿到本应有的学分的话,会不会让他们在迷惘的大学生涯之中,加添一点信心和希望?究竟庞大的评分体制,在褒奖甚么、打压甚么?


犹如「嫌命长生店」里每个角色都没有恶意,但囿于社会经济不景,大家都处身在无奈之中。回望我们的工作岗位,在既有制度之下,时时刻刻在做善业、恶业和非善非恶业。我们每天的工作,可以点燃生命的亮光,也可以直接或间接把失望边缘的人推向悲伤幽暗的角落。人身难得,出现于我们周围的人,跟我们生生世世都有着说不出的因缘。但愿我们可以为自己增加一分正念,为别人加添点点希望。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