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守候

第229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1-01-19

孩子,你们好吗?工作还顺利吧!好久好久都没有听到你们的消息了。

爸爸老了,日渐萎缩的脑袋,还拼命地期待着你们能像拂晓的阳光,在我清晨打开木门时,迫不急待地冲进来,坐暖每一个角落。迷糊的老花眼,奢盼着你们能像春风一样,轻轻掠过,抚平我心头纠结的思念。

空荡荡的木屋,却塞满了你们的影迹。横梁上追逐的壁虎,不就像你们兄弟般佻皮吗?窗外翩翩起舞的蝴蝶,宛如那爱打扮的姐姐,而厨房里那只挥之不去的苍蝇,则跟弟弟一样馋嘴啊!你们的嬉笑声,渗透了每一个墙角;但你们孩提时的模样,已随着岁月的流失而逐渐模糊了。墙上褪色的照片,又能够勾起多少你们五彩缤纷的童年,和蹦蹦跳跳的足迹呢?

妈妈也老了,但还跟黑胶唱片斗长气,转啊转着,唠里唠叨地“唱”个不停,也不管我的耳膜已经老化了。这也怪罪不得这老伴,除了我,还有谁乐意借出一双聆听的耳朵呢?

门前那棵曾和你们比高低的树苗,仍不停地向上茁长,你们远去的日子,我惟有将不断伸展的思念与它比拼。搁在床头,陪着你们长大的闹钟,时针依然转动,滴滴答答地牵引着母亲对你们的挂虑。

上一次你们答应回家的那一天,你妈妈严阵以待。凡有汽车经过,她就会赶紧跑到门口探头张望,却总是扑了个空。她聊以自慰地对我说:“下一辆车子,就是他们了。” 转个身却黯然拭去眼角流露的落寞。她踩着失望的脚步回厨房,在叹息中炖着你们爱喝的汤。那份压抑不来的思念,在慢火中熬着。

孩子们,不必担心我俩老的生活费。前庭后院长满了地瓜木薯,母鸡天天都会下个蛋,够我们温饱的了。只是那口水井,不知怎的,渐渐干涸了。我道是地球暖化的问题,妈妈却说是少了你的探望,电话也没几个。

你们知道吗?有一次,步履蹒跚的妈妈错过了接听一个电话,而深深自责。为免重蹈覆辙,她宁可舍弃午后小睡的闲情,而坐在电话旁打盹,就是深怕再次错过了你们的问候。她殷殷期待,但那个不争气的电话,就是响不起来。等待,只会让纷纷扰扰的思绪在时空中拉拉扯扯,可真磨人啊!

孩子,能够给予你们一片展翅翱翔的天空,是我一生最大的欣慰;而这小木屋里的温馨,却是我最终的守候。

转眼新年就快到了,我老是期盼这亲情的召唤,能圆一家人团聚的梦。你们的一声问候、一个祝福,将会是春节最暖心的礼品。孩子,别让团圆饭桌上满满的菜肴凉了,而圆凳上的守候,落空了。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