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写作修行

第281期明觉   文:心田| 2012-07-25

禅修是心的工作。写作亦然。写作很能帮助人审视生活,写在当下,也是一次观察心的练习。其实写作的过程是无我的,不过是一些思想、搜索出一些字眼,听到键盘滴滴答答地响,看到荧光幕的字一个一个的出现,一行一行累积,段和段自然地起承转合,去到最后又自动地做到首尾呼应。文章仿佛是自有生命的。没有一个我,不过是思想、头脑、心情、思索、选择用字的过程,文字把一段意识之流凝固下来。

试过把寂寞定格。

「寂寞似是一只长发女鬼,森森地飘降,又似早上浓重的雾,铺天盖地,一下子便把人裹在阴霾中。

害怕、抗拒,所以微嗔。烦躁,所以找些事来做。清洁一番,整理居所。忙忙找些人来思念、恼怒或抱怨。

寂寞漫遍,不抗拒,不逃避。寂寞的位置在心脏,紧绉着,右边身子微微抖震。比起闷,寂寞明显地较为难受。闷是另一种缠绵悱恻酸酸软软柔和的痛,像是劳损了腰背那轻微的酸软,不易觉察,却似隐疾,可以纠缠很久;像较重的病,似重感冒,来得凶猛,去也明显。」

觉察的对象不重要,觉察本身越明确、越优质才重要。痛苦是比较易觉察到的,身心一有大大小小不同程度方式的痛苦,会令心猛然儆醒。所以渐渐也就不太抗拒痛苦了,有时反而还觉得有点有趣。

观察伤逝

「想念爸爸。想念的次数不是很频密,但却足以令心惆怅绉紧。有自责愧疚的习惯,所以心中波澜暗涌。爸爸是否在世,其实都会有一份愧疚,总觉得自己爱得不够。这是孝心吗?不是的。是心在玩游戏,而我竟不能自拔。有时,甚至不想自拔。这时,心不过是在玩一个叫『想念』、『伤逝』的把戏,叫人陶醉在哀伤中。是的,人是会享受痛苦的感觉的,以为自己活得比较真实。」

观察抑郁

「感觉沉重如拖着大块石头茫无目的地前行。忽然惊觉,咦?忧郁,原来是你来了?无声无息的;难怪生活的感觉骤然变灰了。未能留存抑郁,未来得及仔细观察,它又倏忽走了。」

观察焦虑

「害怕做不完手头上的事,惶惶然地追追赶赶。但也喜欢赶死线前富戏剧感的感觉,很赶急、很勤快,险象环生,赶在最后一刻之前完成。然之后呼出一大口气,轻松愉快。又一次,心在偷偷地取笑,嗯,痛快吧!

是对时间的观念产生焦虑。

不是不望钟,而是看一眼有个预算之后,快快忘记,放下时间的概念。动作即使需要快,也可轻快而不急躁。那么,心仍是自在的。」

最大的敌人

「心有很多很多自责的声音:噢!你太贪吃了。你应该可以起得更早。早上只安静祷告了廿分钟,太短了。未能好好看住宁静的快乐怎过去,太迟钝了吧。渴望被肯定,肯定得不够,便愤怒。很容易愤怒。

心是这么嘈杂,主要是那个自我在喋喋不休吵着要得称许,又害怕一切责备。然而,又是这个自我一直予以最严苛也最尖刻的批评。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个并不真实存在,只在想像中、在强逼性的思想中、在恐惧、伤感中虚幻存在的自我。」

禅修是心的工作,有时观察到,有时迷失,写作则是跌跌碰碰中的记录。写作有时成为帮助观察的工具,有时也因为自恋、沾沾自喜而成为障碍。过程中并没有一个自我存在。

(特别鸣谢:Sayadaw U Tejaniya,教导我观心的方法及正确的态度。好消息,今年11月他将来港主领禅修营。详情请留意香港慧观禅修会HKIMS网页。)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