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寻找香格里拉──藏族舞剧《香巴拉》编导访谈

文:侯松蔚    图:万玛舞蹈剧团、香港舞蹈| 2013-09-18
模仿寺院金刚舞,戴上象征护法神的九头面具模仿寺院金刚舞,戴上象征护法神的九头面具
舞剧中运用了很多象征性的道具:日常生活的器物,如牛鞍、牛奶桶、药箱等,象征生活的贫困历练、生老病死。舞剧中运用了很多象征性的道具:日常生活的器物,如牛鞍、牛奶桶、药箱等,象征生活的贫困历练、生老病死。
舞者即席在舞台上绘画曼荼罗,将特制的仿沙彩色发泡胶粒铺展在整个舞台上。随后一刻的摧毁,带来极大的震撼与感动。舞者即席在舞台上绘画曼荼罗,将特制的仿沙彩色发泡胶粒铺展在整个舞台上。随后一刻的摧毁,带来极大的震撼与感动。
舞者在剧场内舞玩风筝,在观众上方飘飞。寓意人生中很多事情都需懂得平衡,才能顺利高飞。舞者在剧场内舞玩风筝,在观众上方飘飞。寓意人生中很多事情都需懂得平衡,才能顺利高飞。
天葬是西藏传统的丧葬礼仪,是最高境界的布施。人死后灵魂离开躯体,尸体喂哺生灵,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天葬是一种彻底的施舍,目的绝非借鹰把灵魂带入天界,而是贯彻佛法慈悲、爱心、利众的观念。天葬是西藏传统的丧葬礼仪,是最高境界的布施。人死后灵魂离开躯体,尸体喂哺生灵,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天葬是一种彻底的施舍,目的绝非借鹰把灵魂带入天界,而是贯彻佛法慈悲、爱心、利众的观念。
香港即将公演藏族舞剧《香巴拉》香港即将公演藏族舞剧《香巴拉》

香格里拉是甚么?


「香格里拉」(Shangri-La),是国际性酒店集团,还是中国云南的旅游景点?其实,这两者之名源于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1933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所虚构的东方世外桃源。而「香格里拉」的概念,一般相信是詹姆斯‧希尔顿取材自藏传佛教的「香巴拉」净土。



香巴拉与香格里拉


香巴拉,梵语शम्भल(śambhala),是密宗本尊时轮金刚(Kālacakra)的净土。12世纪时轮密法从印度传入西藏,藏文直接把梵语音译为ཤམྦྷ་ལ།(śambhala,即「香巴拉」),意译则为 བདེ་འབྱུང་།(de jung「快乐之源」)。据信詹姆斯‧希尔顿即把「香巴拉」音转为「香格里拉」,加入其小说中。



佛典中的香巴拉


经典记载,释尊住世时,香巴拉国的月贤王向佛陀请法,佛陀遂示现时轮金刚之相,宣说时轮密法。月贤王将之结集成文,带回香巴拉国,举国皆修持此法。


依照经文线索,香巴拉国位于中亚,具体地点则未有定论。但即使该国位于此世间,却非凡夫的境界,犹如兜率净土位于欲界的兜率天一样。香巴拉国君臣均为佛菩萨化现,宫殿由七宝所成,辉煌明亮;四周旃檀树林及湖泊环绕,香气飘逸;琉璃巨山上雕刻了十万佛像,庄严宏伟;全民修持佛法,乐善好施,富足自在,长寿健康;疾病、饥荒、灾难等,连名字亦不存在。只有修习时轮法门,才能往生至此净土。



藏族舞剧《香巴拉》


本年十月,香港将上演一套名为《香巴拉》的藏族舞剧,该剧由北京万玛舞蹈剧团艺术总监──万玛尖措(藏族),2012年应国家大剧院委约而编创。内地公演后即受众多媒体关注,广获好评。


万玛尖措总结童年的回忆、族群身份的认同与反思,重点探索藏传佛教生死轮回的思考。《香巴拉》讲述一名小和尚,拿着一尾鱼准备放生,途中小鱼不幸死亡,小和尚遂用海螺盛水浇在鱼儿身上,以完成他善念的本意。那小鱼后来幻化成沙,成长的小和尚用那些七彩的细沙慢慢地铺展沙坛城。他为鱼儿的死而悔咎,愿付上一生来绘制沙坛城,完成赎罪的修行。一点一滴的细沙,如人生一样,充满契机、伤痛,起起伏伏,经历无以名状的重,亦有不能承受的轻……



编导的个人经历


到底是怎样的童年回忆、身份认同,驱使万玛尖措编导这套题材罕见的舞剧呢?笔者就此访问过这位获奖无数的西北民族大学客座教授。


问到童年回忆,万玛尖措忆述小时候首次随父母去到天葬台,看见天葬仪式血迹斑斑,引发他追寻我是谁、从哪里来等生命终极答案。


身份认同方面,他作为藏族,了解西藏的文学、宗教、风俗、习俗等,对其具有深厚情感,立志继承民族文化。当然,他也很欢迎其他民族关注、爱好、学习及融入藏族文化。而藏族文化中,最重要的就是信仰部份;没有藏传佛教,就没有西藏文化。


份属佛教徒的万玛尖措表示,一般人生则欢喜,死则悲哀、恐惧,但佛教看生既非起点,死也不是终点,未成佛前一直都要轮回,因此我们应放下对此生的执着,节制欲望,保持心境平和。他个人认为,物质和精神两种追求应该平衡,只偏重其中一者,都会产生问题。香巴拉正是物质与精神的支点。那里既有优美的环境,也有心灵的修持,两个层面可以和谐共生。


「我希望可以回饋自己信仰,表达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我的表达技巧就是舞剧。我创办的舞团是非营利的私人性质,希望觅得更多平台,让人了解藏族文化及藏传佛教──即使信仰其他宗教的人,也可以抱着尊重的心态来认识。」万玛尖措说。



美丽而无常的沙坛城


密宗某些仪轨,须要建立「沙坛城」(时轮金刚法会尤为常见),即以彩沙堆砌出佛菩萨的庄严净土及宫殿图样,以作观想修法之用;修法完成后,便把美轮美奂的沙坛城摧毁,象征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的示现。


《香巴拉》剧中,也有小和尚建立沙坛城的情节。不过,万玛尖措说这并非真正修法用的沙坛城,建立时没有僧人诵经胜住,结束后也没有僧人毁掉坛城、把沙倒进大海的步骤。他只是借用沙坛城的意象,经改良后加入剧目中,描述小和尚以堆砌沙坛城作为内心自省的毕生修行,反思其放生小鱼却导致其死亡,到底是护生还是害生。来自海底的细沙,仿佛是小鱼的化身。沙坛城完成后,小鱼俨然在精神世界复活。沙坛城是物质与精神世界的交汇,引领人们升华到另一空间;最后,沙坛城拆毁,种种繁华,无常有如此沙,提醒人们毋需执着。



传统与现代的艺术结合


一般人想到民族舞,可能只会想到节日或庆典的舞蹈,但据万玛尖措所言,藏舞非只有欢天喜地的那种,许多情感都可用舞蹈表达。藏族民间舞蹈跟学院派舞蹈,存在很大的差别,并非如现代宴会舞般风格单一;青海玉树一带则流行原始风格的舞蹈;寺院又有作为宗教仪式的「金刚舞」。以上各种舞蹈,乃至西方的现代舞,万玛尖措都按剧情需要重组,编入舞剧之中。因此,《香巴拉》融合了中外多种舞蹈演出。


就笔者所知,「金刚舞」乃汉人俗称,藏文本身无此称呼。这种舞蹈并非世俗娱乐,而是由训练有素的僧人,一边观想修持,一边跳出舞步,迎请或供养诸佛菩萨,乃一种功德宏大的宗教仪式。万玛尖措表示,舞团不可能完全学习及模仿真正的金刚舞,只是取其神髓,使用相关服装及道具(例如代表护法神的九头面具)表演。


音乐方面,编导依剧情所需,广泛结合的印度、日本、藏族及现代音乐。只要韵味能突出信仰感,各地音乐甚至诵经人声,都派上用场。此外,现场还会点燃藏香;加上沙坛城等行为艺术,《香巴拉》可谓色、声、味俱全!



观众主观投入 解读象征意义


「把西藏与西方的歌舞放在一起,适合吗?困难吗?」笔者问。


「两者很不同,但我只重视其相同之处。『西藏舞』、『西方舞』,去掉名称分别后,只剩下『舞』。将素材变成自己的一部份之后,哪里哪里的歌舞只是名词而已,不会不适合。正如我讲普通话或英语,都是在表达自己。大家都是以舞步作为沟通方式,分享个人的精神和思辩,引导观众发掘其意义。导演跟观众有着平等、自由、广大的沟通空间,导演展示一系列的象征,观众加入个人经历及审美观,圆满整套舞剧的意义。正如西方人说:『去看《哈姆雷特》,一百个观众就有一百个哈莫雷特。』」


万玛舞蹈剧团将与香港舞蹈团合演这套《香巴拉》。净土如何在尘世实现?物质与精神怎样平衡?万千浮华之中,心灵何处觅归宿?一切皆有待观众投入舞剧,心领神会。无论是否佛教徒,都可能从中获得启迪。



※《香巴拉》在港演出详情,请浏览: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0836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