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录:男人最痛

第204期明觉   文:小西| 2010-07-28
许志安唱《男人最痛》,流行一时许志安唱《男人最痛》,流行一时

上次提到许鞍华的电影作品《天水围的夜与雾》,谈到在我们的性别文化的共业的薰陶下,片中男主角李森(任达华饰)因为中年后长期失业,自尊心动摇,开始怀疑老远从四川跑来的年轻妻子(张静初饰)对自己不忠。森的怀疑最后以他暴杀全家以及自杀告终。

我提过,若果从「因」上思考,李森一家的惨剧,或许正正源于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性别文化。所谓「性别文化」,是指不同的民族、文化与社群会因为各自在社会、政治与经济的不同条件下,对两性(有时则超越两性)的行为、言谈、价值与文化,会有不同的界定和要求。不错,不管两性跑到哪里,他们之间生理上的性别差异(sex)大致相同,但对于生理性别所赋予的意义差别(gender),却千差万别。所以像「男主内」在某些文化中被视为「有失男性尊严」,在另一些文化中,却是如此的「理所当然」。那么,我们自身的性别文化呢?

我说过,在我们的性别文化长期的薰陶下,不少的男性早被教养成以(一)事业与(二)对别人(包括妻子、儿女与部下)的控制权,作为自身的身份之唯一因素。所以,当森两者俱失,他失去的不单是「身外物」,而是他的整个自我。在现实中,我们不是看到不少男性在退休或被提早退休后,便顿失所依,在遽然失去「养家者」的身分后,茫茫然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些男性更是终日窝在家里看电视,除了家人,谁都不愿见。

但正如佛教所告诉我们的,不管是现象世界中的事物,还是我们的「自我」,都不过是诸种条件与因缘的聚合。这些条件与因缘随境而变迁,没有一定(佛教称之为「空」),而佛教徒的任务,则是把自己修练到不会「把空执为有」、「把没有一定执为一定」。万法如是,跟我们如此贴身的性别文化又何尝不是,毕竟是空?

还记得许多年前,在一个工作会议后跟一位同僚提到自己对足球没甚兴趣,同僚随即冲着我喊道:「你还是男人来吗?!」当我在想像中顿时将男性与足球并置在一起,我没有感到委屈,只感到滑稽。有说,男人比女人理性,所以男人较女人优越。但现实是,有时男人比女人更不可理喻。或许,究其根本,正正在于人类自身的「无明」。

记得许志安多年前有一首歌,叫《男人最痛》,谈的便是男性在性别文化下的苦况。男人最痛?是,但毕竟是空!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