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心有罣碍(七) - 自找的苦

第249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6-08

在禅修营第三天晚上发的梦,让我到打消了逃跑的念头。由第四天开始,禅修开始进入内观的领域,我学习了一种内观的方法──「身体扫描」,就是以特定的方式及次序,如实观察身体不同部位的感受。*

要如实观察,就必须不改变任何现象,对生起的任何感受都如实观察和接受。由这天开始,每天新增了三节「坚定襌修」──整整一小时,不开眼、不松腿、不放手。如果因身体痛楚而不停动的话,根本就不是如实观了,所以首先要培养心对苦受的接受能力。

重头戏正式开始。第一节坚定襌修,我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撑了过去,当时心中还暗自窃喜,觉得自己还不赖。到第二节时,刚坐下来腿便开始痛,到了后来整条左腿都在痛,很剧烈、很实在,而且这痛楚好像永远不会消失。我以前从来没有经验过那么痛。到了差不多结束时,我简直要崩溃了,心不停的在想:「我很痛!为甚么我会这样痛?为甚么我要受这些苦楚?为甚么这他妈的痛硬是要来找我?为甚么它不给我消失?……」

到禅坐结束钟声响起的时候,突然间,我不知道我是崩溃了,还是领悟了:我看到了自己不但身体在痛,心中还充满了对痛的愤怒,而这愤怒其实比身体上的苦还要苦得多;原来我一直以来所受的苦,都是自找的,但我却一直都不知道!那一刻我失控了,在鸦雀无声的襌堂内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法工要把我带到一个没有人的小禅堂中继续哭。

那天晚上,我睡不着。我开始知道,问题原来全都在自己的身上。在坚定禅坐中被愤怒充斥而无法自控的经验,令我不断回想起一件往事。有次,一个工作项目出了状况,凌晨二时我和几个同事还在加班。这次合作的同事都是我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位问我为什么项目会搞成这样子。那一刻我觉得他是在责怪,我愤怒得无法自控,气得哭了之余还说了很让自己后悔的话:「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要这样讲?我对你很失望!」还有最过份的一句,是「我再也不想和你做好朋友!」我知道这些都不应该讲,而且到底工作归工作,但我就是讲了,后悔莫及。直到进了禅修营,我才反观到自己的心,发现自己的根本问题。

我好像找到我要的解药,人生有了曙光了。我终于找到方法改变自己,有机会做个好一点的人了。

* 在葛印卡内观禅修营中,内观禅用的方法是「身体扫描」(Body Scan),但是在《大念住经》中,内观禅修有很多不同的方法,「身体扫描」只是其中一种。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