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感情的发现——韩剧《不是机器人啊!》观后感(一)

文:黄首钢    图:网上图片| 2020-05-15

最近发现了一部很有心思又动人的韩剧《不是机器人啊!》后,四处向亲友推介,其中一位朋友的回覆:「慨叹自己在生活上有机械人化的倾向」,教人有所感触。

每次看到有关人工智能(AI)的报道,我总反思人类学习的方法。亚洲的教育普遍以功能为先,搜集、储存及引用标准答案,以量为主;在法国读书时,很佩服教授的评分态度:就算是未成熟的论文,只要学生表达一些独立的思想,成绩也高于那些只会引用「天书」论点的功课;丹麦LEGO 成立的学习中心也强调小朋友「做中学」,即从实践中去摸索、体会或印证,从而建立知识。看来外国人对于自己孩子的潜力,有更大的信心。或者他们更有勇气和耐性,让孩子多些时间去跌跌碰碰,摸出自己的路。

对于人情世故,我们又是如何学习呢?

《不是机器人啊!》像一个寓言。男主角有财有势,但十五年来,只可独自生活在豪宅,因为他对人类敏感,一旦接触他人身体,便会逐渐腐烂,呼吸困难,甚至会致命。阴差阳错下,他和一位真人假扮的机械人相处,像小孩学习与人沟通,两人之间慢慢建立了真诚、关怀和信任,竟然根治了他多年的顽疾,原来一切只是心魔——那是他被周遭亲友多次欺骗后的防卫机制。

他本来十分高兴,还向医生炫耀自己被机械人爱上了。后来却开始懊恼:自己也爱上了那机械人。最大的打击是他认识到机械人的感情只不过是制造者输入的数据,一切都是虚假,只是二手的感情反应。

张爱玲曾经说过:「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再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1]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是否一样都是从脑中的资料库抽取出来?孰真孰假?

礼仪是需要学习来的吗?感情是否可任由自然运作?甚么是感情背后的动力?

以周朝的制度为例,道家老子和庄子认为那些都是人为的造作,他们推祟回归赤子之心。根据沈芳如老师编制的〈孔子思想简介〉[2],孔子则认为「周文化是当时文化之最高成绩与表现,[他]试图透过周文精神的重新自觉,以活泼原本僵化的周文。」「周文并不只是外在的一套禮樂政教形式,它其实隐合着一套人生观、宇宙观、价值观,而周文的疲弊,也象征着这些隐含的根本观念,亟待重新整合,以适应时代的需要。」「禮樂的根本精神在于义。至于人何以自觉地想要追求『义』,则是因为人有『仁』心,这是人的本性。换句话說,禮樂的根本更在于仁。」如果不注意硬生生的制度,细嚼建立制度背后的精神及动机,才欣赏到赤子之心另一角度的美丽。

剧中机器人打扫时,大意地将男主角花了十五年细心建立的纸牌堡垒弄塌,他本是十分气愤。岂料翌日清晨,他在睡眼惺忪中感受到久违的阳光,改对机械人道谢:「看看,原来这是个阳光进得这么多的窗户,我喜欢坐在窗边,之前觉得好暗,完全没有想到这是因为卡片,[……]你找回我余生的阳光,所以你的主人我现在真的好开心。」[3]

现代城市人家家户户都是门窗深锁,少相往来,为了不容冷气漏走,也为了自我保护,已不计较自困于那用监狱式的设计建立起来的城堡。想起童年时的香港,邻舍之间的大门,日间时段如设而不用,小孩在门外空地嬉戏,主妇穿梭交换自制的应节食品。那时的太平岁月,总教人怀念再三。这些是从教科书上学来的人情吗?

会痛的心,会爱的心,会从不同的经历而有不同体会的心,或是会为自己的心已机械化而懊恼的心,正是那不同于禽兽,不同于机械人,使人成为有自觉性、创造性及逆转性的万物之灵的印证。

一切在于心是否麻木?是否在活而已。

(待续)

延伸阅读

从理想的机械人看人、菩萨和佛


[1]  张爱玲:《流言》

[2] 沈芳如:〈孔子思想简介

[3] 《不是机器人啊!》第六集

作者 - 黄首钢
法门无量,我有幸由禅修入门,多认识了自己,亦稍减习气。在生活中不时运用佛法,发觉与内外境更能融洽相处;要感恩多位善知识,不时提点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阔眼界,稍涉猎中观、天台宗和唯识等其它法门,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愿和有行地在学佛之路迈步前行,开始领略到生命的真善美。专栏【禅心印月】、【天台词组】及【法相津涂】作者。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