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香港梦:六根清静

文:关伯伦 | 2015-03-06

新春期间,除了自己的个人梦想外,我还有一个香港梦,因为我爱香港,爱这个都市独一无二的文化和生活。这时我的耳边突然响起约翰‧连侬 (John Lemon) 的名曲 Imagine。有一句歌词是:“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 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你可以说我是个造梦者,但我并非唯一的一个。」

也许因为自小有位智者的说话烙印在心中:「不要怀有渺小的梦想,它们无法打动人心。」我这个香港梦很大,包括优质教育、社区发展等的范畴,因篇幅有限,未能在此尽说,待接下来的拙文,再与各位分享。

众人皆知,香港的环境汚染十分严重,不容坐以待毙了。可是,空气质量差、水质差、噪音等问题之外,还有一种另类污染。近年雨后春笋的大大小小网上讨论区或论坛并不是用作讨论,而是用作謾骂之用,稍有与己方不同意见的留言时,就是非我族类,势必群起而攻之。不同立场的两方犹如十世冤仇,动辄破口大駡,甚至粗言秽语,严重污染人们的六根。他们都自以为拥有真理,但其实只是观点而已,包括我所讲的一切,量子物理学亦有印证这一事实:「没有任何被观察者是不受观察者影响的。」

我梦想香港是一个纵使不能令人六根清静,也不至于令人六根严重污染的地方。所谓「六根」,在佛家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唯一能令此梦成真,就是大部分人都有共赢的理念,即是情理兼备,透过合理地满足持分者的需要,以获取己方的利益,最终令大家皆有得益。不讳言,共赢是难能可贵的理想目标,很难实现,但并不是绝对没有可能。事实上,无论你喜欢与否,在现实世界里,没法总是我赢你输。

还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一向重视仁义。「仁」的字形由「二」和「人」组成,其内涵是不可光爱自己,还要爱别人也。「义」者,「宜」也,合适的意思。希望大家在攻击别人的时候,都坚守仁义的原则。

维护言论自由是无可争辩的,争辩甚至激烈批评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引擎;不过,小弟认为前提要有3R:尊重 (Respect)、理性 (Rationality) 和道理 (Reason)。怎样贯彻呢?不同立场的双方应将人和事分开,以同理心设身处地进入对方的内心世界,让对方感受到被尊重。关注己方利益的同时,也考虑对方的利益。尽可能采用客观标准,共谋良策,寻找互惠的替代方案。那么,污染六根的嘈音必然大量降低。

总而言之,希望我的香港梦并不是小众的愿望。香港曾经累积了不少宝贵经验,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共同努力、协作融合,必能创造一个圆梦的好环境。我的香港梦纵使踏实,但现实归现实,很难在羊年圆梦。即使有追求圆梦的雄心壮志,却不应苛求圆梦,否则很容易掉入沮丧或愤世嫉俗的深渊。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 说得好:「希望是醒着的梦」(Hope is a waking dream)。无论如何,命运在自己手中,一切由自己做起,我会时刻抱着希望,并付诸行动,我的香港梦才有望实现!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