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江湖未定青鸾鸣

文:张伟雄 | 2015-09-04
聂隐娘(图:SpotFilms)聂隐娘(图:SpotFilms)

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在拍不一般的武侠片,它还是有「以武犯禁」情节,但却不以武侠类型叙事去表现,侯孝贤一早决定去创造个人的武侠纹路,以古小说文字意态去啓发,寻找跨越历史/武侠时空的未种地,一半隐隐然浮现,是侯孝贤美学的过渡,一半未知;创作方针也一半自由驰骋一半针对性出发,针对的是认为武侠片不对劲的地方,拍出来的视觉没有动静平衡、没有写实概念,情愿不拍。而他辅以隐娘的自身之路不是忠实历史,是野史的想像,不在乎江湖未定,个人知心更重要。

我用两个动作处理,去简单述说侯孝贤如何跟从个人率性走出尚武唯功的武侠主调。我曾经跟朋友说笑,如果侯导用拍《风柜来的人》、《童年往事》时的动作思维来处理《刺客聂隐娘》就美妙了,万万想不到,窈七日间在田府被发现,遭十数名侍卫围打,树丛处刀剑交锋的大远镜就是我这个独家甜品了,侯孝贤以此镜头定调他的「写实武艺」基调。而结尾在山上窈七终于与师父道姑公主一战,只有五个镜头,其中两处蒙太奇不接时态留白,两人静下来,隐娘转身离去,道姑呆站,道服被划破。这是从写实起步,省略旁随,顿成写意及诗意到位,究竟只是过来五招,还是五十伍佰招都可以,谁说侯孝贤不懂快速蒙太奇。不少观众都发觉《刺客聂隐娘》的打斗不见一滴血,其实也是出于相同概念,一种武境针对性的重新再写想像;现在轮到谈侯孝贤中心的武侠概念建立,简言之,《刺客聂隐娘》在呈现一个女性心性的武侠世界,好一个英雄无用「武」之中唐乱世,给侯导女性在「舞」的柔侠攀想。

在魏博功夫高的都是女性,男性作为权利中心,武艺有个入世繁务的限度。侯孝贤并非有这个不明言的概观,就认定道姑公主最出世;要更往内追求,自我身世理解,才有升晋,窈七就经历了整个执着、悲鸣、放手、飞舞的过程。窈七回家,回忆嘉诚公主说了「青鸾舞镜」的故事,比喻没有同类的身世,我们细看全个引述:

国王得一鸾,三年不鸣,夫人曰: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见影,悲鸣,终宵奋舞而绝。

以此作为全片的女性命运意象,关键字纵贯简洁:「鸾」是又个别又共同的身份,不论是凤凰,还是乌鸦;「镜」是先外求后内省的媒介,嘉信(道姑公主)一直拒绝走嘉诚的路,又教窈七跟她去刺飞鸟;「鸣」则是各自表述,自然以窈七没有同类为美丽的范例;「舞」是从心而发的锻链,瑚姬也练得好;最终,天地有机缘,改写人生意境,「绝」处再生。

不再承受刺客身份,窈七沉默中幽幽自鸣,对我从来都不陌生,侯孝贤电影世界一直有这个守候,女性感怀忍泪落泪,总难得表白,《童年往事》、《尼罗河女儿》、《好男好女》都有。一直追随侯导的影迷,可以指出从辛树芬,到伊能静,到舒淇三个阶段,分别见证理想、困顿和潇洒。如今也可独看舒淇自成一系,《刺客聂隐娘》对比《千禧曼波》,见证她的真个女儿任侠潇洒。

简言之,侯孝贤以东方画的卷轴美学,探索及表述《刺客聂隐娘》的隐性(或阴性)武侠情怀。胡金铨在《侠女》的上路镜组是一种卷轴视角,《海上花》37个绵绵长镜头当然又是另一种。来到《刺客聂隐娘》,我赫然联系到我身处敦煌莫哥窟的游视经验,就是一个全然视像自我达成的可能性;我或许要先通过导游解说,或不先听他,之后通俗阅读、隐藏发掘、任凭想法。青鸾意像向往是大图画,就是天地承载,事关道韵早在,不准绳的连接不是干扰,这个先破后立关系应然如此。容或刻意(针对性的),容或随意(自我想像的),《刺客聂隐娘》从来没有孤方自鸣的问题,心性能随之舞动,自然视听能随之扩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