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浮图之思──城市、农夫艺术展中的大隐?中隐?小隐?

文:陈惠芬 | 2015-01-30

最近在石峡尾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的「光影作坊」展区裏参观了郑启文名为「城市、农夫」的个人作品展,脑海自然浮现陶渊明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及「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诗句。


喜山爱水,人之自然性情,谁会不被日出大江河、月上柳梢头或四季转移的景色所感动、洗涤心灵?无奈此情此境,似有每况愈下之感了!是否,活于二十世纪的人,更要学习「中隐于市」的智慧?



展场内外的装置


入门处的一幅黑白照片,一位农夫打扮的男子,手持纸币跪在大型商场门前。下垂的头,在控诉都市化容不了他们的作业、也容纳不下大自然生态,当然也诉说出金钱为上的价值观。


展场右壁悬挂的,是一幅农夫在大厦门前淋花的彩色影像,而隔邻则是摄于大型商场玻璃外墙上的苹果标志。蹲坐在地上的农夫、身旁两堆乏人问津的鲜苹果在地,而APPLE商标就在外墙,对比出城市与农夫之间存在的矛盾。


一列长椅的尽头处是由廿幅小型彩照组成的人像照,上面是来自不同年龄和阶层的人物,鼻上覆盖口罩,手持向日葵,站在不同的市集和街头巷尾,隐喻空气污染所造成的伤害。


另外,在行人平台上,陈列多件混合媒介作品──例如一件纸雕APPLE手机,旁白是「请问哪一个是苹果?」 借喻科技产品对社会和文化的影响;此外,一组数件的玻璃瓶作品,邀请观众佩带口罩,直接用鼻子感觉植物和泥土的气味,从而闻受来自大自然的芳香。


通过这两大系列作品,作者带出城市化下的绿化问题、空气污染问题、生存问题。



影像之中的社会议题:大隐于朝、中隐于城、小隐于林


在摄影领域中有「纪实摄影」一类,借着影像来探讨某项社会议题,郑启文的作品,恰好对城市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作出探讨。


我转个念来观赏这次展览,反而提问:「一个都市或环境的演变,城市化和绿化是否必然不能共存 ? 或者可能这是一次求存同异、互相发现的过程,也可能是中隐于城的生存状态? 」


古代贤士,倾向退隐山林,栖息溪畔,这种存在状态被誉为超凡脱俗。唐代隐居之士更多,后来有人赞扬大隐于市之人,是真大隐士也,意思是说隐居不一定要到深山里去,隐在城市的才算是大隐。如姚合的诗句描绘:「不自识疏鄙,终年住在城;过门无马迹,满宅是蝉声。」可见大隐士风范一斑。


大地本为养育众生的场所,人皆平等享用。但是,随着今时今日工商业、科技的发展,在以利润和收入为主的资本主义制度盛行,土地成为最具贩卖价值的商品。享用大自然蓬勃生命力的因缘,似乎愈来愈稀薄了!


此一时彼一时的文化现象,难道预示了这是转化心态──「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的时机 ?


在紧凑的生活中不受嘈杂的干扰而自在,才是心灵上真正的升华,才是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才能活出大乘菩萨「不离世间觉」的精神。不容易薰习的心境,试行体会,必有所得!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