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浅略谈《八识规矩颂》(二)——第六识

文:吴炳荣 | 2020-10-23
(图:Pixabay)(图:Pixabay)

(接上文)


第六识

颂文:
 

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

性界受三恒转易,根随信等总相连;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

发起初心欢喜地,倶生犹自现缠眠;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这颂是说第六识:意识。意识很重要,不仅是吾辈了知事物及抉择思行的关键,为恶为善,皆由此起;亦是修行的玄关。玄关一破,转识成智,由染趋净;人能修行,此意识是重中之重。可谓成也意识,败也意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此颂说些甚么?
 

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

三性前文已说过,是善、恶和不善不恶。而三量者,是指现量、比量和非量;「量」者,古文可作了解或知识义。广府话保留了很多古汉语,广东人说:「量你都唔够胆。」意思就是我知道你没有这个勇气。简而言之,现量可说之为直觉而来的知识[1],现量缘境时离名言概念及分别,所量得的是境的自性。而比量则是通过第六意识的分别、思考、计度而来的知识;现代语言说之为名言概念。非量者,错误的知识是也;非量又可分为似现量和似比量;似者,即不是或错的意思,可经审量或未经审量获得。

那三境又是甚么呢?三境分别为性境、带质境和独影境。性境代表实在的境,由现量取境所得。而带质境是透过比量而来,如观察某物并经计度而来的印象。至于独影境,则并无实体、实用,纯粹是由思忆或梦中独立生起。此句颂文指出第六识功能强大,能通三性、三量及三境。其中三性是关乎道德价值,三量是知识的范畴,三境则是外在和内在世界的印象。

佛家是相信轮回的,而有情生命于三界(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中轮回[2];但有情生命皆自觉有意识的存在,所以说「三界轮时易可知」。法国大哲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便是明证。至于唯识学说的第七末那识和第八阿赖耶识(往后再谈第七和第八识)都是微细不可测,故就没有「易可知」了。


相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

前五识的颂文「徧行别境善十一」,曾提及三十四个「心所」。先重温一下甚么是心所,所谓「心所」是唯识家细致分析心理状态的结果,有六类(遍行、别境、善、根本烦恼、随烦恼、不定,而随烦恼可再细分为大、中、小三项)共五十一个之多。表列如下,方便对阅︰

遍行心所是无记性(即中性的非善非恶),遍于善、恶和无记三性、八识、九地、一切时,故称「遍行」。别境心所每一个都因各别缘境而生,故得别境之名,性亦无记。善心所其性为纯善,佛教说之为「净」。根本烦恼唯是不善性,佛教说之为「染」。随根本烦恼而生起的谓「随烦恼」。眠、悔、寻和伺通于三性,所以叫「不定心所」。

贪、瞋、痴,在佛教称为「三毒」,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所以是根本烦恼;另外亦包括慢、疑和恶见。慢是贡高自大,目空一切;我慢是非常难处理的心理毛病。疑能阻碍善的生起,恶见当然是不好啦!又如定、慧,是修行者缘境的状态,能入定和生起智慧,是解脱的前提。但这些心所,不是全部都可单从字面的意义去理解,恐烦不赘,有兴趣的读者请自行参阅唯识的书籍。

此颂文是说第六识能相应所有的五十一个心所,比前五识更多;但五十一个心所不会同时俱起,比如善与恶心所相互违背,故不能同时生起。某时刻所生起心所的配置和组合,是视乎当时的环境、心情和状态才可决定的,故谓善恶临时别配之。意识是善是恶,跟整体的状况及演变极有关连。举个例子,恨是随烦恼,由瞋而起。但如源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其最初本意还是善的。要注意的是,善与恶是不能同时生起的,但可间断交替。所以此例是先善后恶,往后就要看事态的发展了。第六识能力之强,与各心所牵连,造作善业恶业,既引来轮回生死 ,也能解脱出离,是修行的关键。


性界受三恒转易

意识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所以说「恒转易」。而恒转是在「性、界、受」这三者之间游走。「性」一如前述,即善、恶和无记;「界」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即有情生命的世界;「受」是感受,常说的是苦、乐和不苦不乐(又称「舍受」)三受;如再加上忧及喜,合称「五受」。三受是前五识的身受;而第六识则有五受,主要是心受,即是要通意识才发生作用,不是单纯五识引起身体的感受。因忧和喜是思虑(遍行心所思心所的作用)的结果,透过意识起动,受了苦再经思虑才会担忧,乐后再思虑才产生喜悦。


根随信等总相连

「根」是指根本烦恼,即贪瞋痴三毒和慢、疑加恶见。「随」是指随烦恼心所,而「信」等则是由信开始(见上心所表)所包括的十一个善心所;所有这些心所都与遍行、别境、不定等心所或有所相连。因此颂句的意思是第六识总是和这五十一个心所相连不离;除了熟睡与昏闷晕倒或入定外[3],意识皆常现起并与心所相连,影响有情生命的一切造作。


动身发语独为最

佛家说造业,是由身、语、意三业所构成,而其中以意业为发动的根本,从而推动身业与语业;所以意识于所有八识中是独一无二的造业根源,故「独为最」;身语业由此而起。如用心所来解释,思心所可再分为审虑思、决定思和动发思;动是动身,发是发语,动身展开身业,发语引致语业;审虑思和决定思就是意业了。所以有些评说思心所为业的自性。


引满能招业力牵

佛家说的「业」,其实可依感果分类,或价值分类,或性质来分类。现只说依感果的分类,可细分为引业、满业、定业和不定业。至于「报」则可分为总报、别报、华报、果报和余报等;因此常说的果报只是其中的一类。解说如下:

引业:引导牵引或引去终处的意思,如杀业重罪,引地狱之报;淫业则引畜生报;盗业招惹饿鬼报;善业当然引生人或天之报。修习禅定有成就者,可引得色界或无色界之报。引业的结果为轮回五趣;是一生或多生的总结,称为「总报」。

满业:圆满总果,满令总结;满业再招引五趣的别报作为总结。别者,指程度的分别。所以引业为主,满业为辅;引业的力量强于满业。例如生于人世间的人趣,健康、财富、寿命等各人均有差别,天人之福报亦有长短,三恶道的苦痛程度亦有轻重之分,皆是别报。

引业为主得总报,满业是程度参差的别报。这有点似小学生的填色画,引业画定了图案,满业是填色。造业重者,不论善恶,必定会受到的酬报为「定业」,但受报的时机可有不同。当世感果的叫「华报」,来生得的是果报,报尽再次转生仍有余果的称为「余报」。果报是引业所致,华报及余报由满业招来。如果业力微弱,通常为「满业」,或因无量的善业稀释了恶业的力道,则不一定会感果受报,属于「不定业」。其实业尚有其他分类法,在此不详述了。

唯识学是以种子学说来解释业力的传递,造业所熏的种子到成熟时,便是报的时候了。此颂说明众生轮回,生死相续,流转五趣,都是由于第六识做引满二业所牵引出来的。


发起初心欢喜地,倶生犹自现缠眠

一如前五识的颂文,此颂的后部分是从圣者的角度来说的。整篇《八识规矩颂》的结构,都是如此。

唯识的修行阶位分为五个:资粮、加行、通达、修习、究竟。初学佛时是收集资粮,可譬喻为修行前的准备工夫,之后是加行。当第六识进入通达位时,称为见道,已开始转凡入圣。根据《华严经》的介绍,菩萨有十地之分,第一地菩萨又叫「初地菩萨」,此地名为「欢喜地」,因行者觉知已入圣位,心中欢喜无限,所以叫「欢喜地」。「发起初心欢喜地」之句,即是指行者第六识的修持,已到通达见道,终于转入圣道的欢喜地了,但仍未圆满;所欠的就是后一句所说的「俱生犹自现缠眠」,何解呢?这就是为甚么唯识行者尚要修习,始能到达成佛的究竟位了。

唯识家认为阻碍众生见道有两种障,分别是烦恼障及所知障。烦恼障是由「我执」所建,能障湼槃[4];所知障是「法执」所生,覆障所知境,阻断菩提[5]路。而此二障又有分别起与俱生起两类。分别起的烦恼及所知障,是由第六识的分别计度心所致,通过努力修习,至欢喜地的行者已能压伏;但与生俱来的俱生起烦恼障及所知障,则是潜藏于第八识的种子当中,细微难断,非到十地究竟位,不能完全断灭。所以到达欢喜地,犹有憾事,因未能克服俱生的二障。所谓「缠眠」,是指第六识在修禅(止观)[6]时,在入定后能压伏此二障;但出定时,有漏识复起,我法二执仍能出现。唯识学说以第八识中潜藏的种子来解释,这二障种子眠伏于阿赖耶识中,能缠缚众生,故谓「缠眠」。


远行地后纯无漏, 观察圆明照大千

修第六识要到十地中第七地的远行地后,才能转为纯正无漏的妙观察智。第七地谓「远行地」,意喻需修习非常长久的时间才能到达,有说由初地到第七地是佛教说的一个阿僧只劫[7]。其实登初地之时,第六识已转为妙观察智,不过不是纯净无漏吧了。唯识家的修行理论是转识成智,前文说前五识时亦有提及。分别是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第六识转「妙观察智」,第七识转「平等性智」,而第八识则转「大圆镜智」。第七地之后的第八地,称为「不动地」,即是再不会退转,注定成佛的意思。第七地与第八地其中一个差别是所谓「有功用」与「无功用」之分。所谓「有功用」,即是仍需用功才能镇伏二障,住无相之境;第八地无功用则是任运自转,烦恼皆不能动,不需运力即能住无相之境,是大菩萨的境界;故能「观察圆明照大千」了。大菩萨能以妙观察智,圆满地彻照三千大千世界,广度无量有情众生。大千者,是佛的一个教化区域。佛教认为一个日月的系统为一个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为一个小千世界,小千世界每一小世界的范围,是由一个须弥山至色界的梵天;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个中千世界,中千世界每一中世界的范围,到达色界的光净天;又一千个中千世界,就合成大千世界了,大千世界每一大世界的范围,到达色界的光音天。此中有三个千(小千、中千、大千),所以又叫「三千大千世界」,指的是三次千数的累积而成,其实只是一个大千世界而已。据《华严经》的记载,每一个三千大千世界都归一个佛的教化,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佛便是释迦牟尼佛。


后记

第六识功能强大,前面的解说仍有所不足,故以此后记作一重点式补充:

能缘一切有为法及无为法。

能通过去、未来、现在三世;因意识不但能了别现在,还能以回忆和推想了别过去和未来。前五识则没此功能,或勉强说只能借第六识勾起。

与前五识全俱起或俱一些而起。独自起时,叫「独头意识」;可分为定(入定时)中起、散起、梦中起、狂乱(精神错乱)起。

唯在「五无心位」(熟睡、闷绝、无想定、无想天、灭尽定)时暂停不起。

《瑜伽师地论》:「六识缘境,有四因故,能令作意警觉趣境。」此四因是:

——对外境爱着生起的作意力。

——念是记忆,由记忆而来对外境的注意。

——境界本身的特殊性对心识的吸引力。

——此即是习惯性;例如驾车时会留意左右的车辆等。

借五心(率尔心、寻求心、决定心、染净心、等流心)的运作而导致前六识诸心的生起次第。需注意并非每一识皆有五心。率尔是第一刹那缘境时的分位名称;而等流者,等是相似之意,流即流出,从彼所出,与彼相似,谓之等流,即相似的心识念念相续地维持下去。详细的说明请参考《瑜伽师地论》或《唯识方隅》。


(待续)

 

延伸阅读

法相唯识行者之信仰

唯识哲学
 

参考资料

《八识规矩颂讲记》(圣严法师)

《八识规矩颂讲记》(于凌波)

《八识规矩颂讲记》(演培法师)

《八识规矩颂释》(王恩洋)

《八识规矩直解》(明•智旭)

《唯识方隅》(罗时宪)

《唯识学概论》(韩廷杰)


[1]见前五识颂文「性境现量通三性」

[2]见前五识颂文「眼耳身三二地居」

[3]见本文的〈后记〉

[4]涅槃——在佛教各经论中,对「涅槃」有种种不同的异名诠释。鸠摩罗什大师将涅槃译为「灭度」,就是灭烦恼障,度生死海的意思。玄奘大师则将涅槃译为「圆寂」,「圆」指圆满,「寂」指静寂;具足一切功德,泯除一切污染的习气、烦恼等,就是涅槃的真义。涅槃是佛教最高的理想,因此列为三法印之一,称为「涅槃寂静」。涅槃是人生最究竟的归宿,但是涅槃的境界并不一定等到死亡才能证得,当初佛陀在菩提树下金刚座上夜睹明星,证悟宇宙人生的真理,成就正等正觉,这种正等正觉就是涅槃。所以,涅槃就是我们自己清净的本性,是真实的自我,是宇宙之源、万法之本。求证涅槃,就是要找回清净的自性,能够证悟涅槃,就能泯除人我关系的对立,超越时空的障碍,不被烦恼、痛苦、人我、是非、差别等种种无明所束缚而流转生死。所以,涅槃是超越生死的悟界,能证入「涅槃」,就是人生的解脱。

[5]菩提,即诸佛所得清净究竟之理,亦有解为「觉」,是指能觉法性的智慧说的,也就是漏尽人的智慧。

[6]止观——止与观。止是止息一切妄念,观是观察一切真理。止属于定,观属于慧。为佛教重要修行法门之一,梵名奢摩他、毗钵舍那,合译止观,定慧,寂照,明静。

[7]阿僧只劫,「阿僧只」为古印度一极大或不可数的数目单位,「劫」为古印度一极长的时间单位。为菩萨修行成满至于佛果所需的时间经历,又作「三大阿僧只劫」。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