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为何禅修总是与呼吸扯上关系:若学法师讲述佛教早期空观

文:麦农 | 2019-04-30
(图:Pixabay)(图:Pixabay)

台湾千佛山开山方丈白云老禅师(1915-2011),在〈空的认识〉一文中表示[1]:「空,在佛典中说得很多;尤其是佛陀入灭以后,佛弟子们,包括菩萨们,于『空』的论议,提出不少的心得报告。但是,于『空』之论,说相、说体的成分居多,涉及实用性的,于现实生活中颇具效益的似乎太少。」在讲座中[2],若学法师引述老禅师的这段话,然后补充说,谈「空」须与生活发生连系,否则会陷入于「体性与它所显现的事相」中论「空」义。

为了避免落入理论的窠臼,而失却「空」的实用性,若学法师所采取的方法,是直接探究早期的佛教经典,而非以论究事物的体性及事相的方式,来呈现「空」义。本文将整理法师讲述早期圣典中的空义,以及如何修习空法,运用空观。

甚么是空行者

讲座开始时,若学法师便一语中的,道出了讲题的涵意——「空行者,是指修学『空法』或『空观』的人。」空,是佛法解脱道的心要。「在整个佛教的思想体系中,『空』这个概念,占有重要的地位。」正因为这样,佛门于是有「空门」之称。

空,是「否定事物的实体性」。法师指出:「事物是没有永恒不变的实体或本质的,因为事物的存在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起的。」然而,在佛法的开展中,对「空」的解析,往往因应众生根性的差异,而出现种种的表述。譬如说,「理论化后,『空』逐渐地变成了『空性』,意指事物均有其本性,称为『空』或『空性』。」

若学法师认为,虽然有多种的「空」义,而无论我们怎样去谈论它,都必须要切入佛陀说法的本怀,那就是「于生活中放下执着」。法师指出:「由于众生缺乏正见,以及性格上的缺陷、弱点,以至于在看待世间的事物时,难免会产生错误的认知,也由于缺乏掌握自心的能力,结果造成痛苦与烦恼。」为使我们免于因执着而陷入痛苦,「佛陀于是教导我们,以正确的知见,去看待世间的一切事物。」

所谓「正确的见解」便是「缘起性空」。「当我们谈论『缘起性空』,并以这种观念去看待事物的时候,在理论上,我们会说一切事物是缘生缘灭的,没有固定不变的本质,因此而说它们是无常的,或者说是『空』的[3]。这样的最终目的,是回到我们的主体本身,那就是看清楚真相而不执着。」

空,在佛典中说得很多;尤其是佛陀入灭以后,佛弟子们,包括菩萨们,于「空」的论议,提出不少的心得报告。但是,于「空」之论,说相、说体的成分居多,涉及实用性的,于现实生活中颇具效益的似乎太少。

- 千佛山开山方丈白云老禅师(1915-2011)

早期佛教的空观

空,在佛法中是极为重要的名相。佛教传播的过程中,「空」义被不断地阐扬,由早期的素朴,演变至中后期的多姿多采。若学法师表示,早期的「空」义,有别于大家所熟悉的大乘「空」观。这种差异「颠覆了我们过去对『空』的认知。」

那么早期的佛教「空」义到底是甚么呢?若学法师探本溯源,于原始圣典《阿含经》中,翻查佛陀如何谈「空」。「从《阿含经》中的《小空经》与《大空经》,我们可以看到佛陀是怎么谈『空』的。」法师引述《小空经》中的一段经文,并解释其大意:「『若彼中无者,以此故彼见是空;若彼有余者,彼见真实有。阿难!是谓行真实、空、不颠倒也。』这经文的意思是说,我们当下所没看到的,不存在于眼前的就是空;而其他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佛陀对阿难说,这才是行真实法,叫做空,是不颠倒的。」

为使大众更容易掌握经文的意思,法师以讲堂作例子,加以说明:「譬如说佛堂中没有汽车,所以汽车便是空的;而其他我们在佛堂中所能看到的一些,都是真实的,如佛像、信众等。换句话说,所谓的『真实』或『有』,是能够被我们眼见耳闻,为我们所知的;而所谓的『空』,就是于见闻中所没有的,不为我们所见所闻的,不在我们认知范围的。简而言之,有的就是『有』;没有的就是『空』。」

讲完这段经文后,法师莞尔而笑,分享自己初次阅读的感受:「原本我抱着很大的期待,来读这篇经,但读完后,我心裏马上起了疑惑:这真的是佛陀的教法吗?它谈不上是道理呀!不是三岁小孩子都懂吗?还是经典在传抄的过程中出了错?因为我实在没法相信,智慧高超而伟大的佛陀,会讲出这种平淡而乏味的道理!」这确实违反了法师过去对「空」的认知。

平淡却不平凡的「空」义

几年后,若学法师重读这篇经文时,有了另一番的体会,心中疑惑一扫而空:「这篇经文意义非凡!它点出人性的缺陷。」法师进一步解释「人性的缺陷」:「众生习惯回忆过去,喜欢编织未来;对于当下的却又显得心不在焉,散漫不专注,经常处在闲置的状态。其实过去的已是过去,未来的还未发生,所以它们所呈现的都是空相。

「不过,这些『空相』却因我们回恋与编织,结果将『空相』变成『有相』,也就是本来不存在,或已灭去的东西,都因心的作用又变成存在。至于眼前真实存在的人、或事或物,却由于我们心不在焉,抑或刻意忽略,结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把本来『有』的变成了『空』。」法师表示,从佛法的观点来看,将不存在的变成存在;存在的变成不存在,就是颠倒。

回到佛教早期的空观,「所谓的『空』,就是不为我们眼见耳闻的;所谓『有』或『真实』,就是能够为我们眼见耳闻的。这种『有就是有,没有就是空』的道理,虽然听起来简单,但问题是:谁能做得到呢?」法师续说:「我们极少人能够制心一处,通常都是漫无目的地游离在虚拟的世界。假如我们从这种人性的缺陷来看,那么这道理就显得格外有意义了!」

「如果我们能将这种道理运用在生活中,当面对事物时,我们能清楚地觉察它;当它消失时,我们清楚它已灭去,保持正念正知,不再去碰触、回顾它,那么我们便会减少许多烦恼、执着。」道理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非常难,原因就出在「串习」的问题:我们的心从来就习于颠倒法,且不知其祸患,只有经过一番锻练,才能矫正过来,令心安住于真实法。

佛陀说法的目的,是为了去除众生的烦恼与执着。要达到这个目标,佛陀有怎样的教法呢?佛陀的方法是有层次的,若学法师引述《小空经》、《大空经》的内容,加以说明。《小空经》代表修道的起手式,能伏烦恼,而《大空经》则是进阶版,进一步以慧观断除烦恼。

(图:Pixabay)(图:Pixabay)

禅修不应耽溺在定境中

在《小空经》中,佛陀阐明「空」即「真实法」之后,接着便以方便法来反衬究竟法的殊胜。对于乐好禅定的弟子,佛陀教导他们如何于禅修中应用「空观」。法师引述《小空经》「空于村想,空于人想;然有不空,唯一无事想」。「村」是村落,人群聚集的地方;「人」是我们平常所面对的;「无事「指「寂静的森林」。这意思是指,空去村落、人群等凡俗之想,以寂静的森林为唯一所缘。有村落就有人居住;有人居住便有人事,修习禅定需先回避人事的纷扰。然后以 「地想」取代 「无事想」,进而依序完全空去所观的对象、能观的心,最后能所俱泯,进入寂止的定境中。[4]

很多人读《小空经》,忽略了经文的末段,只看到这段修定的开示,以为早期佛法谈「空」,讲的是「空定」, 其实不然。佛陀成道前曾修习禅定,因领悟到心识寂止的定境无益于解脱,于是舍弃此法另辟蹊径。因此佛陀讲完这个方便法之后,随即唤起弟子们的注意:「不乐彼,不求彼,不应住彼」。即使修到了无想定,也不宜于中滞着,应出定回到佛陀的核心教法来。

禅修时,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没有干扰的地方,然后安享寂静之乐,没有缘境的牵引,烦恼可能暂时得到镇伏。但问题是:「我们可能永远处在那种环境吗?」即便证得定境,也并不能等同于定力。定境可以运用禅修技巧通达,是一种脱离了现实,心识寂止的状态,但现实生活的人、事、物,时时考验着的是我们的定力。「当回到实现生活中,跟别人互动时,我们还能保有定力,远离执着、烦恼不生吗?」

若学法师回答说:「修学佛法的目的,不在追求定境,而是漏(烦恼)尽心解脱。」换句话说,如何让烦恼呈现空相,是修学佛法的目标。法师表示,要做到这点「必须先从不空的东西切入」,也就是我们这个身体:「佛陀告诉我们『然有不空,唯此我身六处命存』,世间上唯一不空的,就是我们这个身体。换言之,人间最真实的莫过于活着这件事。」

当我们谈论「缘起性空」,并以这种观念去看待事物的时候,在理论上,我们会说一切事物是缘生缘灭的,没有固定不变的本质,因此而说它们是无常的,或者说是「空」的 。这样的最终目的,是回到我们的主体本身,那就是看清楚真相而不执着。

- 若学法师

如何修习空法(真实法)[5]

那么我们又怎么去理解「唯一不空、最真实的东西」?「世间上所有的东西都会成为空相,在活着的前提下,只有我们身心的经验才是真实的。身心的经验当然也会灭去,但有一样东西会生生灭灭不已,不会成为空相,就是我们的呼吸。一息不来,我们的命就没了。」呼吸是生命最原始,也最根本的表征,所以在禅修中,呼吸是一个最佳的观照对象,这也是为何佛陀重视安般念(观出入息)的修法。

将注意力引到身体上,并不是要我们去执着它,主要是借由「正视身的存在」这样的训练,进而达到日用生活中「身心统合谐调」的状态。心的机动性极高,生活中六根触境的活动极为频繁,因此心很难单纯地安住于一境。六根触境的时刻,往往就是起心动念的时刻;心念的啓动,就是分别的开始,分别心的阀头一旦开啓,烦恼的瀑流便流泻千里。

起心动念时,心便已从当下真实的经验游离开去,身心不再统一,而是处于分离的状态。「活在当下」即是「把我们的心拴在这个真实的领域中,行则知行,住则知住,坐则知坐,卧则知卧」。确切把握每一刻身心的经验,在六根触境时,善摄自心,正念正知,这样渐渐减少妄想分别,身心逐步趋向统一。这种状态就是佛家所说的「三昧」,日用生活中只要能保持自我身心的统一,不受时空限制,就是时时在三昧中,于面对缘境时,就能发挥一定程度的定力。一般都把「三昧」直接等同于「定」,而定又是心与所缘境合一的状态。佛家三昧与外道定,不可同日而语。

除了身体的活动之外,当我们内心有所觉受,或者有任何心念生起时,都要能及时察觉、点滴不遗漏并保持正念。总之,「心越是细腻,越是专注,正念会越强。当身心活动都清清楚楚,了了分明,那么舍心便会现前;舍心现前,就懂得看破、放下、不执着、不计较。」

(图:Pixabay)(图:Pixabay)

修习空法进阶版

我们有各式各样的执着,执着的力度也有深浅的差别。修习空法(真实法)培养心的专注统一,聚焦在真实的世界,这有助于令未生的烦恼不生起,已生的烦恼灭去。但是要完全断除烦恼、彻底远离执着,还需要更进一步培养智慧,此即以佛法的智慧进行观照。《小空经》之后,佛陀紧接着在《大空经》中,针对空观的实际效用进一步说明。

法师说:「我们需要借由思惟法义,来破除对外在物质、世界的执着。然后透过观照内心,保持正念、正知,空去内在所有负面的、不善的因素而获得禅定,达到内空。」简而言之,「就是先修『外空』,再修『内空』;当内、外都空,就能于世不起贪执。」

法师接着解释「外空」与「内空」:「经说:『我不见有一色令我欲乐,彼色败坏变易,异时生愁戚啼哭、忧苦、懊恼……谓度一切色想,行于外空。』这意思是说,外在没有任何的事物是我欲求的,或是我引以为乐的。当这些事物产生变异时,我们的内心会生起悲伤,甚至痛哭流涕、忧苦、懊恼,这是人生无可避免的烦恼。不过,我基于对佛法的理解,超越了一切的色想——知道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和合,无常变化的。追求不到固然会感到痛苦;即使追求到了,但由于无常的原故,当它发生变异时,最终也会使我感到痛苦。」法师劝勉:「我们要常用这样的思惟,来观照一切外在的事物,以便破除对它的执着。」简单来说,「外空」就是「对于外在一切事物不起执着。」

至于如何达到内空?若学法师表示:「修习的基本功依然是正念正知,但有多种不同的应用方式。所谓『正念』是指:端正、安住当下不开溜的意念,『正知』是清澈明朗、坚定无动摇的觉知。透过思惟观照修外空,空去向外的执着后,转而观照内心,自我审视,是否真正远离贪执,内心达到平稳静定。」

法师接着引述经典的论述,在审视内心已离贪欲、不善之法时,心会生喜悦,身体会感受到舒畅安乐,身心充满悦乐时,内心的状态是安止静定的。此时应再持续观照内在,是否已经完全空去负面的情绪、不善的心念?如果发现内空尚未真正成就,那就要再观外空,外空还不稳,那就内空外空交叉修习。若知道自己内外空都尚未成就,就要「念不移动」,也就是强化自己那份要令心安稳不动的意志,以这样坚定的意志精进不懈。

修习正念,能激发我们的幸福感,人在感到幸福快乐时,贪瞋之心会弱化。

- 若学法师

这是佛家禅修的历程,需要努力与时间,反复交叉地修习再修习,令心柔软再柔软,和善轻快,如此渐渐便得摄心于定,成就内空,清楚自知,了了分明,这是正知。如果想要经行,正念而行,心中「不生贪伺、忧戚、恶不善法」,这是正知。若想要静坐修定,心中无任何负面情绪、有善念无不善念,清楚自知,了了分明,这是正知。若观五欲的过患,知五欲有欲有染,当断当舍离,断已舍离已,清楚自知,了了分明,这是正知。回到生活的层面,与人交谈,内心柔和,不说言不及义的闲话,谈话后「不生贪伺、忧戚、恶不善法」,这是正知。

佛陀教导的禅修,不以身外之物为观照对象,也不以心与观照对象合一为修行的方向。与此相反,《小空经》点出要领,行者的意念恒常以自己的身心为安住处,因为身心的经验才是生命的真实,这个起手式矫正了心恒常游离于身外的习气,培养正念,活在当下真实的世界,已经呈现空相的就让它空去。这是《小空经》修习空法、真实法的意涵,实际效用是远离颠倒,身心统一,少执着烦恼。

《大空经》谈空,指的是空去执着,空去欲、恶等不善法,方法是以思惟法义修外空,观照内心修内空。内外皆空,心灵得到完全的净化。

法师引用其他经典中的一则譬喻,来说明修正念的好处:「我们有正念,心专注,烦恼很容易消灭,就像一颗铁丸,当这颗铁丸的热度很高时,如果我们洒一滴水在铁丸上,水马上就被蒸发掉。如经典所说『譬如铁丸烧令极热,小渧水洒,寻即干消』。」

法师最后引用了实证科学,来佐证修习正念,有助提升幸福感:「从脑神经科学上来看,人之所以感到幸福,是因为大脑释放出多巴胺、脑内啡等的神经传导物。有研究指出,当我们处在专注的状态时,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脑内啡;这些神经传导化学物质,能令人感到愉悦快乐,或者镇静我们的心灵,有助提升我们的幸福感。」

所以修习正念,能激发我们的幸福感,人在感到幸福快乐时,贪瞋之心会弱化。这已经能帮助我们减少执着烦恼的生起了,同时具备一定程度的定力。如果再进一步培养智慧,以思惟观照修空观,便能因心灵的净化,彻底破执着、断烦恼而得到更深的定力,这大大地有助于我们度越生活中可能的苦恼困顿。

没有深奥的理论,但完全扣紧生活的层面,针对心的陋习进行矫正,以培养智慧为方向,应用思惟观照的方法来洞视贪执、欲恶、不善法的过患,得到放下执着、净化心灵,内外皆空的定心。这就是早期空法、空观的有效运用。

 


[1] 白云禅师(2014):《老禅师的话》,台湾:白云出版社。

[2] 去年年底香港千佛山梦殊讲堂,礼请台湾千佛山若学法师莅临演讲,讲题为「空行者」。

[3] 这是从知识论的层面去说的,而并非是一种形而上的宣称,一切法有种空的本质。

[4] 若学法师在讲座中,分享了禅修的实际操作,譬如「无量空处想」、「无量识处想」、「无所有处想」,以达致「无想心定」的历程。不过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将不节录这些内容。

[5]《小空经》中佛陀提斯此身、命存为不空之法,但对于空法的修习,并未多着墨,那是因为佛陀的教法,自始至终都以四念处为实修之法,为弟子们所熟知,所以本经仅点到为止。讲座中有关修习空法的论述,是若学法师根据本经的脉络,以及对念处观的理解,加上自己的体会综合而成。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