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无计可施?吾道不孤?

图、文:何佩娴(大澳环境及发展关注协会主席)| 2012-11-15
白银乡整个山林的百岁老沉香被斫伐一空!白银乡整个山林的百岁老沉香被斫伐一空!
白银乡数百老沉香的遗骸,偷伐者只攫取值钱的部份。白银乡数百老沉香的遗骸,偷伐者只攫取值钱的部份。
西贡黄毛应村多年前(2006)已有人偷斫土沉香西贡黄毛应村多年前(2006)已有人偷斫土沉香
西贡黄毛应村的沉香树残件西贡黄毛应村的沉香树残件
西贡一棵老沉香被斫杀西贡一棵老沉香被斫杀
地塘仔发现的偷斫者遗下的土沉香残枝地塘仔发现的偷斫者遗下的土沉香残枝

我将有关土沉香的资料放上网页(「救救土沉香」网页)公开后,陆续收到大屿山各地村民的关于偷伐土沉香的举报。例如,梅窝白银乡数以百计的老沉香被连根拔起,树尸遍野,村民都痛心疾首。村民知道这些沉香树在这裏已长了许多年,亦知道它们很珍贵,而且很卖钱,但从来不会斫伐,更希望我能协助他们保育剩下来的沉香树。此外,西贡、南丫岛的居民及议员也报告了大片土沉香被斫伐的现象,土沉香的灾情远比我想像中严重。我们都希望找到一个方法可以拯救这种濒临灭绝的珍贵树种。

我和警方及渔护署沟通过,也和前线的人员交流过有关山野巡逻的意见和经验。在广泛的山野间巡逻确实不是一件易事,我自己也在山上跑了多天,回到家裏累极了,晚上睡觉时连脚都肿痛起来,过了几天才消肿。看到汗流浃背的前线人员疲于追捕,和那些逮之不尽,因为利之所在而百死不辞的偷伐者斗志斗力,我感觉到保育土沉香并不容易。

我曾经亲眼见过好几个偷伐者,都是乡下人的模样,只为了微薄的报酬,远离家乡、攀山涉水,露宿于蚊虫滋生、环境恶劣的山涧;每次被捕顶罪的都是他们,而庞大的偷伐集团仍然逍遥法外。这一些涉及庞大利益的犯罪集团,一方面继续雇请贫穷的乡下村民,另一方面继续利用各种媒体吹嘘沉香的价值,令沉香的市价比黄金更高。而在市场需求大、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加上香港郊野的土沉香保育又受到忽视,有关部门并未就土沉香的危机作出检讨和应变措施,令香港的野生沉香趋向绝境。

虽然情况严峻,但是政府和一般市民的关注度仍极之不足,我认为要坚持下去,发起保育香港土沉香的行动。我草拟了宣传单张,开通了网站,发起了公众签名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加强执法及修订法例,以禁售土沉香制品……。

我把单张拿到几位相熟师父的道场,请求他们在道场派发及让信众签名,几位师父都很支持。他们乐意在各方面襄助我这次行动,令我无言感激。我在无计可施、种种情况毫不乐观之下,师父们总是给我精神上及行动上的最大支持。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