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甚么样的人会去学佛?学佛又为了甚么?

文:麦成辉    图:邝庆业| 2015-06-24

作者简历:集文化、企业管理及佛学于一身的资深出版人,为皇冠出版社(香港)总经理、青马文化出版社社长,并曾任香港流行图书协会会长。学佛多年,是法鼓山圣严法师的弟子。近年更出版了一系列佛学书籍,以便于大众理解的手法来传播佛理。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学佛的人,大概都会有一种共同感觉:就是人世间有逃不开的苦难。

苦难的感受,有各种呈现方式,也有不同层次及阶段,而逃避苦难的方法,亦是各有各法。

人会感受到苦难,当然也会感受到喜乐,普通人的生活,一般都可以说成「苦乐参半」。所谓浮生若梦,很多会认为,乃是介于苦乐之间,载浮载沉,掌握不住,也没有岸边。

学佛的人,若说初衷,大多数都是:「感受到抵御不了的人生苦难,希望通过学习佛法,离苦得乐。」

我是如何开始学佛呢?又何时开始,切切实实感受到人间之苦难呢?

小时候,我家住在油麻地庙街,地下连阁楼是麻雀馆、赌档,二楼两个单位都是小型妓寨,三楼经营无牌私宴联谊会,四到六楼乃民居,我们一家数口,就挤在靠窗一个木板间隔房间裏面,然而,比较起其他住客,环境还不算太差。邻居有一个家庭,三个人挤在走道边的下格床位上,一切无遮无掩。总共约五十平方米的空间裏,居住着十二个家庭或个人单位,住进来的人,大概都说得出一个苦难的故事。

然而,当时童年懵懂的我,以为生活本身便是如此;童真的心,自然会找到快乐的出路。几岁开始,若为成人买点小吃,从家门口走下四层楼阶到街上,沿途碰上醉酒的嫖客、被殴打的赌徒、受伤痛哭的妓女、凶恶横蛮的黑社会大汉,一般都会习以为常。

我最初感受到人生不解之苦难,应该是「舍不得」之萌芽吧。

那个「舍不得」是:

儿时一个很要好的女同学,莫名其妙的从我的人生,消失了。

穷家孩子缴不起学费,而当时的公立小学是免费的。偏偏穷人一般缺乏社会资讯,多数会错过了小一的入学申请,唯有让孩子入读家庭式的简陋小学,到一天缴交不出学费,就退学在家裏待一阵,等长大点再出来当童工。所以当邻里知道附近的公立小学有插班机会,几乎一整区的孩子都跑去排队插考。

那个女同学姓袁,留着两条油油辫子,脸型尖尖长长,一眼便看出是个模范学生。小二那年,我们的公立小学,只取录了三个插班学生,我跟她便在其中。三个插班生就编坐在一块,因为没有往绩支持,就待在成绩最不堪的一班。

小三开始,我们又一起被编进成绩最好的精英班。因为我比较顽皮,老师都爱将我跟她编在一块坐,安排她监控教育我。

儿时的我,缺乏关爱,却因此每天上学都很高兴,甚至连有些环节,我私下犯错,被她举报受罚,也不恨她。每次因为欠交功课被重重拍打掌心,听到她温柔的问语:「还痛不痛啊?」心裏居然还是甜甜的。

小五那年,春节过后,上了课三、四天,我旁边她原来的座位,却还是空空如也。

从此,再也见不着她。

她是搬家了?被送进工厂当童工?或者变成雏妓?或者已经去世?就变成我这辈子的一个谜了。

这种人生喜乐会骤然变幻之痛楚,直到很多年后,我才逐渐习惯。

社会生活,本来便是一期一会。

朋友,今天欢聚时觥筹交错,哭笑交心,明天为了点小利益、小是非,反目成仇。工作伙伴,今天在重要位置上,旁人阿谀奉承,明天人去茶凉,冷漠以对,只有一声:「有空出来饮茶!」情侣,今天海誓山盟、缠绵拥抱,明天走过梦幻,道尽谎言。

对于人生角色之转换,与及别人对待心态之改变,可以习以为常,一笑置之,才能够心态安稳,锻链至「不期盼、不焦躁、也不伤情」,乃现代社会生活、人际关系之必修课程。

而接触佛法之后,我对于人际关系,却有了另外一番体认。

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都有趋吉避凶、贪图逸乐之习性,因此,总是希望在人际关系得到喜乐,而非痛苦,而且逐渐学会离开「产生痛楚之人际关系」,建立一个舒适之生活圈子。

然而,扪心自问,那多少是有些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之感觉。大部分人,若然没有反省,生活圏子只会愈来愈狭窄,表面上很看得开,其实心裏的弹性空间很低很低。

圣严法师着名的警句,常常提醒着我:「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它」是什么?是我自己,是别人,是人际关系,也是整个世界,是一切一切……

就拿我的童年「舍不得」例子作讨论。

我过去没有好好面对它,因为我首先已经感到「舍不得」,带着痛苦的情绪思考,于是很容易会得出一个倾向悲观的想法:「她是身不由己地,被带去一个不想去的地方」,而我呢?也是无可奈何地失去了知心友情。其实,那不过是一个谜,我若因此导致悲观、叛逆之性格,认为不该向权威屈服,认为社会黑暗面多于光明面,那是我首先没有正确面对它,然后更加接受不了它。

佛法告诉我:缘起而聚,缘尽而散,人生之悲欢离合,莫不由众多因缘和合,变幻更易,我们得随缘欢喜,可以相聚是缘分,离开也是缘分。

「处理它」之方法,首先要回到正确认识「面对它」之重要,别因为情绪反应,扭曲了事实本质,这样也比较容易安然接受。

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的情绪,还得好好安顿。童年时候得到之心灵照顾,心领感恩之余,回报之最好办法,乃是将这份温暖传递出去,若是有能力,尽量照顾、引领那些彷徨无助的人,那就比较没有遗憾。至于她是否陷入恶劣境况呢?那大概永远是个谜,我只能用对别人的慈悲,去回向祝福她了。

没有好好「面对、接受、处理」,通常说「放下」只是自欺欺人。真正的放下,是内心无悔无憾、没有恐惧、没有渴求。我未敢说今天已经可以完全放下这件童年往事,然而,我相信人生如梦幻泡影,一切皆由因缘和合,而我们又很容易将自己的想像和感觉,当成固定不变的真实,《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一切已成往事,也自然有各自因缘,不应该有滥情忆想之空间,那是妄想了。每想及她,感恩便是。

其实每个人接触佛法之契机都不一样,有些人亲历人生苦楚,有些人由感受别人之苦楚开始;有些人感受到切身之痛,有些人对「人生变幻莫测」感到空虚。而我由童年开始,知人世之苦,成长到青中年,才有幸接触佛法,初尝佛法「离苦得乐」之效。

我心中的佛法,是一种由智慧启发出来的慈悲,又由慈悲深入的智慧。

因为明白世事之因缘法则,减少黏着,也更看清楚周围,更加感受到别人之苦痛,知道大家都在迷梦之中,希望别人醒觉,离开苦执;又因为一念慈悲心起,逐渐更有安定心性,觉知更加清晰。

这种快乐,不是一般的欲望得到满足,或者具体得着丰盛的快乐,而是一种有解脱意味,又可细心投入其中,体验箇中滋味之喜悦。

少贪念、少愤怒,常常从慈悲心出发待人,人际关系自然也比较和顺。

然而,所谓「人生若只初相见」,我们学习、接触佛法,最初由感受到人生苦痛开始,跟着尝得「离苦得乐」之幸福,可以明白「烦恼即菩提」这句话。然而,人生变幻莫测,各个阶段,都有不同之烦恼出现,若是当作自己已经深谙佛法,便很容易变成「佛油子」,一口佛理熟语,却跟佛法愈走愈远,觉知当下的能力,也逐渐减退。也好像初体验恋爱、友情、工作,战战兢兢,兢兢业业,后来便容易懈怠,变成例行公事一样。

我觉得,凡夫如我们,对于佛法,对于世间苦难,对于觉知之修行,对于个人智慧提升之要求,对于自我慈悲心之考量,必须常常有如「初相见」般,保持敏感,在意。

否则,又得等人生的苦难,再度来临提醒你了。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