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生命中的老虎

第291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2-12-12

最近看了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有些想法。

少年Pi的故事分几部分,先是关于他童年在印度Pondicherry的日子。Pi交代了他名字的由来,他为何同时信奉三种宗教,以及他父亲开动物园,园里养了头叫Richard Parker的猛虎。他们一家在印度生活好好的,然后某天,父母决定登上一艘日本船,举家出发前往加拿大。

航程中,日本船遇上大风雨沉没,Pi的家人全部罹难,他跟几头动物流落在救生艇上,在大海茫茫中漂流,最后更只余下他跟老虎Richard Parker。

海难中,与Pi作伴的只有Richard Parker:一头每天至少吃九公斤鲜肉,凶悍异常的猛虎。一人一虎乘着一片孤舟,时刻面对暴雨强风、深海巨鲸等巨大天然力量的威胁,Pi本已脆弱不堪,但Pi眼前的最大威胁,却是他的伙伴──Richard Parker!为了生存,Pi必须要跟老虎朝夕相处,甚至,成了Pi时刻保持警觉的理由。相处下来,Pi却发现Richard Parker的另一面──跌进水里时眼神惹人怜悯;晕船的时候也异常狼狈。看着Richard Parker这些面貌,Pi等到有机会撇开它的时刻变得于心不忍。最终还是跟满有攻击性的畜牲一起争食物、争地盘,共同度过一天又一天的日落日出。猛虎成了最可怕的却又不能或缺的伴侣。Pi与虎同舟共渡过了200天,小舟泊岸墨西哥一个渺无人迹的海滩;Richard Parker径自登岸,头也不回地隐没于森林。Pi最终获救。

甫出戏院,老虎仍在我的心内萦绕不去。如心理学家容格(Carl Jung)所言:每个社会都有人们集体意识投射的意象。老虎在电影中代表了凶猛残酷、令人不寒而栗。大多数人的心目中,老虎象征了恐惧。在我们生命成长的旅程上,恐惧扮演了鞭策、催促、推动的脚色。回想一下,曾几何时,幼小的我尽快完成家课,不就是要逃避老师的责备、家人的滕条吗?少年时勤奋地考公开试,不就为了前途,免将来受人白眼?步入成年,日以继夜拼命地工作,不就为了不被人家看扁?推动我们闯过一关又一关的,不是恐惧还是甚么?我们被内心的老虎(恐惧)咆哮着、追赶着;日子久了,老虎已被内化成了生命的推动力,成了人生旅途的伴侣。有时候,甚至难以想像缺了老虎(恐惧)这股动力,生活将是什么样的光景。

正如电影里,Pi意识到长时间在海上漂流,总不能逃避猛虎。他意识到须要把猛虎驯服,故不断作出尝试,终究找出和睦相处的方法。面对生命中的老虎(恐惧),我们也可以勇敢地注视它,从不同角度认识它,假若条件许可,找出与它和谐相处之道。祝愿我们都能跟内在的恐惧和平共处。

(注:1884年曾经有一场船难,一艘叫Mignonette的帆船在航向澳洲途中于南大西洋沉没,当时救生艇上有四个生还者,其中的一位十七岁少年,后来给船长和三个水手在「无可选择下」吃掉。吃人者最终获救。少年的姓名是Richard Parker。)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