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象征教学法与搭架教学法的运用之三:实践为证──发现学习法的依归

第224期明觉   图、文:郭锦鸿| 2010-12-15
到清水江畔苗族古寨—文斗苗寨实地探访和考察,访问苗寨寨长,体验苗族人在世外桃源的生活到清水江畔苗族古寨—文斗苗寨实地探访和考察,访问苗寨寨长,体验苗族人在世外桃源的生活
在侗族聚居地探索屋下棺木(一)在侗族聚居地探索屋下棺木(一)
在侗族聚居地探索屋下棺木(二)在侗族聚居地探索屋下棺木(二)
到地扪侗寨,邀请学生担任教师,设身处地,设计课堂并教授侗族小朋友认识香港到地扪侗寨,邀请学生担任教师,设身处地,设计课堂并教授侗族小朋友认识香港

前文提到,另一种建构主义的核心理论,就是发现学习。发现学习是一种启发式教学法,老师需要为整个活动的教学内容作全局考虑,既不能单纯以「精讲多练」为之,也不宜提供过多资料予学生,以免导致他们过分依赖。以学生经验能力为基础,启发学生之兴趣、思想和能力,是这种教学法的主要特色,也是成效为本教与学的根本模式,要贯彻这种模式,就要参考禅宗搭架教学法之原理。发现学习的好处,在于能给予学生亲身实践的机会,即禅宗的所谓「直观体验」。据维谷斯基所说,发现学习法具有提升学生潜在发展的重要功能。而事实上,搭架教学法是一种教师秉用的教学方法,发现学习法则是教师诱导学生的学习方式,两者并没有冲突,绝对可以配合互用,甚至相辅相成。

「发现学习」是禅宗「学习不从他得」主张的直接演绎。禅宗公案裏,到处都展现了「发现学习」的线索。例如前面提到的「指月」理论,禅师认为佛经、佛语、禅师等,都是指月之指,要见月,只能顺指而自溯,不从他得。《景德传灯录》〈升州清凉院文益禅师〉载:

僧问:「指即不问,如何是月?」师曰:「阿那箇是汝不问底指?」又僧问:「月即不问,如何是指?」师曰:「月。」曰:「学人问指,和尚为什么对月?」师曰:「为汝问指。」[1]

这种指月的对机,反映了唐末五代禅师普遍对盲目追求从他人身上得悟的迷学人的不满。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禅宗认为只有接触者能够真切领会,直观体验,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绝对的「第一义」,这种宗旨与发现学习中着重亲身实践机会及提升学者潜在发展能力的精神很吻合。

香港的教育活动多在学校内进行,由于学习的空间不大,造成发现学习的先天局限。可是,由于发现学习主张直观、实践,而直观、实践多透过考察、历奇等活动进行,往往又是学生最热衷的学习方法。林宝山云:「最好的学习动机莫过于学生对所学材料本身具有的内在兴趣,有新发现的自信感。」[2] 考察活动正正为学生注入产生兴趣的养份,因此,要更完备地提供发现学习的机会,考察可以说是首选的学习活动。

* * *

笔者以往曾多次带领本地和内地的考察活动,兹以贵州考察活动实例,略作介绍。

是次考察活动,进行时间为2008年3月20至25日共六天,活动名称为「贵州少数民族文化考察团」,由笔者任教部门与大学学生会及「西部文化生态工作室」合办。笔者与另一位同事主要负责领团、设计教学活动、安排学习活动等,所有构思均以发现学习为设计基础。以下为是次活动的主要内容:

 

一、学习目标

  我们希望透过是次考察团,让学生可以:1. 认识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比较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的差异,反思中国文化多元共融的特色;2. 由师生协作筹办考察活动,培养学生行政、协作、处理及解决问题的能力;3. 体验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习俗,思考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的关系;4. 借着探访希望小学,提升个人的品德情意和生活体验。

二、六天考察学习内容

● 镇远古城:镇远展览馆、传统民居

● 儒释道文化名胜——青龙洞

● 清水江畔苗族古寨——文斗苗寨

● 地扪侗寨

● 访问当地小学,与当地教师及学生交流

三、学习重点

考察是一种发现学习的教学方法,具有教室教学无法达到的实践效果。考察教学能让学生有机会亲身体验和了解当地的文化习俗,如饮食、历史、建筑、服饰,乃至于当地居民举手投足的种种特色。此外,走出教室的学习活动,亦引发学生对陌生文化的好奇心,推动他们求知的动机,老师从旁作出辅助,并给予他们协作学习的方向,提高他们的学习成效。

当然,要实行「发现式学习」,需要为整个活动的教学内容作全局考虑。全局考虑关注的,包括以下五项元素:1. 预备工作;2. 角色分工;3. 教学安排;4. 总括与应用;5. 评估成效。这五项元素乃构成考察学习不可缺少的部分,是组成启发式教学法的核心部件。

1. 预备工作

 

在出发之前,我们召开简介会,阐明考察的目的、内容,以及考察与学习共融、体验与探索结合的学习要求,并指出这是为了达到预期学习目标而进行的学习任务。同学在这时候会获发一份「考察前表格」(Pre-trip Form),这份问卷在于进一步了解学生在考察出发前希望达到的学习目标和预期学习成效,除了要他们拟订学习计划外,他们亦要为此构思具体的实行方式。这样,既可引导他们订立周详和实际的学习计划,亦有助他们在考察后自我检讨学习成果。

2. 角色分工

 

  我们把32位学生分作8组,每组4人,并根据他们的意愿,在6大范畴中选取工作小组负责的专题,这是自主学习的第一步:

● 文化组:包括精神文化、物质文化和民俗文化,如当地居民的生活、

饮食、信仰、风俗等民俗文化特色

● 历史组:包括少数民族与汉族关系、祖先源流、口述历史等

● 建筑1组:包括传统民居、军事建筑等

● 建筑2组:包括少数民族民居、侗寨、苗寨等

● 艺术:包括当地人的服饰、舞蹈、音乐、绘画、雕刻等

● 访问1组:访问对象为小学、研究员、专家、学者等

● 访问2组:访问对象为少数民族、当地居民等

● 录像摄影组:配合考察活动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拍摄和录影

 

这样的分工,除能聚焦专题,亦可引起他们对特定概念及其所带出问题的关注和好奇。同时,也能培养他们以负责任的态度,来完成个人及团队的共同任务。在共同的学习目标下,他们会透过不同的切入点,分工达到预期的学习成效。作为教师,在这背后当然亦有重要的工作,那就是为同学界定任务范围,提供学生各种必要的资源,并协助他们根据已有经验,管理学习进程(例如如何有效率地找寻合适的资讯、如何筛选资料、如何分配时间等)。这就是说,学生在这个「发现式学习」活动中,担当着主导的角色,老师从旁作方向性指导,并力求透过设计各种活动如小组分享、提问、回饋等,进行搭架式教学。

3. 教学安排

 

搭架式教学在发现式学习中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发现式学习如没有老师从旁作搭架式教学,将令学生的学习无所适从,发生「蚊钉铁牛,无下嘴处」的弊病。就此,我们构思了多项学习活动,这主要可类分为「过程中活动」和「过程后活动」两种。「过程中活动」包括:

(1) 适时与学生就一些问题进行探索

(2) 举行阶段性分享会

(3) 随机进入式教学法(Random Access Instruction)

上述三项活动,都会因应当时的情势而作出调节。就是次考察的经验而言,第(1)项中有随行的生态专家参与探讨,让同学有即时性的反思,从而获得当下的启发。至于第(2)项,我们分别选择了第二个晚上及最后一天,在宾馆及于车中进行。第一次分享会,同事和笔者各自带领一半学生,在宾馆房间进行阶段性分享。同学根据两天的初步体验,把所见所感、搜集而得的资料、发现与体会等,一一讲述分享。我们则观察同学的学习情况,鼓励他们从多角度、新视野进行其后的考察,并针对同学的讨论,作出回饋,运用搭架式教学,把学生从发现学习中的得着系统地建构出来。而第(3)项的「随机进入式教学法」,其实就是因应不同的场合,接触事前并不知道但却具有启发作用的事物时,作即时进入的教导。例如在侗族寨区,他们会在自己所建的屋下,放置棺木。在汉族人眼中而言,这是很不吉利的,汉族人也甚少会这样做。然而,侗族人对此却视之为常,并认为人生存时,有权决定自己死后安置的棺木、位置等事宜,表现其对死亡的尊重、对生命的豁达。就此,笔者便要求学生即时把自己和侗族人的死亡观作一对比,反思同一国家不同民族对生命、对死亡的不同心态。可见,随机进入式教学法,教师能就着一个母题(了解少数民族生活特色),而从多角度、多层面引领学生对对象进行审视、思考,使其更全面地理解对象事物。这种方法同样是建构式学习的一种,亦与禅宗随机教化的方法相互吻合。

至于「过程后活动」,主要是在出发前先邀请学生准备进行的个人及团队习作,这些习作需要学生在考察过程中积累资讯,才能完成。因此,我们要求学生在考察回港后两星期内才提交。「过程后活动」包括:

(1)   专题介绍

(2)   搜集能代表贵州文化的物品作展览用途

(3)   撰写「每组感想」

(4)   撰写「每组随心日记」

以上的第(1)及第(2)项,学生均须因应所负责的专题而进行。其中第(2)项学生所搜集的物品,可配合考察成果展览的用途。第(3)项和第(4)项,学生透过分工协作,回顾每天活动,讨论学习所得,分享考察感受,然后撰写感想和日记,累积学习成果。这些活动的效用,当然不止于「功课」层面,更重要的是,能够给予机会学生对自己的学习作出省思和检讨,有利于培养他们的独立性、创造性和学习能力,使他们有效地达到学习目标。

4. 总括与应用

 

总括与应用,是教学活动安排的延伸。我们希望同学能就是次考察所学习到的内容,进行总括与应用。总括与应用,就是要他们重新整理和统合这些弥足珍贵的资讯。当然,这需要老师从旁的配合与搭构,他们才能更有效地表现学习成果。我们在考察完毕后,举行了一个讨论会和一场全校性的展览,把我们在贵州所得的资讯带回学校。讨论会中,我们邀请了随团专家和所有学生,由笔者作主持,引导同学共同为整个考察学习作出检讨,并分享感受。以讨论会作课程回顾,主要能有以下两方面的好处:(1) 巩固学习认知;(2) 表达学习成效。在整个考察活动中,我们加强训练了同学的知识运用、事物理解、现象分析、资讯综合和自我评鉴的能力,讨论会让他们回顾和整理所学,并有条理地厘清不明白之处,有助他们巩固学习认知。同样,同学更透过讨论会分享了自身对少数民族、文化文明、国民身份认同等主题的态度、理想、价值观、取向等高层次的学习讯息,在分享和回饋之中,大家都有所得着。可见,分享会反映了是次的考察学习,有效地提升了他们的品德情意,并扩阔了他们的人文视野。

* * *

以上,我们除用了搭架式教学法,也用了禅僧最常用的「随机进入式教学法」,以周边的环境作为教材而随机施教。总上可见,两种教学法互相配合,促成学生实践发现学习,对比单调地在教室内播放片段和相片,效果显得更为彰显。而以学生经验能力为基础,启发学生之兴趣、思想和能力,是搭架教学及发现学习的主要特色,也是成效为本教与学的根本模式。这模式的焦点,已由「老师所教」转而为「学生所学」,老师作为指导者,就是要为学生提供方向性指示,或线索,让学生充分了解学习目标和预期学习成果。同时,亦要让学生清楚意识到,学习的责任在于他们自身,鼓励他们要见微知着,老师的角色只是一只指月之指,学生不能过于依赖,而失却养成自我实践与终身学习的态度和习惯。传统指示性(Instructivism)的教学方法固然重要,但协助建构性(Constructivism)的教学方法,更能帮助学生促进学习成效,是项活动即是一例。可见,考察学习融合了指示性、建构性、发现性教与学的威力,说其为未来香港教学模式的主要纛旗之一,亦不为过矣。

 

[1] 〈升州清凉院文益禅师〉,见《景德传灯录》,收《大藏经》,第51册,卷24页398c。

[2] 林宝山,《教学原理》(台北: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1988),页118-131。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