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跨越心墙的爱

第212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0-09-22
探访孤儿院。义工们分工合作,准备着发放的文具,书包和雨衣。探访孤儿院。义工们分工合作,准备着发放的文具,书包和雨衣。
孤儿们收到发放的文具后,向义工们打出“感恩”的手语。孤儿们收到发放的文具后,向义工们打出“感恩”的手语。
缅甸的爱滋病儿童收容所缅甸的爱滋病儿童收容所

随着慈济团队,我们在缅甸的一所孤儿院作了访视。临走前,发现墙上贴着一份名单,院长说那些是更凄凉的孩子。我脱口而出:“天啊!还有谁会比孤儿的身世更坎坷的呢?”原来当地的卫生局有一项条例,这些来历不明的孤儿必须作定期检验,一旦被发现是爱滋病带菌者,他们就会被送到另一间收容所。

当天晚上的会议中,我提出了要到该收容所的建议。筹备委员一时也难于回应,因为翌日的行程紧凑,而其后一天我们就得回国了。况且我们对该收容所在哪儿也一无所知。

我原本想说,就算无法拆下社会筑起的心墙,也希望能在爱滋病患儿剩余的日子里给予慰问,哪怕只是一个单纯的拥抱。偏偏再要接下去时,不知怎地触动了恻隐之心,眼泪竟簌簌而下,悲哽得说不下去了。

第二天开早会时,师兄给我捎来了好消息,说其他队伍将依计行事,而我们则成行了。我开心地转告医疗队伍说不必带药箱,因为我们可以给孩子们一些更好的礼物。

坐落在郊外的收容所,出乎意料的是一间钢骨水泥、崭新的建筑物,后院还在如火如荼地扩建中。院长是一位中年女医生,她对我们这批不速之客表示无任欢迎。

院里收容了十八位病童,都在十岁以下。一眼望去,那些孩子们可爱得跟我们的孩子没两样啊!当社会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待爱滋病患的当儿,有好几位义工却责无旁贷地照顾着他们的起居饮食,甚至睡在一起,给予他们最缺乏,却又是最珍贵的——爱。

应该是不常见到访客,孩子们都羞答答地挤在一个角落。我们载歌载舞的拿手好戏又来啦!果然没一会儿,小瓜们就跟着摇头晃脑,和我们手牵手一起高歌了。看着他们天真烂漫的笑容,我们的心情也随着户外的阳光,亮了起来。

我问院长如何向小朋友们解释他们的病情。 “有必要吗?” 她幽幽地说,转而往外望去:“他们只会问为什么不能走出那扇篱笆门。”

原来,卫生局把他们集合在这里是为了方便监视带菌者的病情。为免影响其他小孩成长的心灵,病发的孩子就会被转送往医院,度其余生。看着玩伴一个一个地消失,这些孩子会有多少生离死别的伤感呢?我不懂,但我知道他们的生命短暂得像飞掠而过的流星,还未及照亮就已悄然流逝了。

这扇篱笆门,在孩子的眼里,是奔向自由的康庄大道,但现实中它却是一条残酷的、令人心酸的不归路。院长眼泛泪光地说:“我怎么忍心对他们说,谁要是出去的,再也回不来了。”她这一份难以承受的哀恸,我想,是发自于内心深处的一份爱。她是多么的希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让孩子们不必离开这里,终生浸浴在她的呵护中。

站在那扇犹如鬼门关的篱笆门外向孩子们挥手告别时,看着这批无辜却又受困的小心灵,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呼吸着有界限的空气,我也湿了眼眶。但我心念一转,不想再让心绪一直沉下去:既然无法摆脱厄运,或许这里就是他们备受爱心浇灌的极乐净土吧!

明天我将要离开这片受难的土地,这一生也许不会与他们再相遇;但并不表示他们的遭遇,不再与我毫无牵系。送给他们的蜡笔会随着时间慢慢地磨耗,但这些“小流星”曾经掠过我心空,而那十八个拥抱,会暖暖地常驻我心。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