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饶宗颐教授的笔底造化──专访邓伟雄博士

文:佛门网    图:佛门网| 2018-02-06

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名闻遐迩,所谓「学艺相携」,饶公坚持学问和艺术应该互补互益。无论是画作还是书法,皆处处流露其惊人学术造诣。例如,他的敦煌白描技法便建立在丰富多样的敦煌学研究上,甲骨文字书法行云流水,源自多年来对甲骨学的深入认知。


为庆祝饶公百岁华诞,饶宗颐文化馆与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合办「笔底造化──饶宗颐教授绘画创作展」,展出他七十年代至近年之作品共十大类。为配合展览,学术馆副馆长(艺术)邓伟雄博士撰写了《笔底造化──饶宗颐教授绘画研究》一书,介绍饶公不同时期的绘画。佛门网早前访问了邓博士,请他为大家介绍饶公的艺术创作。


师古、师造化、师心


饶公在总结自己的绘画理念时,得出「师古、师造化、师心」的心法。师法古人是承传中国传统绘画思想的重要阶段,尤其能够让我们在短时间内掌握古人技法。虽然如此,却非必然,更不是绘画的最终目标。「清初有一段时期,大家都认为做到师古便可以。这种观念窒碍了中国绘画发展达百年之久。」邓博士以明末四僧中的石涛上人为例,他多番强调师古而不泥古,不为古人所约束,才是正道。


第二个阶段是师造化。绘画往往牵涉表达世间万事万物──山水、花鸟、人物。邓博士说,饶公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是幸运的──自五十年代起,即有机缘到世界各地讲学交流,并深刻观察欧洲、美洲、澳洲等地的风土面貌;及后内地改革开放,他更常到敦煌考察。「顾亭林尝言:『九州历其七,五岳登其四』,饶公笑说,拿这句话来形容他很贴切。说也凑巧,他两次到华山,不是遇上大雨便是大雪,跟顾亭林一样。」


艺术家到了最后便要师心。「经过学习古人和体验世间万物后,会自然形成一套特有的艺术概念和表达方式。」换而言之,师心就是师法自己的感受去创作。



不立异以为高的饶荷


饶公近年写了大量荷花,例如他会先用金、银色墨勾勒,再衬托以红色,自成一格,因而有「饶荷」美誉。有人质疑世上是否真有五颜六色的荷花,然而《佛说阿弥陀经》有云:「八德金池,满矗四色函萏。」邓博士解说:「饶公所写的,是其内心的荷花。晚近写荷的名家像张大千、丁衍庸,你说他们的是不是荷花?」每一位成熟、登于顶峰的画家,他所描绘的,必定是内在的心境。唐代张璪的不朽名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当中所说的是师法自然景象,然后超越并达至「心」、「意」相通之境。


饶公认为最重要的并非外间接受与否,画家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已经形成了一套艺术理念,继而得心应手,通过作品表达出来。「饶公跟我们谈画时,常挂在口边的一句话就是:『不立异以为高』,很多人误以为画得越古怪,便越有独特风格,这不是正确的态度。」


饶公与荷花的关系,始于其父饶锷先生替他取名为「宗颐」开始──父亲希望他能师法周敦颐。周敦颐最为人熟悉的,莫过于他《爱莲说》中一段:「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邓博士指出,饶公早年在外多是速写,七十岁后才开始多写花卉,踏入耄耋之年,荷花作品更是占了八成。「顺手拈来,又是一幅荷花。」


「笔底造化」由即日起于饶宗颐文化馆展出至二月二十八日,作品包括饶公着名的敦煌佛画及饶荷系列。新年将近,希望读者能抽空观赏,感受饶宗颐教授「学艺相携」的治学治艺结晶成果。


延伸阅读:
《笔底造化──饶宗颐教授绘画研究》
作者:邓伟雄
出版社: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