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誕節-Ads

住好房子

第241期明覺   圖、文:神野貓| 2011-04-13
母親越是走得輕鬆,我的心便越是過意不去;另一方面卻了解她那「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而開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讓她快樂地為我操勞吧!母親越是走得輕鬆,我的心便越是過意不去;另一方面卻了解她那「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而開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讓她快樂地為我操勞吧!

附圖這照片是母親(參本專欄前言  及另文《母親與貓》)上次(2008年6月)送我到東宮原站乘車到大宮站的路上時,我隨她身後用手機拍的,按下快門時,我禁不住有一點鼻酸。那年她已經六十六歲了,即使行李不太重,但對比起她年輕一大半的我輕鬆地拖著的行李箱,擱在她肩上的背包未免顯得有點過重吧!見她越是走得輕鬆,我的心便越是過意不去;另一方面卻了解她那「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而開不了口婉拒她的好意,只好讓她快樂地為我操勞吧!

說起東宮原站,我想到每當我遲了出門,母親都會叮囑我說:「從家步行到東宮原站比到JR宮原路程短十分鐘,省點腳力之餘,又可趕得上時間啊!」我很愛走在從家中前往JR宮原的櫻花樹夾道上,因為可一面喝著暖暖的罐裝咖啡,一面觀賞沿路的野花,這樣開始新的一天確實不錯。若適逢花季,春天會看到櫻花,夏天會看到紫陽花;但另一方面,我也很喜歡走在通往東宮原站的民居小徑,因為這些地方都印下了每次母親接送我時留下的足跡,每一次路過都有一股親切感。事實上,我對東宮原站還帶著某種情意結,因為那兒發生過一些為我帶來啟發的小故事。

在此先說說東宮原站的背景:它是一個小小的架空鐵路車站,那兒只有一名職員站崗至晚上十時,之後便不會再有人接更。直到深夜十二時十五分尾班車到站前,只有自動售票機在運作。可是機器沒有手腳,也不會驗票,若有人一心要坐「霸王車」,誰來抓他呢?記得第一次跟母親到東宮原站,那時當值的職員剛巧走開了。我拿著剛買的票站在閘口前,帶點困惑的眼神望著母親,問道:「怎麼辦呢?職員不在,沒有人驗票啊!」母親一臉從容的說:「直接入閘便行了,一向都是這樣的。」我聽她的入了閘,卻又帶點質疑,往閘口外望去,看到大家都很自律地買票入閘,而剛下車的乘客也合作地把票投進臨時回收箱中,好讓職員回來後查收。這情景令我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也突然聯想到《三國演義》裡,劉備臨終前告誡其子劉禪的一句話「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說的只不過是二百至四百多円的車資,但若以車資來作衡量善惡的單位,會引伸到另一個問題:「是否要有相當數目才值得貪」,我先不在此談論「貪」的問題,畢竟大家早已明白「貪」本就是不該的。

我想說的是,在沒人監督的情況下,我們能否面對誘惑而不為所動。這不是單單指行為上,而是涉及到身、語、意各層面。須知一切惡行都源於妄念。在人前克制自己的行為比起自我克制內心的妄念容易得多,皆因我們習慣地認為只有自己才看得到自己的心,那即使存在一點陰暗面也沒甚麼大礙,但容我大膽說:「這只是短視的想法。」

試想想,我們的心若是一所房子,在周遭環境影響下,難免會有損毀及老化,若我們能及早維修,再在未來好好保養它,不單自己住得舒服,走出房子時也能帶著精神爽利的氣息。但若我們只顧躱懶,房子除了有可能變成日久失修的發霉危樓,我們也會因終日與頹垣為伴,久而習慣成自然,即使走出房子,卻撇不開早已同化的滿身霉氣。然而,無論房子變得多爛,只要住在裡面的人有緣地在外面接觸到住在好房子的人,因在他們身上感受到那種從內而外散發出的良好的氣息而感動,有了相信自己也能變成這樣的願望,回家後從新修葺房子,終有一天也能擁有從內而外散發出的良好氣息。

我本身也是住在破房子的人,幸而生命中能遇上不少住在好房子的人,如我的母親、佛學老師及東宮原站的所有乘客便是例子。是他們的善意啟發我生了要住好房子的願望,在沒人監督的情況下願意警醒自己別忘把心中的小惡除去,並培養小小的善良種子。

最後再說一遍:「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別看輕小善與小惡的力量,一同來除惡揚善吧!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