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和自己獨處,減少被環境拉扯的掙扎──歸家回到法國梅村(下)

文:麥思齊    圖:法國梅村| 2017-09-20

續上期

充滿家庭氣氛的夏日禪營結束後的第二天整個梅村忽然靜下來,除了法師和義工幫忙收拾清潔的工作禪時間外,其他時間大家都只是休息,四週難以找到一個人。幾天後我從新村轉移到上村住,作為義工準備一個星期後的Wake Up Earth Retreat (國際覺醒年輕人禪修營)。

 這個預備禪修營的一個星期只有Brothers,幾個Sisters和四十多個義工。這是我來梅村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住在上村(差不多每次也在新村住),平時也跟Sisters比較熟,加上夏令營後比較疲累,忽然有種「思鄉」的感覺。雖然還是梅村,但也十分掛念新村的人,也不習慣在上村的種種東西。

四十多個義工中除了大約十個也在夏令營外,他們剛到步梅村,興致勃勃,只是休息一天就三五成群聊天,玩音樂。不知道為甚麼從夏令營帶來的疲累好像一點都沒減退,令我整個星期都提不起勁跟其他人談天,認識新朋友。我跟自己說,可能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讓自己完全靜下來,只是過一些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因此我跟自己約定,就算外面有多熱鬧,我也儘量先把能量轉移到自己。

直到禪營開始後兩天,除了時間表上的活動和與熟悉的Sisters 聊天外,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自己的帳營中,每天聽著外面的歡笑聲、音樂聲。有時候我很幸運我沒有在人群中,而是在聆聽身體叫我休息的信號,但有時候我也在掙扎自己是否應該更主動去跟其他同修連結。有時後覺得自己有一點點不合群,有點孤單,更浪費了這麼遠來到梅村的機會。甚至因為沒有去參與任何玩音樂的時間而開始質疑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音樂。

然而,梅村就是能夠提供這個空間讓我們更加看到自己的需要,也有更多的機會獨處,而最佳的「人際網絡」就是自己。雖然禪營的頭幾天我沒有跟太多人接觸,但因為看到自己那些念頭,而且沒有讓頭腦拉著自己走,反而更能感受到與自己相處的趣味。有時聽到外面的音樂聲時,自己在帳營中默默跟著節奏擺動,可能比起在人群中一齊大聲唱更動聽。

當然,與他人連結也是十分珍貴的事情,也是我希望能夠做到的事情。禪營的後半段,隨著家庭小組共聚的時間更多,休息夠後,有更多的機會跟自己的家庭小組相處。而這種相處以前沒有嘗試過,就像是把自己頭腦上的念頭、批評、比較在一段時間的沉澱後,就算沒有太多的說話、語言,心也能夠打開。

回到香港後,又要再次踏進大學生活。但幸運的是我找到能夠獨處的方法,讓我減少被環境拉扯的掙扎。

作者 - 麥思齊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自小在梅村修習一行禪師的教導,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稱。在單親家庭長大,與母親張仕娟一同撰寫佛門網專欄【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