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有罣礙(三)- 生命的最低點

第243期明覺   文:陳言| 2011-04-27
《此時.此刻》(The Hours)於2002年上映,故事講述三個年代、三個故事、三個女人,像被同一本小說牽引,走上同一道生命軌跡。此電影榮獲多項電影獎項的提名,在2002年金球獎榮獲「最佳影片」,而女主角之一妮歌.潔曼亦憑Virigina Woolf一角在奧斯卡奪取影后。《此時.此刻》(The Hours)於2002年上映,故事講述三個年代、三個故事、三個女人,像被同一本小說牽引,走上同一道生命軌跡。此電影榮獲多項電影獎項的提名,在2002年金球獎榮獲「最佳影片」,而女主角之一妮歌.潔曼亦憑Virigina Woolf一角在奧斯卡奪取影后。

剛投身社會工作的幾年是我生命中的最低點。無論是事業、家庭、愛情,好像每方面都很理想,但其實全都是「啞子吃黃蓮」。

其時剛剛畢業的我,進了一家市場推廣公司。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繁重,而我卻是天生特別膽小易緊張的類型,所以最初不停的害怕自己會做錯、做漏,而因此被罵的次數亦多不勝數;我還記得那時會躲在洗手間中哭泣。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工作總算上了軌道,但我卻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那時我的人生意義與價值都與工作完全掛鈎,就算是晚上有約,也會覺得因為工作而遲到、失約是天經地義的。每天都做到深夜,甚至生日那天也工作至凌晨二時,而星期六、日也往往自願回公司上班,對自己與同事的要求都異常地高。但這種行為卻帶來了非常痛苦的後果,我開始嚴重失眠,每晚睡兩三個小時便會驚醒,就算好不容易睡著了,腦子想的全都是公事,完全不能休息。又因為壓力太大,每到週末便會跟同事喝到爛醉以「減壓」,但當然是越減越差。然後自虐的我還要工餘去了讀MBA,為的只是讓自己「更有價值」。

沉醉工作,其實是為了逃避生活中其他的不如意。

雖然那時我有一個很穩定的男友,但是感情生活是不快樂的。我和這「前度」一起已經很多年了,最初認識的時候,大家很投契,但最後卻「grow apart」了。「前度」是個開朗、樂觀、思想簡單的陽光大男孩。而我,表面上,也好像是個甚為開朗的人,但其實我從小已學會戴著一個假面具做人,骨子裡,我其實是個極敏感、極執著的悲觀主義者。

悲觀已經要命,悲觀加敏感更要命,還要加上執著,生命真的苦不堪言!敏感,對最微小事也會記在心中;悲觀,會把這些小事想得無限差;執著,便只能無能為力的不停圍繞這些小事團團轉,不能釋懷。別人一句話、一個動作,甚至一個眼神,都可以牽動我的情緒。理智上,我知我不應該為某些事不快,但我就是不能放下,然後我還要責備自己為甚麼不能看開一點。所以那時我根本不會跟人講心事,因為就算講了,也只能得到「你不要執著啦」之類的回應,我聽了只會心中更火:「我真的做不到!你要我怎樣?!」。

無論誰,總希望得到身邊最親近的人了解、關懷。我那男友是個好人,但他卻無法理解我的痛苦。就算我嘗試了,也只覺得我的傾訴投進了無底洞,而且也好像我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鬧情緒,是我的問題。久而久之,他沒有問,我也越說越少,最後,我失去了說話的意慾。到了後來,我可能嚴重得像患了少許抑鬱症,不工作時只會垂頭喪氣,就算跟男友逛街也沒精打采,邊看喜鬧劇邊流淚。他終於發現了,但就算他想幫我,也無能為力。當我面對著他,心中有話想要說,但就是,連說出來的勇氣,也沒有,張大了嘴巴,卻哼不出半聲。

那時候我腦中常常想起電影《此時.此刻》(The Hours)中,女主角Virginia Woolf自殺前寫給丈夫的遺書:「What I want to say is I owe all the happiness of my life to you. You have been entirely patient with me and incredibly good. I want to say that — everybody knows it. If anybody could have saved me, it would have been you. Everything has gone from me but the certainty of your goodness. I can't go on spoiling your life any longer. I don't think two people could have been happier than we have been. 」(我的生命中所有快樂都是由你而起的。你對我實在太耐心、太好了。這一點,我想所有人都知道。假如還有任何人能挽救我,就應該只有你。現在,除了你對我的好,一切都離我而去。我不能再繼續糟蹋你的生命。我不相信有兩個人能夠比我們更快樂。)

就是這種感覺。我知道我應該快樂,但是,我做不到。「I don't think two people could have been happier than we have been.」(我不相信有兩個人能夠比我們更快樂),她說。然後她自殺死了。多淒然的「快樂」。

幸好我不用重複Virigina Woolf的悲慘故事,幸好我學了禪修。

(待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