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怎樣「正面溝通」和「面對感受」?

文:張仕娟    圖:網上圖片| 2020-06-03

踏入五月,我和Fr. Chris便開展了第一期的「非暴力正念溝通 ──活出生命力量」系列教學,這是我們首次攜手「合教」,我和學員們都獲益良多。Fr. Chris回答學員關於非暴力溝通的問題,精闢而深刻,在這裏分享點滴以饗讀者。

學員問:如果情緒失控時,我們怎樣正面溝通?

Fr. Chris回答:

我們不能避免溝通,一旦我們去界定甚麼是正面,甚麼是負面時,我們就已陷入判斷了。每當我們判斷,我們就把心門關上,把溝通之門關上了。有人說,我們出生五年後,便從頭部切開,意思是說,我們開始發展我們的頭部,發展我們的心智,學習分析,以頭腦處理事情,忽略了其餘的身體部位。

非暴力溝通是把我們的注意力帶到感受和需要上。通常我們處理感受有兩個極端的做法--把感受隱藏或誇大。我們不因別人不歡迎某些感受而去隱藏感受,或去誇大感受,而是真實地去觀察和感受我們的感受。非暴力溝通把我們帶回感受,告訴我們如何陪伴感受—修習觀察我們的感受,去感受當下的感受。當能去感受我們的感受時,我們就較能對感受處之泰然。非暴力溝通就是教我們這個修習,一方面是去感受我們的感受,另一方面,去觀察別人此時此刻的感受。如此修習,「如果情緒失控時,我們怎樣正面溝通?」這個問題就不會存在了。我們要做的是,就是與感受同在,去感覺感受,而不控制感受。很多時,我們感覺別人不歡迎我們的感受時,我們就會把感受隱藏,或把情緒擴大並強烈地表達出來,如發怒,這會使人感到害怕,久而久之,因為把別人嚇怕,就自以為自己能以情緒操控別人了。我們要做的是回到此時此刻,不要隱藏或擴大感受,而是學習與感受相處、同在,去覺察自己的感受,感受別人的感受。如果用剛才所說的方法去處理我們的感受,與感受同在,那麼剛才那條問題就不存在了。

學員問:暴力溝通不只是溝通技巧,我們怎樣可以發展或培育一種心的力量呢?

Fr. Chris回答:

整個非暴力溝通的過程,就是與我們的本性連結,我們的本性就是慈悲。如果你真正應用非暴力溝通與自己連結時,這就不是關於技術、技巧或方法,而是培育我們內心的質素。

學員問:

我試過向對方表達感受及請求,對方也同樣表達他的感受,他不同意我的請求並責罵我,我內在便燃起憤怒… … 一,如何更有效處理自己的情緒?二,為了不再升溫,我覺察到責駡的舊模式,有時我會忍住不出聲,這樣,卻又覺得委屈了自己… …請問非暴力溝通如何幫助我平和地表達?

Fr. Chris回答:

一,如果我問:「如何有效地管理情緒?」,這是問「如何有效地與自己的感受連結?」這是說我們如何去接觸(get in touch with)我們的感受,而不是說管理(manage)我們的感受。在這裏,我想引用一首傑夫‧福斯特(Jeff Foster)的詩,叫做《讓一種感覺讓你打開心扉》(見下)。這首詩能捕捉到非暴力溝通的精髓,不要壓抑我們的情緒,而是去接觸我們的感受,找出適當的方法與我們的感受接觸。

讓一種感覺讓你打開心扉

傑夫‧福斯特(Jeff Foster)

翻譯:梁錦堂(Eric)
 

這裏是壞消息:

你無法「克服」一種感受。

你不能 「闖過 」它。

你無法釋放它。

也無法放下它。

你無法改變或轉化它。

你甚至無法治癒它。

 

所有這些想法都是來自認知,

不是身,不是心。

 

它們都是隱匿形式的暴力,

偷偷摸摸地對感受說 「不」,

瞄準了它的消失,

它的死亡。

 

我們要學會放下 「放手」。

我們不再試圖釋放。

我們結束疲憊不堪的治療努力。

 

相反,我們臨在當下。

我們為感受單單臨在當下。

我們非抵抗性地關注。

我們的愛。

 

這裏是好消息:

在這臨在的領域,

感受不再是問題了,

仇敵、異類、污點,

自由的障礙。

 

它不再是「錯誤的東西」。

它不再是「負面」。

它不再是一種威脅。

它不再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孩子。

 

你現在是它的監護人,它的保護者。

它愛的父母,它的家。

 

並輕輕地懷抱著,在平靜允許的空間裏。

這感受可能停留片時,或者繼續前行。

或返回,

或永遠不會回來。

但無論如何,

你在別處尋找治癒的需要,

被治癒了。

 

你看,你不能治癒感受。

然而,當你允許它們指引你,

返回你原本的整全,

你可愛的天性,

你的呼吸,

你在這紅塵世上的位置,

它們就治癒了你。
 

LET A FEELING CRACK YOU OPEN

by Jeff Foster

 

Here's the bad news:

You can't get 'over' a feeling.

You can't get 'past' it.

You can't release it.

You can't let go of it.

You can't transform or transmute it.

You can't even heal it.

 

All these ideas come from the mind,

not the body, not the Heart.

 

They are all subtle forms of violence,

sneaky ways of saying 'no' to a feeling,

aiming for its disappearance,

its death.

 

We learn to let go of 'letting go'.

We stop trying to release.

We end the exhausting effort to heal.

 

Instead, we are present.

We offer a feeling our simple presence.

Our non-resistant attention.

Our love.

 

Here's the good news:

In this field of presence

the feeling is no longer a problem,

an enemy, an aberration, a stain,

a block to freedom.

 

It is no longer 'something wrong'.

It is no longer 'negative'.

It is no longer a threat.

It is no longer an unwanted child.

 

You are now its guardian, its protector,

its loving parent, its Home.

 

And held lightly, in a still space of allowing,

the feeling stays for a while, or moves on,

or returns,

or never returns,

but either way,

you are healed from the need

to find healing elsewhere.

 

You do not heal feelings, you see,

they heal you, when you allow them

to guide you back

to your original Wholeness,

your loving nature,

your breath,

your place on this Earth.

二、非暴力溝通如何很平和地表達我們自己呢?非暴力溝通不是關於平和地表達,Marshall(非暴力溝通創辦人)說非暴力溝通是將注意力專注於需要上。換句話說,我們不聚焦於對方怎樣回應,而是放在需要上。非暴力溝通的目的不是要變得平和,不是要有共同的意見,也不是要改變對方的想法,而是連結對方,聚焦點永遠放在自己和對方的需要上。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