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慈悲萬物 真心供養──向佛教徒的呼籲

圖、文:何佩嫻(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 2012-11-15
山上賊人將樹身斫伐後待沉香樹脂下沉,過數日即伺機盜伐山上賊人將樹身斫伐後待沉香樹脂下沉,過數日即伺機盜伐
市場上製成竹籤用作吸食的土沉香市場上製成竹籤用作吸食的土沉香

在香港這個發展急速和商業化的城市,大自然保育並不容易。因為人人都向外物追求,很少人會願意將心思放回大自然──我們的自性。我有幸因保育土沉香而留在山上跟隨師父們修行,亦是土沉香和我的因緣。

不論在鹿湖寺廟中、在地塘仔靜室中,師父們都是四時起床做早課,打掃或出坡種植,然後拜佛、做晚課,晚上完成了所有功課才有時間自己看佛經。在跟進土沉香事件期間,我需要暫時寄住於山上,也跟著師父們的作息;吃得很清淡,師父們雖然過午不食,卻為我準備了晚飯,真的很體諒我這一個凡夫俗子。因土沉香的因緣,我在山中逗留的一段時光,竟是很自在和適意,真有「到此盡忘塵俗念」之感。我真心的體會到這裏是修行人的道場,是令佛教正法在五濁惡世中仍能傳承不滅的道場,希望佛弟子們好好護持!

離開靜室時,我看到一棵倖存的土沉香撤了一地的種子,師父說很奇怪,今年這棵沉香撒下的種子特別多;我望著這棵樹,它彷彿對我有所期待,亦可能已預知厄運。我撿拾了一些種子,沿著下山的路,在路旁泥土中一一埋下了,希望這物種能繁衍下去!

我確定了保育土沉香的工作方向後便離開山上,集中做土沉香的宣傳和教育工作,預期好一段日子不能再上山隨師父們修行,但我會把保育土沉香視為我學佛的其中一種修行方式。

向佛教徒的呼籲

「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

幾千年來,佛教徒一直有燃香供佛,土沉香亦不曾因而絕跡,因為昔人取之有道、用之有道,而佛弟子真正上供的是一種對佛菩薩尊敬供養的心。現在沉香有價,是因為被標榜有各種利益好處,令許多人盲目追求,加上胡亂斫伐,終構成物種消失的危機。而這種貪求其實對於我們學佛修行並無真實作用。沉香佛飾,價值不菲,但卻來自染血的沉香樹──因人們的貪慾而瀕臨滅絕的物種。希望我們能以佛菩薩慈悲觀照萬物的心,捨棄追求沉香樹利益功效的貪念,糾正謬見;以愛護大自然萬物的心,悲憫土沉香這一種瀕危樹種,拒絕和避免購買以土沉香製造的燃香、佛具乃至裝飾擺設,自是功德無量,自是真正供養三寶!這樣,才能從源頭杜絕偷伐土沉香的行為!

簽名行動:

救救土沉香,滅絕在當前!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