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們這時代的大師──阿姜布拉姆

佛門網   文:國際佛門網記者  中譯:林苑鶯| 2013-02-22

            我們對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印象深刻,多少是因為他的親和力,令人對上座部佛教大師是既克制又嚴謹的一般想像,完全改觀過來。他那挖苦惹笑的英式幽默(誰會忘記他那搞笑的嘲諷:正為躲開愛情糾葛才出家,但桃花運卻總是衝他而來),加上舌燦如花,令他的魅力指數與教學能力之高度,堪與其前輩阿姜蘇美多(Ajahn Sumedho)媲美。將來新一代的靈性導師要達到他的水平就非常不容易了。至於像我一樣的其他人,最感興趣的是佛教如何回應隨著社會發展而來的當代問題,例如環境、同性戀權利等議題,亦因而必會記得這個現代佛教界其中一位最大膽的和尚。因為這一點,以及多種原因,他可說是一位非一般的僧人,一個非凡的人。

           

            如果你不知道他與一些佛教最高級長老的爭辯,你還不算真正認識他。在2009年10、11月期間,他甘冒大不韙,向所屬的泰國森林僧團提出質疑,何以父權制成為佛教唯一、最終的正統──若找不著住世的比丘尼長老,便不可能復興比丘尼傳承;這成為南傳佛教的出家男眾經常掛在口邊的對出家女眾的遏制,而這種理據和判決更長期成為出家女眾受具足戒的阻力;然而,在東亞的法藏部(Dharmagupta)及根本說一切有部(Mulasarvastivada)所據律典中,都可找到(即使沒有住世比丘尼主持下)傳出家女眾具足戒的依據。阿姜布拉姆向上座部權威提出的這個挑戰(加上他真的為四位出家女眾傳授了具足戒,使之成為比丘尼),竟導致他被阿姜查傳承僧團的驅逐。但虧得他的努力,我們一直看到那雖然緩慢,但畢竟正在逐漸增加的追求更大公允的提問:為何佛教就不能有更多女性領袖?怎樣可重建比丘尼傳承,使之真正發展起來,而與比丘傳承並駕齊驅?

           

        不管你同意或反對他對上座部戒律的詮釋,阿姜布拉姆為他的聽眾和讀者描畫了這樣的側影:一個自由、適應力強、有勇氣和忠於信念,而表達方式從來都很溫和的人。正是其力量之深度與多元,包括:誠實、幽默、歡欣、溫柔和果斷的特質,一直滋養著來自全球佛教界的仰慕者。阿姜布拉姆這次來港弘法,將會一如預料的大受歡迎,因為香港人對他的笑聲和教導一點也不陌生。這真是我們今年很好的開始, 大家且拭目以待,留意我們主辦的有關活動吧!

關於阿姜布拉姆的報導

「以智慧達到解脫」-阿姜布拉姆2013香港弘法之旅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