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與妻子的1778個故事》電影觀後感

第242期明覺   文:心田| 2011-04-20

我幾乎是哭著看完這齣片子的。死亡,不是遙遠的事,一旦醫生宣佈親人活不過一年,死亡便來得更近了。片中的丈夫是一個忠於自己夢想的小說家,一向只寫科幻。曾經因為靈感來了,連蜜月也不去了,坐在玄關,鞋子穿了一半,就猛地寫呀寫。妻子也由得他。

小說家一直以來不用太擔心生活細節,一切有賢淑的妻子照顧。妻子煮好了飯,也不願自己先吃,硬要等丈夫寫完,捧讀了才吃。丈夫卻不等她,自顧自先吃了。吃得不定時,又非常的溫柔馴服,難怪會熬出腸癌來。癌症是由抑壓的憤怒和苦毒而來的。

竹內結子一向以燦爛的笑容聞名,找她來演這位苦中作樂的妻子,真是適合不過。她的笑容是有層次的,有時會側一側頭,微一猶豫,才努力地笑出來;裏頭不是沒有委屈的。她是一直像寵孩子似的,寵愛著孩子氣、滿腦子幻想的丈夫。她支持著他的夢想,為了幫補家計,婚後仍打了十年的銀行工。明知自己活不長久了,天天仍是喜孜孜地讀著丈夫為她寫的小說。也許她寧願丈夫陪自己多吃一頓飯,但也沒有任何操控,由得他沉醉在書寫之中,依舊溫柔。愛,是以對方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他。她知道他很脆弱,所以支持他一直寫下去──不論她在不在,寫作都可以成為丈夫生活以至生存的支撐。

丈夫最脆弱之處在於不放手,不讓她更安心地離去。她停了呼吸之後,醫生循例要做下心外壓,像要在家人面前有點表現,怕被人指責似的。作丈夫的應該早接受事實,及早簽好不用急救的同意書,讓妻子不受騷擾,靜靜地走。讀《西藏生死書》,得知人死的時候,四大陸續分解,沒氣力、沒氣息,最後還剩點聽覺;過程可能很有點不適的。如果有正念,能不抗拒、不抑壓地觀察住一切,倒還好一點。他明知她得到末期癌症,仍不肯服輸,不肯讓妻子說出會死的話,不接納事實。結果妻子的心事,只好向媽媽說,向醫生說。如果他能對生死學有點認識,該能順利一點地步出否定期,走過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最後達至接納。可惜他似乎沒怎麼讀經典的書籍,一屋子都是方形鐵甲人,咦!

這份童心倒也有好處,喜樂的心,實是良藥,每天一笑,令妻子活了更長的時間,而且有一段時間生活的質素還頗佳。

儘管有以上種種的批評,我還是很專心、哭著看完這齣戲。因為兩人的愛,是意志的決定,盡了一切的力去愛對方,令人感動。妻子寧願忍受劇痛,也不願吃止痛藥,為的是要保持清醒,好去讀丈夫為她而寫的每日小說。丈夫一定要她吃止痛藥,寧可自己不睡,守著她僅僅醒來的時間,好為她唸。

我有過一段好長的日子守在醫院裏照顧病重的母親,然後是父親。母親患糖尿病、高血壓、腎衰歇;最後要切掉一隻腳。父親是末期肺癌。我在他人生的最後幾天也是通宵伴在醫院,不忍離去。日後,恐怕還有我所愛的人。所以看到醫院的鏡頭,已經忍不住流眼淚。

佛說我們生生世世以來的苦難已夠多了,所流的淚比海水還多。所以不要再受苦了,不要再在這個世界迷失了,不要輪迴了。所以,讓我們好好修行吧!

片中丈夫對亡妻寫的最後一句說話,是願意來生再作夫婦。我可不會對自己丈夫這樣說,反正今生可以珍惜對方,從對方身上而對人生有了更深體會,彼此激勵對方好好成長,便已經很好。我哭著看戲時,有他坐在我身邊,已經很好。

《我與妻子的1778個故事》電影片段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