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賽

捱過一生「鹹苦」之後

第315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3-11-13

走進伯伯床邊,只見他躲在被窩裡,問他:「您很不舒服嗎?」


「昨天發冷發熱。」伯伯答。


「現在怎麼樣?」我柔聲地問。


他搖搖頭說:「好很多。」


怕打擾他休息,心想,寒暄、祝福兩句就離開。可是見他欲言又止,眼神中像有話想說,我頓一頓,再問:「您的家人有來看您嗎?」伯伯點點頭,眼神漸漸變得深邃,沉入冥思中。


「我在泰國出生……」伯伯打開話匣子。五歲時適逢日本入侵,為使家中留個後代,他被迫離開父母,離鄉背井,跟隨舅父遠赴大陸。後來,聽說爸、媽、姐姐都被日本軍殺了,那份切心的傷痛還未過,幾年之後,一路照顧他的舅父一家,又在大陸遭受同樣悲慘的厄運。


他的兩滴眼淚在眼眶中打滾。「我這一生苦不堪言啊!」說著,豆大般的眼淚淌了下來。


「您常掛念爸媽嗎?」


「怎麼念?當年我才五歲,連樣子也記不清,可是我相信父母會很想念我。」


「戰亂過後,您有回泰國探望親人嗎?」


「有啊!但我那一輩的親人,早已支離破碎,大都死在戰亂中,現在留下的只有年紀較輕的,感覺不太親切,溝通不來了,他們只懂說泰語,我又只能操國語。」


「您很棒啊!能一直撐到今天。」


「有什麼辦法!舅父死後,我就四處打工,任勞任怨,盡心盡力,很多工都做過,多苦的工都能做。」他後來去到潮州,跟著商船來港。在船上,有人來查,怕有偷渡的。「船上那些潮州人很好啊,他們看我年紀那麼輕,叫我躲起來,還掩護我,吃飯時才通知,就這樣安然到了香港。」


那段航程很驚險,伯伯回憶說:「曾有算命的人告訴我,那次是觀音菩薩救了我。」自此他對觀音菩薩深信不疑,既虔誠又恭敬。


老一輩的人生活大都很艱苦,捱了一生「鹹苦」之後,如果子女聽話、能享清福的,真謂苦盡甘來,但有些人,或惡病纏身,或子女不孝,或最終落得伶仃一身,愁衣愁食,難怪他們要問蒼天,為何一生受苦受難?


伯伯的老伴還在,子女們也很孝順。他說自己一生盡心盡責,又沒做什麼壞事,問心無愧了。我說:「您用心把孩子養育成人,現在該由他們照顧您了,您要好好過每一天,每天跟觀音菩薩聊天,請祂保佑您和老伴,也保佑一家大小平平安安,幸福快樂。」伯伯猛點頭,坦言對得起天地良心。儘管他對因果、天意不盡了解,至少一切苦都已過眼雲煙。


男人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伯伯眼中仍有淚光,只望他能化解積累多年的無助、冤屈、恐懼和悲傷,寬慰、欣然地迎接平安的明天。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