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提燈人

文:梁錦萍 | 2015-02-04

重視的人離逝了,本以為堅固的信念,對世界和人的想法,一下子都被顛覆過來。這兒是最黑暗的空間,也是通往光明的大道。

接觸佛教快三個年頭了,我第一次感到迷惘失落。記得初次聽到「侍師如佛」的道理,非常感動。同年在五台山皈依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師。翌年,老師父拖著疲憊的身體,為我們做了一場超長的開示。不久之後,便傳來他圓寂的消息。同門師兄弟們互相問候,傾訴對師父的懷緬,稍稍安慰失去師父的哀愁。

老師父圓寂前,曾說過希望他的骨灰能散落於各聖地名山。徒兒徒孫們,為了圓滿他的心願,於2013年,分別在不同時段,走過零下十度的五台山,也頂著雪和雨,一步步的踏上峨眉山、普陀山、九華山、和西藏的崗底斯山。在辛苦的路途上,我曾抱怨和後悔,心裡懷疑這些真是師父的心意麼?還是我們自討苦吃?回想這段說不出的朝聖旅程,不斷上香拜佛,歷過驚險,目送師父骨灰如願安放妥當,喪失良師的悲傷,終究得到了撫慰。原來,辛勞的朝聖之旅,不單鍛煉了我們的筋骨,更幫助我們渡過失去良師的哀傷期!

2014年十月,決定皈依一位較年輕又通達佛學的師父,希望能跟隨他有系統地學習佛法。今年一月中旬,這位師父因為個人原因決定還俗。真是晴天霹靂!明白他遇上了人生的大考驗,也體諒人誰無過的道理。但一下子,求道的計劃,變得茫茫然的,感覺真的不是味兒。有些師兄,立時送上甚麼高僧大德的言論,希望給我一些解答、一點安慰;可是,我的心卻有說不出的沉鬱。這段日子「為甚麼」三個字在腦中縈繞著,唉!三年內連續失去兩位皈依師父,哀傷的情緒久久揮之不去,也應該是人之常情吧!

當重視的人離逝,我們原本以為堅固的信念,以致對世界和人的想法,一下子被顛覆過來,活像墮入了一個灰濛濛的角落,這兒是最黑暗的空間,也是通往光明的大道。折騰了好一段日子,終於從悲傷的幽谷走出來,審視自己對師父原來存有不切實際、不合理的期望。

還記得上面提到的皈依師父們,曾經都在不同場合,不止一次提到他們祇不過是凡夫。「我的師父是XXX」、「他是那麼偉大」云云,祇是自己對完美人格的執著與投射而已!今天終於明白到,師父和我們一樣,都有自己生命的軌道;有福份跟他們走一段路固然感恩,但總有一天大家都會分道揚鑣。以佛法導引我的良師們,就像在深山暗處,慈悲地為我們提起燈來,照亮了腳前的路,讓我們安全地走向解脫的方向。提燈之後,他們就得繼續走自己的路。如實見到現狀,對身邊的良師益友心存感恩;腳下的路,也顯得踏實。身經此役,對仍在世間為法辛勞的老師們,更加倍敬重。願所有的師父們健康長住,繼續為求道者照亮前路。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