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心經即是巴哈-Ads

死去另一個自己

第219期明覺   文:小西| 2010-11-10

上次,我由奇連伊士活的電影《此後》(Hereafter)出發,談生死大事。或許,對於大部份的人來說,「死亡」過於沉重。但我們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無法迴避的考題。事實上,那是佛教、也是歷史上不少偉大宗教與哲學思想的起點,其中又以「死亡」的課題最為深刻。

我提過,「或許,死亡之所以令人恐懼,正正在於它打亂了我們這些生者原有的認知和生活的秩序。」在電影《此後》中,生活在倫敦的一對孿生兄弟Jason與Marcus,尤其如此。Jason是兄長,Marcus是弟弟,由於生長在單親家庭,而母親又長期酗酒,並染有毒癮,兩兄弟惟有相依為命,有時甚至要倒過來照顧母親。就性格而言,大哥Jason較主動活潑,而小弟Marcus則比較安靜憂鬱。很多時候,Marcus都把事情交給大哥決定。久而久之,Marcus變得事事依賴大哥。但好景不常,大哥在一次意外中,竟成為了車下亡魂。

小弟Marcus除了來不及見大哥最後一面外,更壞的是,他的生活秩序給一下子打亂了。由於習慣了有大哥相伴,Marcus無法改變跟大哥同房睡的習慣。結果,他在暫時寄養的家庭中,雖然被安排睡在一個間挺好的單人房,他也無法習慣。寄養人惟有讓Marcus睡在一間雙人房中,而Marcus就這樣每晚要都在另一張空床的陪伴下,才能入睡。此外,對大哥生前常常戴着的鴨咀帽,Marcus也是形影不離。他不能沒有它,大哥都不在了,他只能依賴這件信物,讓自己覺得至親的大哥還在。

但大哥的死亡,實在來得太突然了,Marcus始終無法接受。他希望設法接觸死後的大哥,於是他開始在寄養家庭偷錢,找不同的靈媒給他「通靈」。但他碰上的江湖術士也真的太多了,貨真價實的靈媒,他一直都沒有碰到。直至電影主人公佐治到倫敦遊玩散心,Marcus終於找到可以真正讓他接觸到大哥的靈媒。本來,佐治立誓不再替人通靈,但在Marcus的苦苦哀求下,他再一次破例了。

結果,通過佐治,Marcus終於跟大哥聯絡上了。Jason當然明白小弟對自己的依賴,但他對Marcus說,從今以後,你得靠自己了。他說,不要再對他遺留下的鴨咀帽,戀戀不捨。他說,雖然我一直在你的身邊,但以後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了,我不能再好像在那次地鐵事件中一樣的保護你了。Jason提到的地鐵事件,是指發生在倫敦地鐵的一次恐怖炸彈襲擊。Marcus原本是坐那一列車的,但快要上車之時,卻給突如其來的一陣怪風,把他的鴨咀帽吹到老遠。鴨咀帽是大哥的遺物,Marcus自然緊張追去,因而錯過了上車。正正因為這鴨咀帽,Marcus得以逃過大難。但Jason卻跟Marcus說,我便是那一陣風。他又說,你要獨立了,要照顧自己。Marucs聽後自然不依,於是Jason補充說:不要擔心自己只是獨自一人,你不是,你便是我,我便是你!(這也是孿生兒意象的傳統意含)

對,失去至親,很多時候意味着的,是自我的一個重要構成部份的消失。親人死去後,留下來者不單生活秩序給一下子打亂了,與此同時,他的自我也給打開了一個洞,甚至扎過粉碎。死亡之可怕,莫過於此。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