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溝通意外

彭智華| 2014-01-31

  「交通意外」與「溝通意外」,有多少能互相對照的元素呢?


  香港行駛車輛是右軚,行車道左上右落;國內則相反。有些朋友需要駕車往返兩地,這種切換往往帶來困擾甚至意外。當然,通過實際經驗積累,技巧慢慢純熟,對於環境也有概念,不愉快事件還是可以避免的。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有衝突誤解難免,但通過溝通、學習,還是可以順暢交流的。


  但是,情況是否永遠如此理想?


  有些司機們為了趕路,仗著自己多年經驗而超速,卻不幸導致意外。曾遇過一中學女生,受雙腿麻痺困擾達十年,醫生找不出問題根源,只能通過母親為她按摩得到舒緩。經過了解後,才發現原來母親當年「恨鐵不成鋼」,希望激勵女兒努力學習,故威脅說如果她不乖,母親便會離開。本意是好的,怎料這卻造成沉重壓力,女孩心思不集中,學業成績不升反降,更重要是飽受擔心母親離去的壓力,慢慢演變為雙腿無力,成為「請母親不要離開」之無聲卻有效的抗議。及至母女坦誠溝通,心結解開,女兒的腿也就不藥而癒了。


  有時我們心裡為對方著想,但這份逼切的渴望導使方法過激而造成破壞。


  有一位上司,在公司面臨嚴重虧損時,安排與員工會面,想讓下屬對於公司狀況有心理準備。上司卻以「你認為自己值多少?」作開場白,讓員工感覺受辱。上司本意想讓員工多思考自己對於公司的貢獻,但此時此刻以這種方式表達,只顯得上司維護公司利益,忽略員工感受。


  馬路上,提示燈號是非常重要的,如切線、轉彎、停車等,都必須及早示意,讓尾隨車輛有所準備;如果燈號錯誤,很可能釀成車禍。我們透過說話或身體語言表達,也從他人身上獲得這些訊息,但自己有否準確傳達、解讀,避免誤解,也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示意後是否真能遵照所預告的進行呢?有一對情侶,男方有感大家性格不合而提出分手,女方一再挽留,千方百計遷就對方,期望留住所愛。其實男人對這段感情已不抱期望也不留戀,甚至已悄然展開另一段感情了,卻未有將自己的心底想法告訴女人,對於女人的溫柔與妥協,都以含糊回應,讓女人感覺他沒有拒絕就是接受,只是自己做得還不夠好所以他沒有明確回頭。女人以自己的想法努力著,卻並沒有求證是否對方想要的。男人的心思也沒有清晰告訴對方,讓女人有虛假的期待。最終,男女終於分手是可以想像的,但是雙方感情回憶上附帶的怨懟卻是本來有機會避免的。


  我們並不能控制他人,也未必能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如果心中常保有這份警覺,對避免溝通意外已有幫助。此外,我們需要持續自省、持續學習,提升溝通技巧。如遇嚴重情況,請求心理支援就有如交通警到意外現場作指揮一樣。心理學對於了解人們的心理情況、行為反應和說話模式等都有可貴參照。



作者簡介


  彭智華,註冊教育心理學家。自1982年投身教育界,積極體驗不同的教學環境,致力研究特殊教育,對自閉症尤有心得。曾於不同大專院校任教心理學課程。於1993年創辦新領域潛能發展中心,為社會大眾提供教育及心理服務。著有《不打不罵教育孩子》、《用心教自閉》及《全腦開發九攻略──嬰兒腦力工程》等。相信努力幫助他人,也是自己修行的過程。


fritz@nhdchk.com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