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漸漸失去光明的她,投入製作粵語點字佛經,為視障人士打開一扇窗,提供學佛方便法門

文:說柏    圖:Alex Leung| 2020-07-06
宝如感恩失明人佛教會給予機會,讓她參與點字佛經工作,並負責指導視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機,她笑言在這裏工作,較以往更精進。宝如感恩失明人佛教會給予機會,讓她參與點字佛經工作,並負責指導視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機,她笑言在這裏工作,較以往更精進。

日本電影《字裏人間》,講述主角花了逾十年時間,全情專注編纂一本辭典,如何一生做好一件事,將語言及文化傳承下去。

香港失明人佛教會的視障職員宝如,有點像電影中的主角。她在會內其中一項重要工作,就是負責率義工製作粵語點字[1]佛經,免費提供予視障人士閱讀。這跟編纂辭典一樣,同是一項浩瀚工程。

宝如專注編纂點字佛經,工作雖漫長,意義卻非凡。宝如專注編纂點字佛經,工作雖漫長,意義卻非凡。

點字佛經 製作過程一絲不苟

三年多前加入失明人佛教會的宝如,每星期都聯同一班義工合力編纂粵語點字佛經。到訪當天,他們正忙於製作《大智度論》。究竟如何將佛經翻譯成視障人士閱讀的點字版本呢?

宝如娓娓道來製作粵語點字佛經的過程:「首先我們會請義工讀誦所需經文,錄製成為聲音檔案,同時我把經文的文字,透過電腦軟件變作點字。其後我會讀誦出來,健視義工校對我讀誦的內容,跟經書原文有否出入。同時另一名視障義工負責聆聽,校對錄音檔的咬字發音是否準確。我們均須校對多次,務求準確無誤!我們還會記下讀錯的句子,再請義工重新灌錄!」

單看以上描述,已知整個粵語點字佛經的製作過程殊不簡單。宝如說:「自三年前開始製作《大智度論》,它合共五冊,現在差不多完成了第一冊(共二十卷)的一半吧!」宝如說得輕描淡寫,背後卻代表著她跟一眾義工披星戴月的專注和投入。「製作點字佛經,需要時刻保持專注,留意佛經中每一處內容。除了文字,就連標點和格式,也必須跟足佛經原來的版本!」

有時候,當大家發現某個詞語的發音有疑問時,眾人會盡力查證;若仍解決不來,會向法師請示。所以當問到他們何時會完成第一冊時,宝如表示很難預計,或因人手問題,或因翻譯的難度,都會影響進度。早前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他們的工作一度停頓數月,至早前疫情稍為緩和後才開始「加倍復工」。

疫情緩和後,宝如跟義工已開始「復工」製作點字佛經。眾人工作期間須戴上口罩,座位之間也保持適當距離。疫情緩和後,宝如跟義工已開始「復工」製作點字佛經。眾人工作期間須戴上口罩,座位之間也保持適當距離。

欣喜助人方便學佛 感恩義工團隊付出

每完成一本點字佛經,失明人佛教會同時會將錄音檔案製作成光碟,隨經書附送,亦會在他們的熱線二十四小時免費播放,讓更多不便出門的人也能聞法。這三年來,宝如曾參與製作《千手千眼大悲懺法》、《金山御製梁皇寶懺》及《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等等多部的點字版佛經。她坦言工作雖漫長,但意義重大。「完成一部點字佛經,令失明及視障的人也可接觸佛法,滿足感很大!」

事實上,佛經有長有短,視障人士不能單靠聽經來聞法。點字佛經可讓他們藉觸覺更深入經文,對學佛很有幫助,這功德確實很大,宝如卻謙稱只是盡己所能,同時將功勞歸於一眾義工。「他們願意無條件付出,製作點字佛經時非常專注及認真,也和我分享對佛經的體會,教我獲益良多。」

失明人佛教會已完成了多本點字佛經,供有需要人士免費索取,並附粵語錄音檔案光碟。現時他們正努力製作《大智度論》第一冊的點字佛經版本。失明人佛教會已完成了多本點字佛經,供有需要人士免費索取,並附粵語錄音檔案光碟。現時他們正努力製作《大智度論》第一冊的點字佛經版本。

指導失明人學用智能手機 與外界溝通

點字佛經以外,教導視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機,也是宝如在失明人佛教會另一項工作。尤其當今數碼通訊無障礙,失明的朋友,同樣需要學習新科技事物來跟外界溝通。「現時智能手機的功能已很齊全,對我們視障人士來說,只要記熟一些手勢來控制手機,配合內置的voice over(旁白)功能,便能以手機上網,以至跟朋友Whatsapp聊天!」

然而,失明人佛教會的視障會員一般年紀較大,宝如表示在教導他們學習智能手機時,必須更專注及更有耐性;製作點字佛經的訓練,相信對她幫助甚大。「智能手機,對不少長者來說是新事物。有時他們未必一下子明我所講的內容,便得重覆說多幾次,不能心急。同時要引導他們如何透過觸感去認識自己的智能手機。」

在宝如悉心教導下,不少年長會員已能得心應手使用智能手機,幫助他們更容易處理生活上大小不同情況。例如早前疫情高峰期,失明人佛教會獲善心團體捐贈口罩及衞生物資,他們便第一時間透過Whatsapp群組通知會員如何領取,較以往只能逐個致電聯絡,自然快捷得多。

教導年長的視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機,宝如認為最重要是有耐性,千萬不能心急(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教導年長的視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機,宝如認為最重要是有耐性,千萬不能心急(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毋懼疫情影響 積極學習工作

談到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失明人佛教會一切活動亦需暫停,讓視障的宝如留在家中工作,全因視障人士主要透過觸感跟外界接觸,他們會較普通人更容易受感染。

 「Work from home」期間,宝如選擇以積極心態去面對——工作上,她趁機整理失明人佛教會多年來的點字佛經館藏,把它們重新疏理。「這同樣是很繁重的工作,以前一直沒有時間處理!」生活上,她很高興能多些時間陪伴家人,還有跟她形影不離的導盲犬「悟拔」(Herbact)。「我一直希望能照顧悟拔好一點,多些陪牠玩耍。這段時間,我便常帶牠往住處附近的山頭散步!」剛獨立自住的宝如,這陣子更嘗試下廚,「在可見的未來,我將會完全失去視力,所以要趁現在好好學習!」

悟拔每天陪宝如上班。當宝如專心工作時,牠會乖乖在一旁休息。悟拔每天陪宝如上班。當宝如專心工作時,牠會乖乖在一旁休息。

明白因果 體現自利利他

宝如感恩佛教會給予機會,在這數年裏,有幸能接觸佛法,明白何謂因果。她笑言在失明人佛教會工作,較以往精進不少。正如她和義工們努力編製點字佛經,今天種下的因,便成明日的果,讓更多視障人士也可讀經學佛,既能幫助別人,同時令自己不斷成長,體現出何謂自利利他的精神。

註: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即將於8月15日(星期六)在港島區舉行賣旗籌款活動,誠邀各方護持。他們急需賣旗義工,希望籍著賣旗活動,讓更多人認識佛教會的目標與理念,藉著佛法的引導,燃亮起智慧心燈,為更多失明人帶來內心光明!如有興趣,隨喜致電2361-0801 / 3115-1123查詢。

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將於下月15日賣旗籌款(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香港失明人佛教會將於下月15日賣旗籌款(圖:香港失明人佛教會)。

延伸閱讀:

退休工程師患上黃斑點病變,學佛明了因果後,他如何面對身體的變化,並勇往向前改寫人生?


[1]點字(凸字)是法國人路易布萊葉(Louis Braille,1809-1852)所發明。三歲已失明的布萊葉,年輕時於盲人學校就讀期間,認識了一套軍隊常用的夜間通訊方法——軍人憑觸摸不同凸出的點子,代表不同字母,閱讀軍隊發出的最新命令或戰況。布萊葉前後花了八年時間,將這套系統加以改良,最終發明了點字,讓視障人士也能透過觸摸點字來閱讀文章,吸收外來資訊及知識,與普通人共享平等的學習權利。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