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佛誕吉祥大會)HKBuddhist-Ads-18MarTo24Mar
廣告 Close Ad
(生命盛筵)HKBuddhist-Ads-12MarTo8Apr

無論做甚麼都有修習的機會──2018年法國梅村之行

文:麥思齊| 2019-02-1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從小到大,每一次去法國梅村都不多於一個月,但入讀大學後則有四個月長的暑假(除非報讀暑期課程)。身邊的朋友總會早早規劃暑期活動,先去外國做暑期交換生,回港找兼職賺外快,再去一次短期旅行結束暑假。要說我固執也好、說我懶惰不去做其他事情也好,我跟本不需要考慮就決定花三個月的暑假在法國梅村。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國外逗留三個月之久。跟其他人說我暑期做了些甚麼時,有人會羨慕,有人已經對我每次假期會去梅村的計畫習以為常,也有人會覺得我很沉悶,每年去這麼遠的地方也不去鄰近的地方旅行。當然,無論我選擇做甚麼,相信都會學習到不同的事情。而我從來沒有考慮應否去梅村,可能是打從心底我有種強烈的慾望,希望透過修習轉化自己,這也是我這生希望能夠持續做到的事情。
       
踏入二十歲這階段,我會不斷成長,但也不會強迫自己突然變成一個「大人」。以往去梅村都知道要麼參加兒童組節目,要麼參加青少年組的活動,別人對我也有很多的包容和接納。但慢慢覺得自己的角色應該由一個無限接受僧團的愛的小孩,轉變為一個能夠體現修習帶來的成果的人,同時回饋於僧團和幫助其他人。因此這三個月到梅村是以義工的身分,並且不斷提醒自己放下任何期望,無論做甚麼都有修習的機會。

第一個月是每兩年舉行一次的二十一天禪營,是一個聚集修習多年,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修、佛法導師的禪營。禪營中有幾天是為在家眾佛法導師的傳燈儀式,每一個接受燈火傳遞的佛法導師都會念誦自己的受燈偈,然後傳燈的法師會作出回饋及傳燈。傳燈的法師也會簡單介紹每一個受燈的同修,令我驚訝的是有很多人都是專業人士,或者在自己工作領域中有權力和影響力的人。但是在禪營中無論我有否跟他們親身接觸,都完全感覺不到他們的「專業氣場」,沒有因為自己的身分和能力而有任何傲氣,只感受到他們跟所有人一起全然享受呼吸和步伐。這是我三個月中感受最深的其中一樣東西,我希望像他們一樣,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擁有任何成就、身分,我都能隨時隨地回到正念呼吸和步伐,這樣才是真正的修行和能夠感染其他人。

其後兩個月的夏令營和覺醒年輕人禪營,氣氛都比二十一天禪營興奮和熱鬧。夏令營中我又回到自己最喜歡的青少年組別幫忙,例如我在覺醒禪修營的廚房幫忙煮飯。後面的兩個禪修營可能因為人數更多,也有很多新接觸修習的朋友參加,除了要做更多事情,修習的能量也沒有二十一天禪營時渾厚。當中我也碰到不少難題,例如自己的不耐性導致不善的溝通等。幸好自己能放下期望,且願意開放自己,接受在修習上面對的挑戰,加上在二十一天禪營中看到的許多榜樣,讓我更能看到修習在處理痛苦時的幫助。回港後媽媽和某些同修說看到我有些轉化,雖然我不覺得自己又何轉變,但似乎對修習的目標更為清晰和堅定。

作者 - 麥思齊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自小在梅村修習一行禪師的教導,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稱。在單親家庭長大,與母親張仕娟一同撰寫佛門網專欄【正念父母】。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