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禪修中「五蓋」的問題與對治(上)──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三十)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9-10-27

續上期

學習坐禪有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由一般性到特殊性。一般性,就是不管你修行甚麼法門,坐禪有一般性的要求和規律;特殊性,就是你自己專修的那個法門的特殊要求。要瞭解坐禪一般性的要求,有一本著作不得不看,就是隋朝智者大師的《童蒙止觀》,又叫《小止觀》。這個書並不厚,講了坐禪的一般性的要求、規律。關於坐禪深入的次第境界,智者大師也有一本書,叫《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比較深、比較高一點。一般基礎性的瞭解,就是《小止觀》(《童蒙止觀》)。

「童蒙」的意思就是剛剛開始,啟蒙階段。在這個書裏,智者大師講到了障礙禪定生起的五蓋,這個蓋就是蓋覆,讓禪定不能現前,不能顯露,蓋覆住了。哪五蓋呢?第一叫貪,第二叫嗔,第三叫疑,第四叫掉悔,第五叫昏睡、睡眠。如果這五樣東西在我們修禪定、坐禪中現行,我們的禪修就難以深入。止也好,觀也好,難以顯現。可能大家接觸了佛教的名相會發現,有些詞會反復出現,比如貪、嗔,你講煩惱的時候講了,這裏講五蓋又講。你要知道,同樣的名相在不同的地方出現,含義是不一樣的。五蓋裏的這些貪、嗔、疑,指的是在禪修中現行的。我們知道這些煩惱有種子、習氣,種子就是現在沒有現行、沒有起作用、沒有支配我們的;現行的是正在三業中起作用的。煩惱在我們的三業中正在起作用,禪定就不會現前,止觀就沒辦法進行,所以叫「蓋」。至於煩惱習氣的種子,它沒有現行,還在那兒潛伏著,並不會障礙止觀,止觀到了一定的境界還會轉化它們。

五蓋中的貪有很多種。有的人可能貪男女的欲望,若它在禪修中現行的話,顯然禪定是不會出現的。因為在那種情況下,你的身心會熱惱;還有的人貪飲食,吃得很多,心中經常現行各種關於飲食的念想,也沒辦法專注;還有貪名譽等。當這些貪現前的時候,心就沒法專注,也沒法進行深度的觀察。所以第一個蓋叫貪。

第二個蓋叫嗔,就是嗔恨、嗔怒。你打坐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個你討厭的人,怒火中燒,那也沒辦法禪修;想起一件讓你不開心的事,難以釋懷,老是想發洩一下,那你也沒辦法專一。當然廣義地講,對無情也可能嗔,你對你打坐的環境、天氣都可能嗔。因為有居士給我寫條子說,有的同修在禪堂打坐,其他的人老咳嗽,或者弄出各種聲音,於是心理會很複雜,有的時候有一種厭惡的感覺,有的時候又有點惱火,有的時候你恨不得過去給他一下(那叫害心),這都屬於嗔的範圍。你在這種情況下,怎能專一啊?沒辦法專一。所以,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也說,盡可能地不要干擾別人。但是,作為每個修禪的個體來說,你要要求自己的心不要對這些情況起心動念。

疑是甚麼呢?在五蓋中的疑,它指的是懷疑,不是參禪的疑情的疑。疑情的疑,恰恰是信,這裏是懷疑。很多人對自己用功的法門沒信心或信心不夠,還有的人對坐禪是不是真地能增長智慧也有疑議。實際上五蓋裏的疑,要是借用佛教心理學的說法,也包括不信。在佛教心理學中,不信和疑還是兩種。不信是消極的,疑是積極的。不信這種消極的狀態是甚麼呢?是指信心不夠,信心疲勞、怠惰。疑是主動性地對某個對象不接受、不順從,這種心態出現,也使禪修難以深入。這種狀態也可能發生在你正在禪修時,當你深入到一個境界的時候,你突然會生起疑:行嗎?能繼續下去嗎?因為擔憂、懷疑,可能就此打住了。所以,疑是一個蓋。

掉悔是甚麼呢?嚴格地講,掉悔是兩個心態,但這兩個心態很接近。「掉」的意思,顧名思義,就是你抓著一個東西,一鬆手它不就掉下來了嗎?坐禪的時候,我們的心總是抓一個東西,專注於一個對象,但是經常會把它搞丟,這叫掉。悔是甚麼呢?悔是後悔。在掉的狀態,心容易浮。悔裏有後悔、追悔,悔見。如果我們有時候對自己以前犯的錯誤難以釋懷,就會有悔心所、追悔,有一個結在心中。本來這個心是要讓我們專一在禪修的對象上,專注在念佛或數息上,但時不時地要放下來,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專注對象弄丟了,去追憶、追悔其他的對象、事情。這就叫掉悔。打個比方,小孩子回家做作業,但他很喜歡看電視,於是寫一會兒就放下,跑去把電視打開,看看電視。可能看著看著還是覺得要寫作業,不寫的話,上學不好交代,他又寫一下,然後他又停下來把電視打開。這就叫掉。他的任務本來是寫作業,但他經常把這個事丟下,去弄別的。如果有這種心態的話,禪修就不容易專一。在禪修裏面,這種蓋具有相當的普遍性。

這下我們就能觀察到:為甚麼由戒生定呢?因為戒的功德能帶來一個心態,叫無悔,沒有悔。在出家人的戒本前面有幾句話:「說戒亦如是,全毀生憂喜,如兩陣共戰,勇怯有進退。」持戒就像兩支軍隊打仗一樣,勇敢的人前進,膽怯的人後退,清淨的人就喜,有問題的人就憂。如果持戒不夠清淨,會產生一些障礙禪定的煩惱心所出來。

第五個蓋叫睡眠。睡眠本來是我們人道的眾生不能缺的,那麼作為蓋的睡眠是甚麼呢?過度的睡眠、打坐中的昏沉都屬於蓋的睡眠。坐禪中昏昏欲睡,平時生活中過度地放縱睡眠,嗜睡如命,把睡眠當成一種享受的心態,這就有問題了。睡眠是一個不定法。它可以是一個煩惱心,也可以不是煩惱心。因為正常情況下,在我們的觀照下,為了身心更好地修行,這個不算煩惱。但是,你放縱地、貪嗜地睡,那就是煩惱,一種蓋覆禪定的障礙。當然打坐中昏昏欲睡,那也障礙禪定。

這就是五個蓋。我們可以用這五種蓋,反過來觀照自己,看看問題和障礙主要出現在哪些地方,然後去對治。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