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積累善業,為迎接死亡而做好準備:一場「死亡之旅」的啟示

文:活一番記者   圖:活一番| 2018-01-03
香港大學遺體捐贈計劃統籌、解剖學系副教授陳立基(前排右三)為公眾人士介紹香港大學醫學院解剖室裏的多款人體標本。香港大學遺體捐贈計劃統籌、解剖學系副教授陳立基(前排右三)為公眾人士介紹香港大學醫學院解剖室裏的多款人體標本。

聖嚴法師曾說:「當我們死亡之後,世界上任何財產、名利都帶不走,只有業報隨身。所以,真正可以帶走的,是我們的慈悲心、智慧心和功德。因此,不必擔心死了以後會到哪裏去,看看自己現在有沒有『儲蓄』倒是真的。利用現在的生命好好養精蓄銳,在這個世界上多做些功德,多帶一些好的業報到來生,就不必害怕死亡了。」從佛教角度而言,我們現在怎樣活,會影響來生的際遇。只要把握當下改善生命,積累善業,為迎接新的未來而做好準備,對死亡的畏懼自能減輕。

近年來香港多個團體積極推廣生死教育,心繫心生命教育基金(下稱心繫心)就是其中之一。心繫心於12月10日以「無忌無諱」丶「好生好死」為旨,舉行「靜觀漫遊:死旅。圖生」活動,帶領大家遊覽各處與死亡有關的地點,正視死亡,反思生命。讓我們來看看這一趟靜觀之旅,對我們把握當下積累善業、改善生命有何啟示。

靜觀漫遊的第一站,是平日素不開放,這次破例讓公眾人士參觀的香港大學醫學院解剖室……

香港大學醫學院解剖室內的解剖桌香港大學醫學院解剖室內的解剖桌

我們常把遺體捐贈給醫學院、供學生學習解剖的人稱為「無言老師」或「大體老師」。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採用前者為名,而香港大學醫學院則採用後者。稱他們為「無言老師」,是因為捐贈者雖然不會說話,卻可以「無言身教」,讓學生學習人體解剖和反思生命。那為何會有「大體老師」的稱謂呢?

香港大學遺體捐贈計劃統籌、解剖學系副教授陳立基解釋,「大體」有兩個意思:一、學生在解剖過程中學習的那種人體結構,只需肉眼觀察便可,不需要借助顯微鏡或者X光等工具,而這一門學問亦稱為「大體解剖學」; 二、遺體捐贈者放下小我、完成大我,是顧全大體的「大人」──《孟子》有云:「從其大體為大人,從其小體為小人」,只顧自己得益(小體)的是小人(志向不大的人),顧全大眾利益(大體)的是大人(君子)。大體老師為了讓學生成才丶治療更多病人而捐贈遺體,堪稱大人。

解剖室平日素不開放,這次破例開放供記者拍照。解剖室平日素不開放,這次破例開放供記者拍照。
解剖室裏的人體標本解剖室裏的人體標本

大體老師不但有助學生學習人體結構和反思生命,更以身作則示範心不貪戀的精神、慷慨布施的菩薩道 ── 不受「保留全屍」的傳統觀念局限,放下對肉身的眷戀,也不執肉身為「我有」,以自己的身體行菩薩道。捐出遺體,亦是一種布施,留下無私奉獻、捨己為人的精神。雖然生命結束,然精神長存。

正如遺體捐贈者衍陽法師所言:「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匆匆過客。我不怕死,但也不執著求生……生命的本質是甚麼?有人活得生不如死,有人雖死猶生。每個人能留下的不是身體,更不是金錢,而是精神。」(出自《大體大得 ── 遺體捐贈感思文集》)

圖為Stone Manor (原稱昆明園),當眾人走到這裏,心繫心義工問道:若你是別墅主人,會如何處理這家別墅?留給子孫?將田宅資財捐贈出去?還是有別的處理方法?眾人沉思不語。圖為Stone Manor (原稱昆明園),當眾人走到這裏,心繫心義工問道:若你是別墅主人,會如何處理這家別墅?留給子孫?將田宅資財捐贈出去?還是有別的處理方法?眾人沉思不語。
夕陽西下,眾人行經基督教華人墳場。回望這一生,可有放不下的人或事?夕陽西下,眾人行經基督教華人墳場。回望這一生,可有放不下的人或事?

來到沙灣徑(終點站),有一個體驗攤位稱為「案發現場」:參加者模擬身亡一剎那(例如意外墮崖或遇溺)的最後姿勢,令人體會到,原來我們和死亡可以非常接近 ── 萬一猝死街頭,不省人事,心臟呼吸停頓,就此告別人世,回望這一生,你可有遺憾?

參加者Kitty Hong回想自己模擬「意外身亡」的情景:「那一刻,我的心裏非常平靜 ── 回望自己一生,自問沒有欠人一分錢。」她坦言平日會花點心思關心家人,對每位家人的關愛都很「平均」,彼此和洽共處,心裏沒有甚麼遺憾。心繫心創辦人Christina回應道:「每個人的生命都有起點和終點,最重要的是,離世的時候有沒有遺憾?我們希望大家可以想一想。」

參加者模擬身亡一剎那的最後姿勢:萬一猝死,心臟呼吸停頓,就此告別人世,回望這一生,可有遺憾?參加者模擬身亡一剎那的最後姿勢:萬一猝死,心臟呼吸停頓,就此告別人世,回望這一生,可有遺憾?
昔日新聞回顧:「渡海泳兩遇溺,男死女命危」、「行山女飛鵝山墮崖亡」……昔日新聞回顧:「渡海泳兩遇溺,男死女命危」、「行山女飛鵝山墮崖亡」……

及時行孝,也是減少遺憾,以及為死亡作好準備的一種方式。Christina分享自己的故事:「那天,我的男朋友突然過世,我深感不捨之餘,也感到非常遺憾。我們還有很多說話沒有好好傾訴,很多事情還來不及做。他離世不久之後,我的媽媽也離世了,同樣是喪失至愛,前後兩次經驗卻完全不同 —— 正因為失去了男友,我對媽媽非常非常的好,把應要做的事通通完成了,因此了無遺憾。如果生命沒有甚麼遺憾,他日離開人世,身邊人也沒有那麼哀痛和不捨。死亡隨時會發生,我們應該盡量活好每一天。」

常言道:「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把握當下積累善業、廣行布施、及時行孝,當能為道業積累資糧。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