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自己點火

第309期明覺   圖、文:傳燈法師| 2013-08-21
坐落溫哥華智利域市的寶林學佛會坐落溫哥華智利域市的寶林學佛會
風雪中的寶林風雪中的寶林
春日的寶林春日的寶林

我認識兩位朋友,她們從事同一個行業,兩人交情不深,但見面時有說有笑,平日也有來有往。阿甲年紀較長,人生閱歷比較豐富;阿乙年紀較輕,聰明,辦事效率高,人緣也好。大家原本相安無事,但過了一段日子,阿乙的表現愈來愈出色,事業有成,阿甲覺得自己樣樣不如她,開始感覺有競爭壓力。


在一個機緣下,阿甲發現阿乙好像跟一位有婦之夫有不尋常的關係,於是像撿到寶一樣,開始在朋友圈中不斷散播謠言,指阿乙行為不檢點。那些加鹽添醋的中傷很快傳到阿乙耳中,阿乙心中當然不是味道,但她沒有反擊,只是開始對阿甲有了戒心。


很長的一段日子,阿甲不斷傳播阿乙的糗事,後來阿乙忍無可忍了,兩人終於爆發了一場大衝突,反目成仇。從此,兩人勢成水火,有阿乙的地方,阿甲絕不會出現,還明言:「有她就沒有我!」阿乙知道阿甲這樣的想法後,所有阿甲可能會到的場合,她都大搖大擺預先出現。阿甲的退避,令兩人的距離更大,關係更差,阿甲也因此漸漸被孤立。


憨山大師在《醒世歌》中就訓示:「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很多時候,怨和業真的很難說得清。傳揚他人的過失、惡行,評論人的是非、對錯,就等於自己在造惡,不單有損自己的德行,也容易與人結下仇恨。口業的過患實不可測、不可量。當瞋恨心一起,情緒一來時,我們該如何化解?當別人對不起自己時,怎樣用智慧轉化?


我曾聽衍陽師父說,當年衍傑法師和她初到溫哥華創辦寶林學佛會時,也曾惹來滿天是非和誹謗。當時正值嚴冬,陽師父在天寒地凍的戶外足足坐了兩個多鐘,委屈、不平和傷感重重壓在心頭上,她無語望蒼天,久久不能釋懷。撥長途電話給師父聖一老和尚,向師父申訴並請求師父為自己討個公道,老和尚卻說:「如果是假的,一陣風就吹過去了。」她苦惱地反問:「為什麼這陣風吹了那麼久?」


「是非不辯是解脫」。老和尚沒有仗義相助,只是不停地教誨她們。多年後陽師父才感受到,正是那次的磨鍊,令她的心智更快、更茁壯地成長。


唐朝名將郭子儀,他的祖墳曾被對手挖掘,古時候祖墳被挖是極大的恥辱,那是復仇或挑釁最惡毒的手段。郭子儀知道後傷心地痛哭,但他沒有生起瞋恨,仗自己的軍權去報復。他反思:因戰亂而死的人太多了,因仇恨而祖墳被挖的人亦不計其數,我是領軍打戰的將軍,手下不知有多少士兵亦曾挖過別人的祖墳,現在終於輪到我了,這只能說,是我罪業深重。


當瞋恨生起時,我們要懂得觀照,像郭子儀那樣,從另一個角度看,將責任承擔,平心靜氣去面對和化解問題。怒火中燒,那些火,都是自己點起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