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與龍共舞

第313期明觉   圖、文:何國全| 2013-10-16
“成龍偷偷養兩位超級學生”當年成了頭條新聞,本文作者何國全醫生(左一)正是其中一位“超級學生”。“成龍偷偷養兩位超級學生”當年成了頭條新聞,本文作者何國全醫生(左一)正是其中一位“超級學生”。

回想起這一件事,彷彿還是一個夢境。


青春熾熱的年紀,我們都曾經有過“追星”的夢,妄想能和銀幕上的偶像做個近距離的接觸。妄想歸妄想,年少時有大把時間做夢,口袋裏就是沒有幾個零用錢。


話說大四的年終假期,醫學教授又再鼓勵我們往外汲取經驗。前一年,我和林同學就曾到沙巴,參與空中醫療隊伍,到原住民村落見習,也在饒老師的家白吃白住了兩個星期。這一次,我們放眼到香港的醫院作考察。初生之犢不怕虎,餿主意也就一籮筐。在香港我們無親無故,但香港勝在演員特別多,所以我們就打了一位明星的主意,還狠狠地敲了他一筆。


成龍滑稽的武打動作,深俘觀眾的心。他熱腸肚喜歡扶貧濟困,還設立了一個“成龍慈善基金會”。那一年,成龍與楊紫瓊合演《警察故事III:超級警察》,在吉隆坡取景。拍戲的花絮,各大報章圖文並茂地大肆渲染,當粉絲們揮汗如雨地追着影星跑時,我和林同學這兩個窮光蛋,則在醫學系的宿舍裡絞盡腦汁,編織一個想飛的夢。


你一言我一語,我們洋洋灑灑地給成龍寫了一封信,說明要到香港考察的意願和窘境。信封裡還附上個人近照以示誠意,然後騎着電單車,厚着臉皮到成龍下榻的酒店去。五星級酒店裡堂皇的裝潢,賓客衣冠楚楚,讓寒酸的書生相形見絀。羞於久留,我們匆匆將那封信留在大廳的接待處,就趕緊像老鼠般竄了出來。


幾天後,從報章上得知他們拍攝完畢,鳴金收兵,走了。成龍沒有留下片言隻語,我們自討沒趣,還一度懷疑酒店接待員的誠信。


當我們已不再期待的時候,成龍的經理卻給我們捎來了信息。“謝謝你們的來信。很抱歉,成龍慈善基金只適用於香港的居民。”信件的開端就是一桶冷水,夢幻破滅,我像泄了氣的球倒在床上!林同學則繼續唸下去,忽然間他如獲至寶地跳了起來,高聲唸出:“成龍先生慷概解囊,樂意私下贊助你們。請來信說明所需費用。”


呼啦!我們馬上抽出信箋,一五一十地呈報來回機票,以及將在香港住上一個月的膳宿預算。成龍顯示了大哥的風範,果真寄來了一張支票,15,000元港幣,分毫不少,促成了我們在香港瑪麗醫院當見習生的經歷。


在香港考察的期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還依着信件上的電話號碼,撥了幾通電話到成龍的辦公室,要約見大明星。秘書小姐告知他還在中國拍戲,歸期難料,我們自嘆功虧一匱,要見成龍一面的心願,也就難了。


其實,我們還隨身帶來了一個紀念品,以回敬成龍的好意。那是成龍戴上交警鋼盔的描繪,很應景的一幅畫。臨回國的前幾天,我們厚着臉按圖索驥,搭地鐵找上了他的辦公室。


一到成龍的辦公室外,就看見一輛黑得發亮的新穎跑車,我倆互相打個眼色,嘿!說不定大哥就在裏邊呢!果然,接待員說成龍正在裏邊開會,但我們沒有預約,不知他會不會接見我們。我們開始患得患失,一顆心也就七上八下了,深恐嘴邊的鴨子飛走,失之交臂。


沒多久,會議室大門一開,一陣喧嘩,一身運動裝的成龍領先走了出來:“你們果然從馬來西亞來啦!”向成龍要錢的人肯定不少,但拿了錢還敢貿然出現在他面前的,肯定不多。他關切地慰問我們在香港的膳宿。近距離接觸偶像,我們自是受寵若驚,結巴了起來,還差點忘了送上那幅畫。


一陣寒暄後,熱情的成龍說:“來來來,影相影相。”(廣東話:拍照)能和偶像搭肩拍照,一股熱血衝上腦,自是笑得見牙不見眼。拍了照,他轉身吩咐經理安排我們出席《警察故事III》的首映禮。心底自是高興得不得了,很不巧,首映禮當天正是我們回國的日子,只好推辭了。


“要好好讀書啊!”揮別時,成龍給予的鼓勵,我畢生難忘。我們何其有幸,要偶像自掏腰包贊助,而且能夠到香港與他搭肩合照,說來也難以令人置信呢!


見習完畢,返回大馬,原以為一切就歸於平淡了。殊不知,好戲還在後頭呢!一位神通廣大的記者,探到了我們“與龍共舞”的消息,摸到我們的宿舍來了。接受了“獨家採訪”,我們這兩個不按理出牌的窮光蛋還上了報章呢!


“成龍偷偷養兩位超級學生”的頭條新聞,讓我們在1991的那一年紅透了整個醫學系。


如今,已不是追“星”的莽撞少年,但當年的情景歷歷在目,清晰如昨,彷彿是一場不願醒來的夢。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