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說愛情(一)

第230期明覺   文:何念慈| 2011-01-26
《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死亡》舞台劇海報《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死亡》舞台劇海報

早前有一齣舞台劇,它有一個頗長的名字──《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死亡》。我知道這劇已有一段日子,某天乘地鐵,遇上它的平面廣告,自然地就駐足細看。那個廣告,視覺上並不太吸引,但我還是停下步來看它。最初,還不知道自己在看甚麼,有甚麼好看,後來腦筋稍清明,就覺察到自己是在重複唸著那個劇名,並且想像這會是甚麼樣子的一齣戲,導演、編劇、演員會如何演繹愛情的無跡消逝與無從捉摸。

激動分手

 

然後──大概二三十秒以後,又有一個想法上來,這該是對「平靜」兩個字的自然聯想。我想,這個年頭,戀愛不是那麼經常地可以「平靜死亡」;現代男女,活在香港這個彩色的閃亮blink blink的都市,頗容易染上一種「情緒激動症」。從數年前開始,轟動血腥的情殺案件就像依據穩定頻率出現,再參照我的記憶,這種事件好像還有一種漸趨頻密的走勢,血腥的程度也屢屢讓人咋舌。

從記憶拈來,就有政界新晉人物兼前地鐵救人英雄某某給女友砍傷事件、失戀青年在大廈游繩進入女友家謀殺睡夢中的舊情人、前快餐連鎖店職員因女友另結新歡上門要求復合不果而行兇等,這些暴力事件,讓人擔憂,現代人好像漸漸不懂「和平分手」了;人的某些心理質素正在消失當中,這些心理質素是甚麼?該包括原諒、寬恕、同理心、慈悲、善良、容忍等。

說愛情

 

《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死亡》,我想像這是一齣小品,議題可能是人的情感和愛的無奈。我注意到「意外」那個用詞,透露一種無力感:愛情滑不溜手,它要走,任誰叫破喉嚨它也不回頭,人只可以跟在它的尾巴後頭,任它愚弄,無從還擊。

我想起帕特(Pat love,或稱Patricia Love,美國著名的婚姻治療師,著有How to Improve Your Marriage Without Talking About It, The Truth About Love: The Highs, the Lows and How You Can Make It Last Forever, Hot Monogamy等書籍)的理論,數年前她曾經來港,在一個國際家庭治療論壇中發言,我當時跟幾位臨床心理學界的行家一起出席,一致贊成帕特的演說甚有感染力。

依據帕特,她大概不會贊成無力愛情論,她可能會鋒利地指出「無力愛情」不過是愛的小部份真相,但人卻總是給那局部真相蒙閉眼睛,甚至沒有想過如何去經營長久的愛情。若學懂這門經營學,愛情的熱和光可以經歷時間考驗,不脫色,不走樣,結婚那麼個三五十年,仍然有男有女是活在hot monogamy之中,感情hot,身體熱,那種幸福,就像黃金打造的皇冠般閃閃發亮。

何處來的吸引力

 

依據帕特,愛情可以有三階段。第一階段是男女相吸期(attractiveness):一個人如何被另一個人吸引,一個人如何因為另一個人心動,眾生當中,茫茫人海,為甚麼是這個人?為甚麼看著嗅到碰上便感覺失常?還是一種心甘情願帶快意的自願失常。愛情有如此魔力,沒有人說得比威廉莎士比亞好,他寫作的愛情喜劇《仲夏夜之夢》中有名句:

「鴿子追逐著鷹隼,溫柔的牝鹿追捕著猛虎,弱者追求勇者,結果總是徒勞無益的。然而我願死在我所深愛的人手中,好讓地獄化成了天宮。」

男女間吸引力如何產生,這是奇蹟一樣的神秘事。

(待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