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心經即是巴哈-Ads

開心的技巧──明就仁波切「開心禪」訪問記

佛門網   文:侯松蔚 圖:亞洲德噶基金會| 2010-11-27
明就仁波切開心演繹禪法明就仁波切開心演繹禪法
分組遊戲、討論及練習分組遊戲、討論及練習
數百名參加者共同禪修數百名參加者共同禪修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本月初以「快樂人‧香港人」為主題,舉辦了連串活動,教導港人尋回自己本有的快樂。

充滿活力和歡笑的禪修課

  是次活動包括了若干禪修課程,筆者來到其中「開心禪」的首天課程(整個課程分為三個階段,每階段兩天),看見剛報到的數百名參加者一起玩集體遊戲以「破冰」(打破隔膜),接著被分成若干組別,各自構思組別名稱及口號。在香港的成年人佛教活動中,很少看到這種像學生活動般有趣的畫面。

  遊戲過後,明就仁波切步入會場,上座開示。他首先介紹道,若一家公司的老闆或一個國家的總統,是個瘋子或他的心沒訓練好,後果可大可小。而我們的「心」就像自己生命中的老闆,情況也一樣。可惜許多領袖訓練課程只針對人如何對外,而非對內,故受訓者不知道怎樣領導自己,從貪婪、自私、無明等衍生許多問題。禪修,正能訓練自心,指引心前往正確方向。

  仁波切教授了禪修的正確姿勢,他說亞洲人禪修時身體經常繃緊而向前傾,這是因為誤會禪修要用力壓制思想;西方人則常向後仰,因為他們太刻意放鬆。兩者都並非正確方法。

  接著,仁波切指導大家進行放鬆練習,並指出完全地放鬆(像工作或勞動後剛躺下的一刻般放鬆),就是禪修!這種禪修與一般休息的分別是,前者有正念,覺知自己的身心狀態,後者則沒有。

  為了說明放鬆的重要,仁波切舉了一個例子:假如我們去海洋公園,一邊玩一邊吃叉燒包、菠蘿包(這幾個字仁波切用廣州話說出),這樣會很高興;但若是警察用槍迫我們去海洋公園,要把叉燒包、菠蘿包吃光才准走,(這時全場爆笑!) 雖然所做的事情一樣,但在有壓力的情況下,我們會覺得這是痛苦。因此,放鬆才能快樂、自在。

  更進一步,六根接觸任何對境,只要保持正念,均可以之輔助禪修。仁波切帶領參加者透過覺知自己在看花、聽鐘聲、吃東西、吸入香氣,甚至覺知身體痛楚及睡意來禪修。從早上至黃昏的課程,於歡笑中很快就過去了。

仁波切談香港、快樂和禪修

 明就仁波切被其他高僧譽為最能了解現代人的上師之一,他是怎樣理解香港人的情況呢?仁波切趁著未用晚膳前的少許時間(晚上仍有課),慈悲接見筆者,談了以下問題:

問:仁波切,是次您在港的系列活動名為「快樂人‧香港人」,請問您覺得香港人快樂嗎?

答:2001年我首次來港,至今香港發生了許多變化,但我覺得香港人思想越來越開放。生活中存在著許多壓力,很多人都願意開放地尋找解決方法,追求智慧、慈悲、平靜,這是很好的。我喜歡香港,因為這地方有山、有海,人也很友善。

問:請問您能否給香港人建議一些減輕壓力、增進快樂的方法?

答:我的建議是──平衡!不要太緊、不要太鬆。太緊的話,你會超出負荷,形成種種問題。當然,我們生命裡有很多問題,就像波浪般不斷起起伏伏。但正如股票市場有起有跌,人們才能從中獲利一樣;生命有上有落,所以才多姿多彩。最重要的是,你要接受生命就是反覆上落的事實,隨遇而安。

  隨遇而安不代表我們做事可以輕言放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知識、智慧、力量,故我們應該相信自己,盡力實現目標。同時,不要過份緊張結果。有時,我們可能達成目標,有時則不然。無論結果如何,坦然面對它即可。這樣你會更快樂,更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也就更成功了。

問:現在的這個活動稱為「開心禪」,請問開心與禪修有何關係?

答:我認為禪修的確能令人們開心。因為我們的問題,其實都是來自自己的心。開心、不開心,主要是心的狀態,而非存在於客觀現實。禪修能讓人轉化痛苦為快樂。

  小時候我患上驚恐症,十分痛苦。但後來我與驚恐症交朋友,它就變成我其中一位最好的老師。同樣地,你可以和任何類型的痛苦交朋友,令它成為快樂的助緣。當然,不是光想著要和痛苦好好相處就可以,我們需要正確的技巧,而這技巧就是禪修。無需倚靠外在物質,憑著禪修你就能獲得真正的開心、自在、解脫。

筆者按:有關開心禪修的具體技巧,最好當然是上仁波切的課,但他快要進行為期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了。在仁波切未「復出」前,大家可閱讀他的名著《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你是幸運的》,內有詳盡闡述;也可瀏覽本網〈我知我在聽音樂──「世上最快樂的人」教你從音樂找快樂〉、〈好笑又益智的音樂會〉兩文,以認識基本概念。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