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第204期明覺   文:Candy| 2010-07-28

你記得上次許願是什麼時候嗎?是新年,是生日?

有一次,我跟朋友說,我們做山區的醫療教育等義務工作,要發願啊!朋友問,什麼是「發願」?我語塞,懷疑自己用錯了詞彙,那一刻,就像自己說了只有少數人才懂的「圍頭話」一樣。

佛教徒應該對「發願」不陌生,但當中像我間斷的、甚至忘記的佔了多少?每天早晚課,到回向時,總是說:「願持咒念佛功德回向所有眾生,所有寃親債主。」好比唸書一樣,亦好比駕車一樣,重複的、不用動腦筋,口在唸,心卻不知去了哪裡?

那天(7月24日)去了香港書展一趟,走到佛教坊的攤位,東蓮覺苑弘法精舍在那裡設置了「心靈對談」的小廳子,讓大眾與法師輕鬆的面談。義工說,不如跟法師聊聊吧,我很高興的接受。

在小廳子裡,一邊喝茶,一邊與在場的兩位尼師談話,由我剛完成大學佛學碩士班開始說起。兩位尼師很親切,一邊為我送上一杯茶,一邊聆聽:最近,一位年青人殺了母親及妹妹,報章引述他說這世界太多人,死去一些人不是更好嗎?我跟他有相似的想法,但我不想下無間地獄!我補充,我很不慈悲,嗔心很重,當然還有貪心、愚痴;那大悲心、菩提心起不來……

尼師A說:「您很清楚您自己,像我現在喝了茶,待會要上洗手間,這就是業力。」

尼師B說:「業力雖然很強,願力亦不可思議,所謂重罪輕受,您學得不少,是從『理入』,現在應該從『行』入手。」

尼師A提議我從小目標著手,不然,會生退失心;我同意,並回應,已看完《你可以更慈悲》(法王頂果欽哲仁波切著)與〈勸發菩提心〉(省庵大師著)、〈勸發菩提心文講義〉(圓瑛大師著),卻沒有進步……

尼師B說:「最重要不要間斷,每天做。」

我記起聖嚴師父開示中,提到不要一曝十寒;法鼓山2008年推出「好願在人間」 運動;2009年師父往生,用了「大悲心起,願願相續」──我卻沒有發願,難怪我的人生總是空洞無物。

當天晚上,連忙在書架上抽出一本小冊子《祈願,發願,還願》,頓時感到慚愧, 所有法寶都不缺,但心只會向外跑,浮躁不堪;就連師父的三大願都不知,愧對師父,直至看〈聖嚴法師的大願〉,才如夢初醒。

我發願跟隨師父,把學到的佛法與他人分享,一人也好,兩人也好,但願更多人分享到佛法的好處。

最後,感恩兩位尼師,回向自己學佛路途少障礙。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