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安居真好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每年的農曆四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是出家人結夏安居的時候。記得在緬甸念書時,比丘僧會半月半月聚在大殿自恣、誦戒。「自恣」意即兩人一組,向對方坦誠舉發自己犯的錯,懺悔清淨後才誦具足戒。我對他們油然起敬,也格外讚嘆佛陀制戒的智慧。結夏安居又稱雨安居,意指在雨季的三個月期間出家人要集結在一起修行,不許隨意遊方。在古印度,其他宗教徒也有這個制度,主因是避免踐踏在雨季外出的蟲蟻和剛發芽的草木,甚至免受蛇蠍蚊蟲的侵襲。

璇師父憶述在大嶼山寶林禪寺結夏安居時,除了每日的定課──早晚殿、早午過堂、出坡以及晚上坐兩支香外,聖一老和尚還會帶領僧眾誦經,曾誦過《大般若經》、《大般涅槃經》、《法華經》、《華嚴經》等,安居的時間既充實又密集。這幾部經的篇幅長,意思又深,一般人鮮少讀誦。

安居期間僧眾不可隨意外出,除非因父母、師長或三寶事需要出界外,可以說明原因,請求僧團批准。璇師父曾請求下山看跌打,但老和尚打發說:「多燒柴就能好呢!」當時璇師父在廚房幫忙,主要負責生火。師兄燒菜做飯時,她會拿張矮凳坐在爐灶旁看火,師兄一喊「加點火!」或「快燒焦了!」她便快手快腳應變。有時切過辣椒或薑再去照顧柴火,手掌的熱和辣混在一起,慢慢練就她吃苦的能耐。

安居期間時間雖緊凑,道業卻能進步神速,所以安居圓滿日也稱佛歡喜日,佛陀知道有弟子成道,心生歡喜、讚嘆。這一天,護法居士們也會供僧衣、供齋食。

今年,中心平日共事的九位師父也安居,這期間大家除了誦戒還攜手成就法會,且經常聚在一起練法器、學唱誦,彼此水乳相融。期間昌師父的媽媽因病入院,荷師父的媽媽生西,大家都同心為老人家誦經祝禱,全力支持她們過難關。

這期間我們因三寶事前往美加,協助了溫哥華東蓮覺苑的《梁皇寶懺》和《盂蘭盆》法會,深感當家師父的細心周全。法會由兩個不同道場的師父協力負責,有時大家的唱法不同,一時轉不過念來,當家師父會敏捷地遞上本子,或者拍子、板位錯了,她會走進悄悄提示。法會中她總是一眼觀七,一心多用,大事小事都應對自如。她的生活很規律,早晨四時許她便起床拜佛,然後做運動,上早殿,備早點,展開一天的法務。師父們也分頭下廚煮大齋供眾,大家清早五點入廚,分工洗切煮炒。平時只有當家師父一人看守寺院,這時僧團都聚在一起,早課多了人聲,感覺又回到僧團中,倍感親切、溫馨。

到了三藩市大覺蓮社,眾師父合力成就一年一度的《法華經》、《藥師懺》等法會,各司其職,做錯的誠意提出、糾正、懺悔,做對的則勉勵、讚許,僧團是那麼融洽、和睦。正所謂「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當今出家眾已不多,大家各有各忙,能聚在一起的機會實在不多,如領眾的師父能好好凝聚大家,發揮大力,才能令僧眾安心辦道,令佛法住世綿長。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