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年青人也耍太極,甚至教太極!天真園繼承傳統,讓太極年輕化、融入日常生活中

在香港,每天早上路過公園,不時也看到公公婆婆悠然地耍太極拳,卻幾乎沒有年輕人、甚至中年人參與。所以我們對太極的印象,從來都是長者們的興趣玩意。不過早前來到位於天津古城武清區城關鎮的「天真園」參與太極文化體驗營,卻換來截然不同的感覺 —— 在這裏負責教授的導師,絕大部分只是二十來歲,比參加學員還要年輕(包括筆者!)

天真園創辦人邢啟林與崔愛玲一直致力推動太極文化,他們認為太極不止是學習太極拳那麼簡單。
天真園創辦人邢啟林與崔愛玲一直致力推動太極文化,他們認為太極不止是學習太極拳那麼簡單。

太極文化體驗營 動靜皆宜

天真園在2003年由邢啟林與崔愛玲創立,師承李氏太極拳派別。自從2020年太極拳獲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後,開始多了人留意太極;天真園亦打開大門,邀請不同界別的朋友到來。在為期兩天的體驗營中,一眾學員跟隨年輕導師學習基本的太極樁功、連結五行的太極五指操、訓練專注的太極揉球;還會上茶養、香修、讀經等看似跟太極不太相關的課堂,背後目的其實是希望將太極融入日常生活中,令太極不止是一套拳法那麼簡單,而是一種能助我們保持專注、正念的生活文化。

太極文化體驗營讓學員學習太極樁功、五指操、太極揉球、茶養、香修、讀經等多元化課程,負責的導師全都十分年輕。
太極文化體驗營讓學員學習太極樁功、五指操、太極揉球、茶養、香修、讀經等多元化課程,負責的導師全都十分年輕。

來自香港的年輕導師:學習太極,讓我擁有更遼遠的眼光

當日體驗營的班主任導師何昌融(Chris)來自香港。回想當日他跟天真園結緣,正是因為這裏不會一味著重訓練拳法功夫,而是從生活角度去認識太極。「我從小學習英語,也在國際學校唸書,學習外國文化。但來到青少年階段,我開始思考自己既身為中國人,是否應當好好認識中國文化?」

然而,過去一直以英語為主要學習語言的Chris,坦言一開始接觸四書五經時大感困難。「要我背誦經文,更是要了我的命!」後來在父母安排下,他參加了天真園夏令營,為他留下非常良好印象。「在這裏,我真正體會到中國傳統文化如何融入生活中,而不只是白紙黑字地背誦甚麼聖賢之道。」天真園也有讀經課堂,卻是透過生活例子去解讀經文,令他容易掌握得多,自此也開始了他和天真園的緣分。

Chris(左)來自香港,在爸爸支持下,多年來在天真園深造,如今已是這裏其中一位導師。
Chris(左)來自香港,在爸爸支持下,多年來在天真園深造,如今已是這裏其中一位導師。

其後,Chris決定遠赴澳洲升讀大學,完成學士課程後,卻仍然感到前路茫茫。那時候,他回想起昔日在天真園和他一起學習的同學,如今已成為太極導師。「那一刻令我覺得,這幾年來,我是不是有些東西錯過了?」因為這樣,Chris決定再到天真園深造太極,以至中國傳統文化,最終成為這裏的導師。「太極文化影響我最深刻的地方,就是讓我學會用更廣闊的眼界看事物——不要只從自己角度去看,而要嘗試站在別人的位置出發、理解他們的想法。就像天真園這裏,也是透過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交流,讓我們學習到古人傳授下來的傳統智慧。」

Chris在天真園還擔任翻譯工作——全賴他自小學習英語,每次當有外賓前來拜訪,又或遠赴外國宣傳太極文化時候,Chris的角色便十分重要,讓不諳中文的外國人,也能認識太極。剛好天真園早前有兩位外國學生,他便充當翻譯導師,讓二人毋懼語言障礙,由零開始學習太極文化。

外籍學員:太極文化,無處不在

在香港成長的中美混血兒Halle Lewis,兩年前欣賞了由天真園創辦人邢啟林與香港著名舞蹈家馮雲黛合作的太極舞蹈音樂會《極》之後,對太極開始萌生興趣。Halle本身有學習芭蕾舞,在馮雲黛老師推薦下,決定前往天真園學習,希望藉此行,重新連結自己的華裔血統根源。

Ana(左)和Halle在天真園學習太極文化,感受到強烈文化衝擊。
Ana(左)和Halle在天真園學習太極文化,感受到強烈文化衝擊。

Halle還邀請了昔日在加拿大一起唸書、對太極同樣有興趣的墨西哥籍同學Ana Lucia Alcocer Franco同行。在這裏學習了短短一段時間,卻已令她倆感到強烈的文化衝擊。「在天真園學習太極,每天也有不同工作要做,過程中令你感受到,太極文化已植入這裏,無處不在。我們現在只是學了皮毛而已。」Halle表示會繼續留下來一段時間,Ana就只逗留一個月,但她希望日後有機會再度前來。

在這兩天體驗營中,遇見的大部分也是像Chris、Halle和Ana這些年輕人,感受到這裏一點也不老套,反而處處充滿生氣活力。至於兩位「長老」邢啟林與崔愛玲,平時不常見在園內出現;後來有機會跟二人訪談,體會到他倆自2003年創立天真園之後,二十年來一直以來在背後默默耕耘、致力推廣太極文化的用心。

創辦人:目標堅定,有所為及有所不為

「別的學院,每次招生隨時上百人,我們從一開始卻堅持不收太多學生,頂多只有三十多人。」在這種「小班教學」模式下,讓老師和學生有更多交流接觸,學員們也要兼負園內大小工作,真正從生活中體驗太極文化。「也許我們是全國第一間學院,將太極拳和太極文化『分家』!」他們認為,太極拳只是太極文化其中一部分,二人要求學員必需做到文武雙修,方能真正領略博大精深的太極文化。

邢啟林與崔愛玲承諾未來會繼續推動太極文化,希望更多年輕人加入同行。

如此深耕細作的教學方法,令天真園不像其他學院般「桃李滿門」,但每位前來學習的年輕人,當會感受到邢啟林與崔愛玲的全方位教導和指導 —— 不止是學習太極拳,還要學習太極文化,以及學習如何做一個人。二人坦言這二十年來一直努力(及艱苦)經營,尤其新冠疫情那幾年不能辦課,令天真園一度陷入危機。可幸在2020年,太極拳被列入為世界非遺後,全國也掀起太極熱;他們也適時推出網上課程,打破因疫情隔離未能招生的困局;如今疫情已完結,他們也重新開辦體驗營,同時前往美國、日本不同地方,進一步推廣太極文化。

看著昔日一班少不更事的小孩,今天已長大成人、成為文武雙修的太極導師,邢啟林與崔愛玲未有居功,反而謙稱:「看著這班孩子成長,我們也獲益良多,感到自己的生命也有成長。」這也是天真園眾人二十多年來不斷修行,互相交流,提升自己,宏揚太極文化的精神所在。

延伸閱讀:
「活在當下」的療癒力量

天真園佔地極廣,在此可吸收天地靈氣。
天真園佔地極廣,在此可吸收天地靈氣。

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